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地方新闻  >  浙江 > 正文

男子受伤失忆流浪25年 德清警方协助终与家人团聚

2018年09月14日 09:54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赵学良   

  就在9月13日凌晨3点,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公安局舞阳派出所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他们是高子红的姐姐、姐夫、还有弟弟、弟媳等家人,而在派出所等待的,是经历了外出打工、受伤失忆、与家人失联的高子红,流浪25年,这一家人终于在德清县公安局舞阳派出所得以团聚。


高子红(右)和他的姐姐高影。


  上午9点,当记者来到舞阳派出所,从经办此事的民警处获悉,刚刚团聚的一家人,已经驱车回安徽老家了。而让人意外的是,刚过了半小时,这一家人,又返回到了舞阳派出所,原来,为了表达感谢,一家人就近找了广告公司,当场赶制了一面锦旗,特地送到了舞阳派出所社区民警的手中。

  一封邮信 是25年来唯一联系

  高子红本是安徽省利辛县人,17岁便外出打工,曾寄来了一封信,让家人万万没想到的事,这封信竟成了他与家人最后的一次联系,从此了无音讯,一晃就是25年。

  “以前信息不发达,外出打工和家里人联系就只能靠书信,有时候一个字写错,地址就错了,连信也收不到。”高子红的姐夫说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找不到这个弟弟,和他没有身份证也有关系。

  原来高子红17岁外出打工前,就去派出所拍了照办理了身份证,但是还没有拿到身份证,高子红就先去打工了。姐姐高影回忆,弟弟外出打工后,还写给家里过一封信,希望家人在收到身份证后,给他寄到上海打工的地方。但因为信封上地址的一个错别字,装着身份证的信就被退了回来。

  “而之后我去上海想找这个弟弟时,他已经不在原来的地址工作了。”姐姐高影红着眼眶,说着那一次错过。

  一次受伤 揭开男子失忆失联缘由

  那这25年来,高子红又是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呢?从他本人了解到,在外出没多久就遭遇了头部受伤,随后失忆。从现存的记忆里,高子红只记得自己醒来是在温州,随后来到德清,因为没有身份信息,一直以打零工和四处流浪为主。

  时间一晃,已经20多年,高子红也已经40出头。一直以来,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因为最近又一次头部受伤,才记起了父亲名字和老家可能在安徽利辛县的点滴信息。但一回想,就头疼,这让高子红没有过多地去回想。

  25年过去,高子红已经从一位毛头小伙,长成中年男子,但隔了那么久,再一次看到弟弟时,姐姐高影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笃定,这就是自己的弟弟。

  高影抚摸着弟弟的脸庞,表示那隐约可见的疤痕,是弟弟小时候放鞭炮留下的,还有六个手指的右手,是一出生就有的。

  一次走访 为失散家人搭起桥梁

  那么时隔25年,高子红去了哪里?又如何重拾与家人的联系?记者从舞阳派出所了解到,近日,织里公安协助德清警方一同展开走访工作,就在9月12日早上,民警在走访中发现了高子红。

  据走访民警回忆,当时警方正在舞阳街道灯塔村进行挨家挨户走访工作。在走到村庄附近的一家废旧塑料厂时,警方发现,废弃的厂房内,有散乱的衣服堆放着。随后队员进入厂房,发现了住在此处的流浪人员高子红。

  通过问询,高子红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对自己身份证件及家人信息等,一概表示不知。为此,熟悉社区工作的舞阳派出所老民警对该流浪人员进行了进一步的沟通。

  在高子红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民警梳理出,他的家乡可能在安徽省利辛县。但是没有具体的身份信息,这让查询一再受阻。最后,通过互联网与安徽省利辛县当地警方进行多次对接,最终找到了高子红所在的村庄,并联系上了高子红家中70多岁的父母。

  一个电话 家人连夜驱车赶来团聚

  派出所的接待室内,家人相拥,泪眼朦胧,这场面让见证团聚的几位工作人员也不禁红了眼眶。姐夫崔国表示,自己其实就只看过小舅子照片一次,但这25年来,因为家人都没有放弃,所以这小舅子的模样也深深刻在脑海里,一直没有忘记。


高子红(右)与姐姐高影(左)相拥而泣。


  9月12日傍晚,接到老家丈人打来的电话后,崔国和妻子都十分激动,安抚好老人的情绪后,一家人驾车连夜从江苏赶来。

  25年的失忆和失联,在高子红的脑海里,没有太多关于家人的记忆,但是面对这一天,突然冒出来的家人,一句血浓于水成为了最好的印证。在走出派出所时,高子红很自然地搭着姐姐的肩,坐上那辆回家的汽车。下一站就是安徽老家,与父母相聚,一同欢聚这来之不易的中秋团圆。

  

责任编辑:张佳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