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数字报  >  《人民公安》杂志  > 正文

忠诚,在世代传承中闪光

2019年09月19日 14:37     来源: 人民公安2019年17期   

  忠诚,是祖辈流传下来的家风。 今年49岁的沙地克·沙吾提,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沙依巴克区分局环卫路派出所所长。从爷爷、到父亲、到自己、再到儿子,沙地克家里出了4代警察,使命的传承见证了新疆公安70年奋斗史。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笔者走进这个特殊的警察世家,倾听从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再到新时代,四代党和人民忠诚卫士艰辛而动人的故事。

  爷爷是播种梦想的启蒙者

  1970年6月,沙地克出生在新疆沙雅县,父亲是军人,长年累月不在家,爷爷是警察。都说隔代亲,对儿子严厉的爷爷,对他这个长子长孙格外疼爱器重。沙地克从小在部队和公安局的大院里长大。他常骑在爷爷的膝头上,揪揪爷爷的胡须,听爷爷讲公安民警的传奇故事。

  爷爷出生于1919年,世代都是贫农。只因爷爷颇有天赋,会打算盘,上过几年学,新中国成立后,他经过培训,成为沙雅县小学的数学老师。小时候,沙地克的父亲很顽皮,一次偷偷跳上赶巴扎(集市)的毛驴车,被带到了乡下,爷爷全家都急坏了,幸亏派出所民警帮忙寻找,最后找了回来,爷爷对公安民警充满了感激。1959年,公安局从学校老师中扩招公安民警,爷爷积极报名,被选拔上后送往新疆政法学院培训了半年,随后转为光荣的人民警察,当上了沙雅县公安局的出纳。在年幼的沙地克眼里,穿一身白蓝制服的爷爷帅呆了。

  爷爷经常对沙地克说:“像我们这样世代农民的家庭,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进入公安队伍,感谢共产党,感谢新中国,让我穿上了这身警服。”是爷爷在沙地克心中,播下了当英雄的种子。

  父亲是求全责备的“陌生人”

  1942年出生的父亲,从军20年,从警23年,在沙地克眼里,遥远而陌生。一身戎装的父亲,一年才在家里出现一段时间。1979年,沙地克9岁时,父亲转业,分配到沙雅县公安局任副局长;1982年父亲调到公安厅任职,一家人从此跟随到乌鲁木齐定居。然而,转业到公安机关,父亲也是经常出差,很少与一家人坐一起吃顿饭。

  1987年7月,沙地克高中毕业,因为学习好,父亲期望他上大学,然而,他却瞒着父亲报名参军,与父亲大闹一场,如愿以偿地在位于乌鲁木齐的新疆武警总队当了兵。

  从军从警后的沙地克,倒是与父亲有了交集,然而每一次,都是擦肩而过。

  沙地克是汽车兵,经常深入南北疆,向各卡点哨所送军资装备。每次夜间出发,经常走悬崖峭壁,冰雪达坂,如海拔近5000米的红旗拉甫口岸边关哨所之类,危险系数很高,沙地克因表现突出数次立功受奖。

  有一次,沙地克去喀什执行一项紧急又危险的任务,父亲也正好在那里出差,两人却擦肩而过。有惊无险返回时,他意外地发现父亲在路边等着他,一见面就关切地拍拍他肩膀:“真担心你啊,平安就好!”一向严厉冷峻的父亲,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了浓厚而深沉的父爱。

  1990年,沙地克从部队转业,又毫不犹豫地考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父亲教育他:警察不是你想干就能干得了的,首先要管得住自己,心里装着老百姓。

  从警后,沙地克担任了中队长,又是父亲泼冷水:领导可不是那么好当的,什么事都要带头,要严于律己,才能让别人心服口服。

  父亲是个领导,却从未给家人谋过任何私利。母亲一直当工人,父亲从没有想过给她调个轻松的岗位;沙地克兄弟姐妹4个,更是全靠自己奋斗,没有沾父亲一点光。受沙地克这个老大的影响,弟弟妹妹都想当警察,先后靠自己的努力考入公安机关。1995年,妹妹报考警察时,总分只差一分,沙地克想让父亲帮忙,没想到父亲一口拒绝。妹妹也发了狠,连续考了三年,终于到1997年顺利考入公安厅的事业编。

  担任领导时间久了,沙地克终于理解了父亲,只有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才能当好领导。他从父亲身上感受到了父辈忠诚奉献的家风。

  他是矢志不渝的追梦人

  大高个、大嗓门,看上去大大咧咧的沙地克,一直是个疾恶如仇、争强好胜的人。在部队,3个月新兵训练一结束,沙地克就当上了班长,后来还当上了汽车兵教练,安全行驶上万公里无事故,年年受到嘉奖,一身荣誉闪闪发光;从警后,沙地克又是第一个被提拔为特警中队长的。

  1997年11月的一天凌晨5点多,沙地克正在火车南站派出所执勤,忽然冲进来一个男子,说附近有几个人在吸毒。当时,除了值班民警,其他队员都出去执行任务了,举报人焦急地催促:再不去他们就逃了。

  沙地克一听,马上带着一支五四式手枪,开着摩托车,拉上举报人就赶往现场。到了宝山路加油站附近一座自建房,举报人指指一个亮灯的房间,“就在那里!”随后就跑了(事后查明他也是吸毒人员,因在该房间索要毒品未果转而举报)。沙地克犹豫了一下,一脚踹开了房门,只见一屋子人在吞云吐雾,共有12个男子!沙地克举起手枪大喝一声:“不许动!我是特警队的!”一屋子人都被震住了,沙地克大声喝令:都把鞋带解开,皮带脱掉,互相绑起来!12人按照他的指令,去掉鞋带、皮带,然后互相反绑起来,沿着墙蹲了一排。沙地克在房中搜出了几包海洛因,一些针管、吸毒工具,随后押着12名吸毒人员排着队走到了一公里外的火车南站派出所。

  所长已闻讯赶来,见状很震惊,“你一个人抓了12个吸毒人员?他们这么听话,都认识你?”沙地克笑着说:“他们不认识我,但他们认识警察!”

  随后沙地克又因敢打敢拼,数次立功受奖。多年的基层领导岗位,也让沙地克得到了历练,他也逐渐由一个血气方刚的愣头青,成长为基层带一支队伍的掌舵人,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树起了一面旗帜。这几年来,环卫路派出所数次获得市公安局、公安分局集体嘉奖,党支部连年获得群众满意好班子表彰。

  儿子是努力超越他的传承人

  “你们都能当警察,我也要当警察!”2012年6月,当高考结束后填志愿的大儿子西尔艾力,梗着脖子与沙地克大闹时,他瞬间感觉到,历史又重现了。

  从警30年,沙地克很少能顾上家,两个儿子出生时,他都在执行任务,没有陪在妻子身边。经常在单位值班加班,有时一两个月都回不了家,家庭的重任,都担在妻子柔弱的肩上。母亲瘫痪8年,父亲患癌症3年,大儿子小时候怪病缠身,上有老,下有小,都靠妻子。自己长年累月的劳累,一向强健的身体也亮起了红灯,2015年9月,沙地克病倒在工作岗位,差点有生命危险,最后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因此,在大儿子高考报志愿时,沙地克一再要求西尔艾力学医,绝对不能报警察专业,并盯着他把志愿报完。没想到儿子到了学校,将所有志愿全部换成了警察院校和公安专业。

  “当警察太累了,又顾不了家,你考分那么高,为什么不听我的!”沙地克冲着儿子吼道。儿子却比他当时还要倔:“我爷爷、我外公、我爸爸、我叔叔、我姑姑全部是警察,我从小就在警营中长大,我为什么不能当警察?”妻子也埋怨沙地克:孩子就想当警察,为什么不尊重他的意愿!

  看到倔强的儿子,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沙地克终于妥协了。当年7月3日,新疆警官高等院校只在乌鲁木齐招一名考生,儿子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被成功录取。儿子第一时间向他报告了喜讯。沙地克由衷地为儿子骄傲。谁不希望子承父业,他只是太心疼孩子了。

  如今,在巴州公安局工作的儿子,已成为公安大数据应用的骨干,父子俩经常通过公安网通讯工具交流工作经验。

  如今,看到儿子生龙活虎地战斗在公安战线,沙地克非常欣慰,他相信,儿子将来一定会超过自己,成为新时代的一名优秀人民警察。

  2006年,沙地克的爷爷因病去世;2018年冬天,患癌3年的父亲病逝。然而,新疆公安忠诚奉献的精神,在这个家庭代代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