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数字报  >  《人民公安》杂志  > 正文

模拟画像师:警队“大熊猫”

2020年01月16日 16:04     来源: 人民公安2020年01期   

  模拟画像工作是一种侦查方法,在实战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一名模拟画像师的要求很高,既要懂刑侦手法,又要掌握绘画技巧,还要有犯罪心理学知识,更重要的是要会和目击者沟通。全国200多万公安民警当中,每一省、自治区、直辖市仅有一名模拟画像师的“标配”,他们像警队“大熊猫”一样珍贵,经常全省范围跑,有时还要去外省市协助兄弟单位画像破案。

 

  在电视台的一档谈话节目中,主持人窦文涛问现场嘉宾、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和肖像画家陈丹青:“我觉得你们俩算一种同行,都叫‘画家’。陈老师画人像,而李老师画的是犯罪心理,请问李老师,您研究的领域犯罪心理画像,它是一门科学吗?” 

  李玫瑾答道:“科学一定是可验证的,但犯罪心理画像是一种分析和假设。有的时候现场没有目击证人,被害人又死了,在侦查走到僵局的情况下,我们就用心理学的方法来试一试,看他是怎么作案的。但是,前提是我们对人的研究到一定程度了,知道什么样的人会做什么样的事情。我分析到最后的结果,就会找出一些关于生活形象的描述和建议,比如这个人应该是什么年龄、体型,包括他的活动场所、兴趣爱好、婚姻、受教育程度……类似这样的一个描述,实际上就如清代文凭上对人的描述文字‘面白、身中、无须’一样。‘面白、身中、无须’不就是在描述一个人的形象吗?陈老师是属于画出来一个形象,我们是属于用话语描述一个形象。”

  让我们想象一副画面:李玫瑾正在描述犯罪嫌疑人的外貌特征,陈丹青则根据描述手拿画笔在面板上勾勒出了嫌疑人的肖像,这时,李玫瑾充当了目击者的角色,而陈丹青就是警队中像“大熊猫”一样存在的人物:模拟画像师。

  模拟画像这项工作是一种侦查方法。一般是指在有目击者参与协助调查的案件中,目击者口述,工作人员同坐画笔、模拟画像专用软件等来描述犯罪嫌疑人的面部肖像:如果这张肖像达到与犯罪嫌疑人50%以上的相似度,即可用来摸排、张贴,作为一个有用的线索使用。一般来说,模拟画像适用于有目击者,同时又没有犯罪嫌疑人案底照片的案件中。例如:抢劫、强奸、勒索、诈骗等。另外,在一些非犯罪场合也可适用,例如:为自己去世或失踪的亲友画遗像(没有留下照片者)。

  起源:春秋名人伍子胥

  模拟画像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传说中楚平王要杀伍奢全家,次子伍子胥逃脱。于是,楚平王命人将伍子胥的画像张贴于城门,候机缉拿。这便有了伍子胥过昭关一夜之间白了头的故事。

  画像捉拿逃犯有记载的是在唐宋时期,官府在缉拿犯罪时开始利用体貌特征,当时遇有逃犯,官府便开具“海捕文书”,上面除写有逃犯的姓名、年龄、籍贯和体貌特征外,往往还配有逃犯的画像,即“画影图形”以便官民辨识和缉拿。

  模拟画像不仅出现在中国,国外历史上也有过相似的记载。利用模拟画像侦破案件被纳入科学体系则是从19世纪80年代巴黎人类学研究会的主席路易斯.阿道尔.伯尔蒂龙开始的。伯尔蒂龙开创了“头像描述法”:通过书面形式记录罪犯的面貌特征,然后将其头像描绘出来,供张榜通缉使用。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各地一批有志于模拟画像技术研究,又有绘画基础的刑侦人员陆续从事该项技术,使得手工模拟画像技术得到一定的发展。但熟练的刑侦模拟画像师全国仅有两三位,仍是凤毛麟角。90年代,随着刑事案件数量的增加,特别是沿海地区,居高不下的刑事案件迫使刑侦部门使用各种刑侦手段侦查案件,各种刑事技术得到迅速的发展,模拟画像也不例外。

  步入本世纪,模拟画像在刑侦工作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模拟画像的队伍也得到快速发展。尽管如此,在全国200万公安民警当中,模拟画像师仍像“警队大熊猫”一样珍贵,每一省、区、直辖市仅有一名模拟画像师的“标配”,他们经常要全省范围跑,有时还要去外省市县协助兄弟单位画像破案。据统计,专职模拟画像师现今已发展到100多人,涌现出一名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和十几名全国青年刑事技术人才,而且队伍还在不断壮大。

  成为一名模拟画像师的要求很高,既要懂刑侦手法,又要掌握绘画技术,还要有犯罪心理学知识,更重要的是要会和目击者沟通,稳定他们的情绪,循循善诱,让他们把所看到的嫌疑人的相貌特征正确地描述出来。

  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高级工程师、刑侦专家、资深模拟画像师强辉告诉记者:“做模拟画像之前,首先要了解整个案情,包括案件类型、作案手段、受害人遇害时间等等。其次,模拟画像主要是根据受害者或者目击者的描述,受害者往往刚刚受到侵害,内心惊魂未定,他们的描述是否客观,有没夸张成分在,都需要我们作判断。只有在沟通判断到位之后画出的画像才能准确,才能像。”

  什么人长得像犯罪分子

  在谈话节目中,窦文涛又问了李玫瑾一个问题:“意大利犯罪学家龙勃罗梭认为,有些犯罪人存在脸谱化,比如说刺客下巴突出、颧骨的间距比较大,攻击者脖子比较短、头盖骨比较圆、手臂长,强奸犯手短、前额窄、头发颜色淡、鼻子和生殖器往往畸形,抢劫犯头发粗硬、头盖骨不规则、胡子重,纵火犯头小、四肢长,骗子下颌宽大、体重大、脸色苍白,盗窃犯黑发、个子高、手臂长、胡子稀疏。他跟您是同行,觉得这靠谱吗?”

  “有一点点靠谱。”李玫瑾说,“人的体型和犯罪没有因果关系,不是说某种体型必然犯罪,而是指这种体型一旦犯罪会是哪一类。比如说贼。做贼的一定是瘦小的,因为他在很多场合靠近你的时候,你的余光是看不到他的。他要是一米八的个儿,腰围三尺多,一上车块头老大,往你跟前一贴,你就能看到他这个人了,就别想动手了。相反,瘦小的人就很容易贴近你。暴力犯罪,像抢劫,首先的有一个爆发力,而有爆发力的人往往骨骼都是筋骨型的,一个犯罪嫌疑人要是块头很大,又好吃懒做,他绝对去抢劫。我们有个同行是专门画犯罪嫌疑人形象的,而很多目击证人都实行犯罪被害人,后来人家就说他怎么画的都一样。我说,错了,不是画的都一样,是这类人就长这样。”

  窦文涛和陈丹青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问:“什么样的?”

  “尖下巴,小眼睛,嘴唇厚。”李玫瑾接着说:“我们这个同行画像能像到什么程度呢?他先听被害人讲述,然后画出的体征,再让被害人看那张最像,在这基础上再改,改完以后给刑侦人员,他们就拿着这个走街串巷去查。有一个被害人看到画像以后,眼泪刷地就下来了,虽然事隔好几年了。她说如果脸在什么地方再稍微宽一点,眼角再长一点点,下巴再稍微怎么一点点,就更像了。这种对人物的刻画,他是听完描述以后把它变成一个心像,然后再画出来,我觉得他很厉害。”

  画像师神来之笔助破案

  李玫瑾口中的同行画像师是全国公安模拟画像师中的一员。

  他们当中的拓荒者也是佼佼者就是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公安部刑侦专家、上海铁路公安局刑事技术高级工程师张欣。不幸的是,2019年10月20日,张欣同志因连续加班劳累过度因病去世,年仅58岁。他长期奋战在打击刑事犯罪斗争第一线,在模拟画像缉捕罪犯领域成绩斐然,功勋卓著。

公安部首批八大特邀刑侦专家之一、上海铁路公安局刑事技术高级工程师张欣

  生前,张欣被公认为国内手绘画像破案“第一人”。而他通过画像破获的第一起案子,要往前追溯30多年。

  1986年,上海铁路老北站发生彩电失窃案件,当时不同人月工资才几十元钱,警方立案标准是38.5元,而一台彩电价值1000多元,故被视作大案。那时没有监控,警方找到一名目击者,一大群警察围着他,询问小偷的模样,身高、脸型、五官……当其他警察都用笔记下文字的时候,只有张欣没有写。他在画,目击者形容的“长脸、凹鼻子、脸颊凹进去”一一出现在他的画笔下。 

  张欣画着画着,有个派出所所长在他身后笑,他问所长笑什么,所长说你画的向他们刚开出的职工。下午所长就带人去那小子家里,在院子里看到,彩电还在自行车后座没有卸下来,一下子把人抓到了。

  “彩电案”一炮打响后,上海各区县的案子都找来让张欣画像,“画像破案”的神奇随之广为流传,他开始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案子。

  1999年,张欣成为公安部首批八大特邀刑侦专家中最年轻的一位。模拟画像与指纹、弹痕、法医等刑侦技术一同站在最高处被认可。

  从业30多年,张欣经受案件约11000多起,通过画像破案超过1000起,著名的“白银案”中,通过三个目击者描绘的三张“通缉画像”就出自张欣之手。而被誉为“世界最成功刑侦画像家”的美国刑侦画家洛伊斯.吉布森,在30年中帮助抓获了1000多名犯罪嫌疑人。

  从1986年往后推10年,专门的模拟画像师,全国可能就两三人。张欣曾一年接几百起案子,跑遍了全国几百个县市。那个时候没有视频,连照相都很少,更不用说DNA、血迹检验。

  1999年起,张欣陆续带出20多名弟子。师徒带教,是这个特殊行当的传统。

  强辉是当年安徽省公安厅唯一的画像师,同时也是张欣弟子之一,2003年他到上海跟张欣学了3个月,跟随张欣“睡沙发,吃食堂,跑现场”。

  如今,强辉已经是业内专家了。他跟记者讲到一起案件,目击者只看到了嫌疑人的背影,强辉愣是把嫌疑人相貌画了出来。

  2016年公安部挂牌督办了一起系列盗窃案件,犯罪嫌疑人在皖赣鄂湘盗窃空巢农户,疯狂作案达到500多起。嫌疑人骑着三轮车跨越四省作案,并在安徽省的怀宁、宿松、岳西经常犯案,随后省公安厅指派强辉下去画像。

  目击者是一对农村夫妇,强辉说:“他们刚好在回家时看到了嫌疑人,嫌疑人拔腿就跑,所以只看到背影,没有看到脸。”只有这点线索如何画像?

  “嫌疑人身高一米七左右,四五十岁,体态比较瘦,跑起来比较快,头发又乱又长。”根据这对农村夫妇描述的背影,强辉再结合这个人的职业特点画出了一个大致的人像:经常在外面偷东西风餐露宿,可能比较黑瘦,瘦子嘴巴凸出,眼睛偏大,而且是凹进去的。人像画出后,他提供给警方参考。怀宁警方决定按照画像设卡堵截,结果很快抓到了犯罪嫌疑人。“我当时看到了嫌疑人本人,跟画像的相似度能达到80%。”强辉说。

  他们是“神笔马良”与“福尔摩斯”的合体

  模拟画像技术由于独特的形式和作用,经常在案件侦查中扮演打开突破口的角色。

  有“东方福尔摩斯摇篮”之称的中国刑警学院,在近20年的模拟画像实践中,利用模拟画像技术协助侦破了一大批刑事案件。

  杨洪臣是中国刑警学院声像资料系主任,他告诉记者:“根据案件性质的不同,模拟画像的侧重点也有所不同,有的侧重对目击证人的访问、掌握犯罪嫌疑人相貌的整体特征,有的侧重对犯罪嫌疑人特征的精细刻画、使模拟画像传递准确和丰富的信息,有的侧重技术员通过现场各种因素的熟悉、分析犯罪嫌疑人的综合特征。”

  他告诉记者震惊全国的“3.8”大案如何用模拟画像突破案件。1996年3月8日上午9时3分,在沈阳第一饲料厂办公楼前,几名从银行取回工资款的员工还未走下汽车,尾随其后的一辆轿车里冲出三名蒙面歹徒,伴随着罪恶的枪声,取款员工倒在血泊里,十几万元工资款瞬间被抢,犯罪分子扬长而去,整个血案发生过程不过一分十几秒。主犯孙德林团伙抢劫运钞车,工资款。公交公司经理等富人,共300多万,杀16人,先后用过刀、猎枪和手枪,犯罪时间长达12年。在广泛征集线索的过程中,一位在银行门口修自行车的老大爷提供了重要线索,他曾注意到一个可疑人员在银行门前来回溜达了好几趟,遂向民警提供了犯罪分子的相貌特征,后来得知那是犯罪分子正在做案前踩点,当时中国刑警学院相貌专家赵成文和张星根据目击者记忆,利用画像软件成功制作出“3.8”大案主犯之一汪家仁的画像,画像极高的相似度,推动了案件的最终破获。

  目击者优势就是被害人,他们时常因为恐惧或者作案现场当时条件有限,对犯罪嫌疑人的外貌记忆产生偏差,使描述失真。如何引导被害人进行清晰的描述是画像师必须掌握的技巧。

  王鸣久是中国刑警学院声像资料系老师,同时也是模拟画像师,他告诉记者,在模拟画像阶段,很多目击者会说,这个人长得像某个明星,这就让画像师的工作容易了很多。

王鸣久在用手绘板进行画像 

  在他两年前办的一起案件中,受害人跟他讲,犯罪嫌疑人长得像电影演员梁天。

  2017年7月11日凌晨,沈阳市区东郊发生抢劫强奸恶性案件。由于作案地点光线较弱,人流较少,出受害人外没有其他目击者。当王鸣久问起嫌疑人有什么特征时,受害人清晰地记得,那个长得像电影演员梁天,王鸣久据此画像,在距案发仅15个小时后公安机关就抓到了嫌疑人,跟画像足有七八分像。

  在白骨化、高度腐败头面部、脸部被毁容的杀人案件侦查中,侦查部门经常要运用模拟画像技术重建被害人的相貌,用以查找尸源。颅骨的相貌重建工作对那些毫无线索的无名尸骨的身份查询有着重大意义。

  2014年1月23日上午7时,四川省内江市石子镇村民在河水中发现一具女尸。由于该案件性质恶劣,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公安机关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由于女尸面部损毁比较严重,尸体身上的线索很少,尸体身源难以查找。案件没有线索,中断了四年,直至2018年中国刑警学院声像系王鸣久提供模拟画像复原,案件终于有了重大突破,四川内江警方根据画像复原照片,检索对比出了该案死者身份,由此,四年陈案得以告破。

  正如美国面貌复原专家加特列夫所说:“对侦查人员来说,当破案的一切努力称为泡影时,模拟画像便是可以利用的最后一张王牌。”

  视频就是目击者,手绘提高辨识度

  近年来,随着电脑技术的迅速发展,电脑模拟画像软件更加完善,突破了传统素描技术的限制,监控录像、人像对比的快速发展,为模拟画像技术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应用空间。

  为加强路面、交通要道、卡口、金融场所的监控,近几年,各部门都安装了监控设备,但在监控录像中有不少模糊画面,无法直接使用。模拟画像技术是对模糊画面、面部遮挡画面的一种补充,它不但没有被淘汰,反而焕发了青春。工作人员通过电脑加手绘技术修复、弥补模糊视频、使之提高辨认度,使视频中遮挡部分进行还原。

  杨武杰,影像检验高级工程师,国家、广东省刑事科学技术特长专家,是全国公安最早一 批模拟画像师之一,现在是视频侦查专家。

  “科技在进步,模拟画像技术一直在不断地发展,视频监控越来越普及,虽然一开始视频图像并非高清图像,但是视频起到了目击者的作用,我们可以直接根据视频图像进行刻画。当然,这些基于我们平日对人观察总结的这种日常积累。”杨武杰说。

  视频画像难在人是动的,监控画面有时显示会变形,另外,不同的监控角度也会造成偏差,杨武杰说自己就是抓主要特征,比如头型、五官、发型,“在这一帧里,脸型看不到,可能看到了鼻子,是圆的还是尖的,在那一帧里,可能看到了下巴”,一帧一帧画面看过去,一点点特征被还原出来。

  针对视频影像受光线、镜头安装位置、图像分辨率等因素的影响,经常导致嫌疑人图像无法有效识别出身份信息,对快速查找犯罪嫌疑人造成困难。杨武杰与人工智能公司一起研发出依靠刑事技术人员的模拟画像专业技术、图像处理技术,利用电子画像相关软件和设备,并深度结合人工智能技术,将模糊视频人像重建为清晰的人像,从而有效缩小嫌疑对象的排查范围。

  “除了视频监控因素造成的被动伪装,犯罪嫌疑人作案时也会对自己进行主动伪装,比如说戴口罩,我们得到一张犯罪嫌疑人戴口罩视频截图之后,首先可以根据经验延伸出包括遮掩部分的模拟画像,人工智能软件同时通过算法智能生成包括遮掩部分的人像,最后两者再相结合重建出清晰的人像”杨武杰说。

 广东省刑事科学技术特长专家杨武杰

  2019年7月13日凌晨,三名青年男子到广州市白云区黄石街道某工业区实施盗窃。被盗施主第二天发现财务被盗后马上报警。警方立案调查,发现视频监控中的男子戴了口罩无法识别真实样貌。视频侦查民警通过人工智能软件生成包括遮掩部分的人像,最终锁定并抓获犯罪嫌疑人。

  在张欣、杨武杰、强辉、王鸣久、罗栋、苏剑君、周帅……这样的一代代画像传承人手中,模拟画像这一门古老的技艺,穿越时光的重重雾霭,与21世纪智能科技的相互碰撞、融合,迸发出了更加璀璨的人类智慧与正义的烁烁光芒。

 

  模拟画像的前世今生

  模拟画像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时期。传说中楚平王要杀伍子胥,命人将伍子胥的画像张贴于城门,候机缉拿。基于人类相互识别的本能,古代执法者在侦破案件时,首先选用了人的体貌特征。《秦简·封诊式》中的“贼死篇”记述了一起他杀案件的现场勘查报告,其中就有关于尸体的身长、肤色、发长、疤痕等体貌特征的描述。

  画像捉拿逃犯有记载的是在唐宋时期,官府在缉拿罪犯时开始利用体貌特征,当时遇有逃犯,官府便开具“海捕文书”,上面除写有逃犯的姓名、年龄、籍贯和体貌特征外,往往还配有逃犯的画像,即“画影图形”以便官民辨识和缉拿。

  利用模拟画像侦破案件被纳入科学体系则是从19世纪80年代巴黎人类学研究会的主席路易斯·阿道尔·伯尔蒂龙开始的。伯尔蒂龙开创了“头像描述法”:通过书面形式记录罪犯的相貌特征,然后将其头像描绘出来,供张榜通缉使用。

  上世纪40年代中期在国际上通用的方法是“人像组合法”,其原理就是把一定数量、不同种类的相貌特征,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制作出模拟画像。就是人们常在影视剧中看到的“3号眼+5号鼻+8号嘴……”,拼出一张人脸。当时的“拼图库”是一个旅行箱大小的“人像组合箱”,里面装满了代表不同类型的五官塑料片,采用幻灯式的方式拼图、制作。60年代初西德已有了半自动人像组合仪,并开始为侦破工作服务;70年代后由于相貌学在刑事侦查上的广泛应用,世界各国先后推出了人像组合仪、电子成像器等系统。80年代初“人像组合法”在我国出现。当时,公安部组织开发了PZY—110型透明重叠组合人像仪,由于此系统采用手工组合方式,及另外一些原因,未能普及推广。80年代中期,天津市刑科所将人像照片按五官分类,剪贴于模板上,将目击者选中的模板(如脸型、发型、眼睛、鼻子、嘴)组合起来,就可以得到类似与于嫌疑人的相貌。重庆市刑科所采用收集照片,按脸型分类的方法,目击者在相册中查找与疑犯相似的照片若干张,剪贴相貌特征,然后组合在一起,便能得到与疑犯相似的照片。

  上世纪90年代,伴随计算机的开发和普及应用,“人像组合箱”被移入电脑中,世界各国都推出了具有本国特征的拼图库,开发出了电脑人像组合系统。我国一些单位也相继推出了警星、创新、TH等几种“电脑人像组合系统”。这些系统的推出应用,破获了一些刑事案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模拟画像技术的发展。但由于计算机模拟组像在原理上是机械的,在方法上是被动的,所以在实战中始终作用有限。因此,计算机模拟组像技术很快就被电脑画像和传统手工画像所淘汰。

  随着模拟画像技术在实战中发挥巨大作用,电脑画像和手工画像在国内外得到快速发展,主要体现在对从事该项工作技术人员的重视上。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各级公安刑侦部门陆续招收美术院校的毕业生从事模拟画像工作,使得这项工作得到健康的发展。

  90年代,随着刑事案件数量的增加,特别是沿海地区,居高不下的刑事案件迫使刑侦部门使用各种刑侦手段侦查案件,模拟画像技术得到迅速的发展。步入本世纪,由于模拟画像在刑侦工作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模拟画像的队伍也得到快速发展,根据统计,目前全国已有100多名专业模拟画像技术员,更涌现出一名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和十几名全国青年刑事技术人才,而且队伍还在不断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