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数字报  >  《人民公安》杂志  > 正文

最美的你 最深的感动

2021年01月26日 16:22     来源: 人民公安2021年02期   

  如果有人问你,什么是美,你会如何作答?

  也许你会说,一朵花开得绚烂,是一种优美;也许你会说,一座山巍然耸立,是一种壮美。殊不知,还有一些美,突破外观的局限,于灵魂深处散发出动人的光芒。

  如果有人问你,警察之美美在哪里,你会如何作答?

  也许你会说,那一身藏蓝色的警服如此飒爽,那剑指犯罪分子的样子如此炫酷,那一个个英雄的壮举如此轰轰烈烈。殊不知,除了飒爽,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忙得灰头土脸;除了炫酷,他们更多的时候要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除了轰轰烈烈,他们更多的时候是日复一日平凡的坚守。

发布仪式现场,20位“2020最美基层民警”登台领奖。

  超越大片的惊心动魄

  “看到爆炸物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如果是常人,第一反应是向后跑,跑得越远越好,而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防爆安检大队大队长贺丽远的反应则是——疏散群众、直面爆炸物、拆除爆炸物。

  2017年,刘德华主演的电影《拆弹专家》上映,排爆警察似乎从那时起被群众熟知。观影后的贺丽远,感慨万千。他这样描述排爆时的场景——40公斤的防爆服包裹着你的身躯,整个排爆现场鸦雀无声,耳边却是别样的嘈杂,呼吸声和风扇的声音、心跳的声音跟随着定时炸弹秒针的声音一起跳动。透过厚重的防爆头盔看这个世界,既陌生又遥远,原来生与死的距离如此接近。

  1998年,贺丽远从警校毕业,那一年,他20岁。进入警营不久,他成为一名排爆警察。

  贺丽远至今仍记得,1999年“遭遇”人生第一个炸弹时的紧张、忐忑;2002年遇见全国首例“一晃就炸”的水银炸弹,脱下排爆服后浑身衣服都湿透了;2006年舍命拆除一枚10分钟后就要爆炸的炸弹……

  “我要记住每一种装置、每一个步骤,才能确保每一次都能全身而回。”22年来,贺丽远处置过多种类型的爆炸装置,光感的、红外的、水银的、遥控的……有的制作粗糙,有的近乎无懈可击。为成功拆解这些爆炸装置,他每天都将拆解步骤在脑海里过100多遍,每年就是36000多遍。

  排爆,是与死神抢时间。

  而缉毒,更多的是面对亡命之徒。

  近年来,《湄公河行动》《非凡任务》《破冰行动》等缉毒题材的影视作品火爆。这些影视作品均取材于现实,缉毒警察的形象也通过荧屏走到百姓面前。

  现实的戏剧性远远超出了任何大片的勾勒。缉毒警的真实经历远比影视剧还要惊心动魄。昆明铁路公安局昆明公安处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赵林便是一名刀尖上的舞者。

  面对组织严密、行踪诡秘且在当地“黑白通吃”的境外贩毒团伙,赵林主动请缨深入毒穴。在阴险狡猾且丧心病狂的毒贩面前,他凭借机智勇敢获取关键信息,最终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160名,缴毒31千克,捣毁窝点9个,成功解救36人。

  在侦办一起特大毒品案件中,一名毒贩驾驶摩托车狂奔,赵林驱车10余公里最终成功将其拦停。毒贩欲行贿被拒绝后,突然从腰后部拔出手枪拒捕。经过激烈搏斗,赵林最终将对方制伏,缴获子弹已上膛的制式手枪一支、子弹11发。

  什么是“最美”?于无声处“拆”惊雷、于刀尖上“斩”毒魔的他们就是“最美”。那一个个向死而生的身影演绎着最动人的画面。

  那些伤疤是最美的勋章

  女儿经常摸着他手上的伤疤问“疼不疼”,他总是笑着摇摇头说“不疼”。

  他是安志,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说起他手上的刀疤,得追溯到4年前的一次处警。

  2016年7月28日14时许,章某因感情纠葛,携带刀具和用火药制成的爆炸装置,来到雨花区东山街道某小区,刺伤并挟持了正在打麻将的受害人吴某,同时将麻将馆内的其他人员驱散。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值班民警迅速赶往现场。不久,“砰”的一声,章某点燃了爆炸装置。安志作为增援民警到达后,正准备进门察看现场情况,又听到“砰”的一声,第二个爆炸装置被引爆。此时,章某将被刺伤的吴某逼至楼梯处,情绪十分激动,水果刀始终没有离开吴某颈部。而躺在地上的受害人浑身是血。

  危急关头,安志当即作出了一个决定——当着犯罪嫌疑人的面解除自己的武器装备后,与其近距离交涉。安志以章某对吴某仍有较深感情为切入口,提出先对被害人进行救治。在安志的劝说下,章某终于同意让受害人接受治疗。

  冒着被嫌疑人持刀突袭的危险,安志只身上前将受害人搬上担架,但嫌疑人异常警觉,手中的刀尖始终未离开过被害人的颈部。在把受害人运送至救护车途中,为防止章某对受害人进行二次伤害以及上了救护车后袭击医护人员等不确定性因素,安志不顾个人安危,趁嫌疑人四处张望注意力转移的瞬间,抓住战机冲向章某,紧紧抓住其持刀的右手,将其摔倒在地。

  而章某察觉到右手被抓住后,倒地同时将刀刺向安志,将安志左手割伤。见一刀落空,章某转而将刀刺向自己左胸自杀。安志死死抓住刀不让其伤害自己。此时,增援民警合围过来,将章某制伏,被挟持的受害人成功获救。

  警情得到成功处置,而安志左手上的刀疤却永远也去不掉了。从警15年来,他始终冲锋在刑侦一线,累计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1000余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000余起,为人民群众挽回经济损失500余万元。

  像安志一样,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特警突击队大队长陈帅同样是面对危险挺身而出的硬汉。

  2018年9月8日晚上,锦州市古塔区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犯罪嫌疑人持菜刀将路人砍成重伤后,潜逃至家中并挟持两名女性人质。面对情绪激动的犯罪嫌疑人,陈帅带领特警队员将房门强行破拆并果断冲入房间。在近距离搏斗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手中的尖刀深深刺入了陈帅的左臂。他强忍剧痛,牢牢地将犯罪嫌疑人持刀的手腕控制住,与其他参战民警一起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左臂肘部肌腱断裂,伤口深可见骨。那一次处警,陈帅左臂上留下了永远的伤疤,直到现在左手抓握还有点费劲。

  从部队转业到公安,陈帅继续着冲锋在前、敢打敢拼的作风。深入毒窝当卧底、数次解救人质、徒手与持刀歹徒搏斗,他在正与邪、生与死的考验中,机智勇敢屡立战功。他所带领的特警突击队被公安部评为“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

  什么是“最美”?危难时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挺身护民的他们就是“最美”。那些为保护群众留下的伤疤是他们最美的勋章。

  战场上挥洒青春热血

  2020年极不寻常,有太多的故事。抗击疫情、脱贫攻坚、扫黑除恶……在一个又一个战场上,他们冲锋在前,挥洒青春热血,抒写壮志豪情。

  战“疫”无疑是2020年的关键词。在这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无数个“疫情当前、警察不退”的故事令人难忘。

  叶战军是众多逆行者中的一位。他是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城东分局火车站广场派出所所长,2020年9月,被授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

  一个1.2平方公里的广场,便是叶战军的战场。疫情突发,人员流动量极大的火车站成为重要的防控阵地。

  叶战军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记满了来自重点疫区的信息,从早上7点到次日凌晨1点、2点,他的手机上显示着每天六七万步的步数。

  与派出所全体民辅警采取“全员排查、定点转送、辖区管辖”的措施,进行核查登记;积极向市疫情防控处置指挥部建议,于2020年2月11日在火车站设置18个州、市、县疫情防控接待点;想尽一切办法解决旅客滞留问题……叶战军不断创新工作方法,心里始终装着群众,在疫情防控一线坚守着,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打赢脱贫攻坚战,历史性解决绝对贫困问题,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千年梦想。在这场攻坚战中,公安民警以实际行动交出了优异答卷。

  在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的贵州,2020年3月,普安县如期迎来“脱贫摘帽”、与全国同步小康的“普安之变”。“普安之变”背后凝聚着无数人的心血和汗水。普安县公安局高棉派出所所长胡雷就是护航者之一。

  为牛装芯片,听起来蹊跷,但对高棉乡群众来说却是一道重要的“平安保险”。牛、马等大牲畜是群众的“命根子”,大的值数万元,小的也要值几千元。为防止群众因大牲畜被盗而致贫返贫,胡雷带着民警进村入户,对大牲畜养殖实行“平安卡”保障机制作了深入细致的宣传,向全乡249户贫困户家中1225头牛、12匹马采集了基础特征信息,并安装了防盗芯片。

  深入开展“控辍保学”排查整改、广泛宣讲脱贫攻坚政策、护航扶贫工程建设……在脱贫攻坚的战场上,胡雷用拼搏奋斗绽放着自己的青春之光。

  斩魑魅魍魉,守朗朗乾坤。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公安民警充分发挥主力军作用,向黑恶犯罪发起凌厉攻势。

  被称为“燕赵名探”的河北省秦皇岛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刑警支队支队长张岩,在扫黑除恶的战场上勇挑重担、敢为人先。排查涉黑恶线索1098条,已办结1091条,办结率99.4%,打掉黑恶犯罪团伙64个,其中涉黑团伙12个、涉恶团伙52个,抓获团伙成员655人,破获刑事案件573起,移交纪委监委部门处理16人……3年中秦皇岛公安机关取得丰硕战果,张岩功不可没。

  2020年,面对罹患胰腺癌的巨大痛苦,张岩却说:“不,我不能倒下。现在正是扫黑除恶的关键时刻,还有许多案子要研究,和大伙儿聊聊手头上的案子,能让自己暂时忘记病痛。”这名在刑侦战线摸爬滚打了30年的老刑警,那样坚韧,又坚韧得让人心疼。

  什么是“最美”?大灾大难中选择逆行、大战大考中勇往直前的他们就是“最美”。那逆行的身影那样豪迈、那前行的脚步那样铿锵。

  为无助的人点亮希望的灯

  整整58年。为了找到女儿,村民唐主年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妻子因思女过度精神失常。当耄耋之年的他用颤抖的手抱住女儿时,泪流成河。

  这份来之不易的团圆令人动容。而这份团圆背后凝聚着陕西省千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成亮的心血。

  2018年11月,成亮看到一条求助信息:64岁的延安市民唐根兰年幼时和父母在兰州火车站走散,希望找到亲人。根据唐根兰提供的信息,成亮经过反复排查对比,终于确定甘肃省民勤县一名叫唐主年的村民与唐根兰所提供的信息基本吻合。在多方努力下,经过信息核实与DNA鉴定,失散58年的父女终于相认。

  剑胆琴心。作为刑警的成亮,是同事眼中的“刑侦专家”,也是寻亲助孤的“爱心大使”。2015年,因为一档寻亲节目,成亮被深深触动了。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加入“宝贝回家”寻亲网站,成为一名志愿者。5年间,他助力50余名被拐卖、走失的孩子找到了父母和家庭,400余人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朋友、同学或战友。

  在安徽省宁国市,也有一位“寻亲达人”,他是市公安局情报大队副大队长宣恒。2015年,公安部携手央视《等着我》栏目、“宝贝回家”等联手开展“打拐反拐”与“圆寻人团聚梦”大型公益活动。作为情报尖兵,宣恒想着数据研判工作能够助力打拐反拐,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成为一名志愿者。而这一试,就是6年。

  6年里,宣恒利用业余时间,志愿提供1000余条有价值的寻人线索,助力120多个失散家庭团圆,并帮助180余名民政滞留残障人员找到回家之路。

  谈起助人寻亲,宣恒说,寻亲看似简单,真正做起来并没那么简单。因为这些寻人线索可能只是一个模糊的地名、模糊的人名,甚至也可能只是一个乳名、一个绰号。所寻找的人大多与求助者离散几年、几十年,特别是那些被拐儿童,没有照片、没有电话、甚至没有记忆……有时几乎所有能用的寻人办法都使完,却不一定有结果。但即使再难,为了团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尽百分百的努力。

  什么是“最美”?在百姓无助之时伸出援助之手的他们就是“最美”。那一盏盏照亮回家路的灯是他们的大爱无言。

  边关冷月里的坚守

  在中国版图的最西北有这样一片土地,与哈萨克斯坦接壤,也是中国唯一一条流向北冰洋的河流——额尔齐斯河的出境口。被称作“西北边境第一团”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185团就在这里。

  胡瓦尼什·波拉提所在的巴里巴盖垦区公安局河东派出所185中心便民警务站就位于第十师185团。冬季严寒而漫长,风多雪大,年平均温度4℃,绝对最低温度-50.1℃,降雪最厚达180厘米;夏季短而炎热,蚊虫肆虐,每年7月、8月,被称为世界四大蚊虫聚集地之一的185团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蚊虫王国”。

  “到基层去,到群众需要我的地方去。”这名高大健硕的哈萨克族小伙子大学毕业后主动申请,来到了兵团第十师巴里巴盖垦区公安局,随后又怀揣一腔热血来到了第十师气候最恶劣、自然条件最艰苦的185中心警务站。

  “我家住在路尽头,界碑就在房后头;界河边上种庄稼,边境线旁牧羊牛。”这是185团场职工生活的真实写照。

  巡边,是胡瓦尼什·波拉提工作中的重要内容。85公里的边境线,车开不到的地方就靠人走。每次步行巡边,最快要5个多小时,最慢要7个多小时。春天,带着警犬巡边,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野猪、野狼;夏天,头顶烈日,淌着汗水,踩着滚烫的沙子;秋天,一边观察着有没有森林火灾,一边挥着手驱赶着蚊虫;冬天,伴着零下30度的寒风,在没过大腿的雪地中深一脚浅一脚。

  走过春夏秋冬,走出边境的平安稳定。

  在西藏那曲海拔4500米的珠鲁拉山半山腰,巴青县公安局江绵乡派出所荣青警务室坐落在这里。藏族小伙儿次仁朗珠是这个警务室的负责人。

  “掐人中,快,按压胸口!朗珠,醒醒!快醒醒!”战友们边抢救边喊着次仁朗珠的名字。2020年3月初,省道301线巴青段道路被大雪覆盖,人员和车辆经常被困在珠鲁拉山山口。在气温低至零下30℃的情况下,次仁朗珠多次驾驶铲车前往救援。3月8日,当他救援回来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太过劳累的他直挺挺昏倒在了铲车旁。战友们经过紧急救援,才把次仁朗珠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生活用水是河水,用电要靠太阳能,吃的粮食蔬菜和用的煤炭要到乡里或者县里去拉。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次仁朗珠和战友们坚守着,守护着当地群众及过往旅客。

  视线转向中蒙边境的甘其毛都口岸,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公安局交管支队甘其毛都大队公路巡逻一中队中队长斯日古楞是守护在这里的“平安使者”。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晴天一身灰,风天满嘴煤”,是斯日古楞工作环境的真实写照。

  今年46岁的斯日古楞从事公安交管工作20年,其中有10年在甘其毛都。如何服务好中蒙两国的司机,斯日古楞说,他的诀窍是交流沟通。“赛白奴(蒙古语你好)”成了他的口头禅,逢车必招手、见人必打招呼成了他的常规动作。“大嗓门”是中蒙两国司乘人员对斯日古楞的最深印象。斯日古楞对各类交通违法行为进行喊话劝导,每天喊话次数多达上千次。

  从口岸到货场10公里,斯日古楞一天下来得走三个来回近60公里,“在这地方工作太费鞋,平均一个半月就得换一双鞋,一个星期就得一双袜子”。

  由于长年累月在这种环境下工作,煤灰、粉尘严重侵蚀着斯日古楞的呼吸系统,几年前,他做了鼻、喉、肺联合手术,从此丧失了嗅觉。

  什么是“最美”?在大漠风沙、风雪严寒中无言坚守的他们就是“最美”。那一个个挺拔的身姿是边关冷月中最美的风景。

  警察之美,如此与众不同,又如此令人动容。

  危难时刻伸出的双手、大战大考中逆行的身影、打击犯罪扬起的利剑、服务百姓忙碌的脚步、扎根基层戍守边关的坚守……这些最美的“符号”定义着警察之美,这些动人的故事诠释着警察之美。

  (本文照片由公安部新闻宣传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