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大年初一,陵园骨灰被盗

2017年08月14日 09:25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15期   作者:刘翔   

  这个大年初一闯入墓园的盗墓贼作案目的是什么?难道他真的知道这两座墓地里随葬着奇珍异宝从而不惜铤而走险在大年初一前来盗宝?既然是盗宝,为何又要将骨灰盒一起盗走?徘徊在案发现场的民警们一脸迷惘。

  大年初一,墓地被盗

  2017年1月28日的春节大年初一,大街小巷上充满着欢快的节日气氛。上海奉贤公安分局海湾派出所民警陈增祥因昨晚参加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值班巡逻,凌晨两点才回到所里睡觉,一觉醒来已是中午12点。还处在睡意蒙胧中的他,突然接到110出警指令,说是辖区内的一家陵园报警,该墓园内有两个墓地被掘挖损毁,墓地内骨灰盒被盗。

  “真是出鬼了,大年初一骨灰盒被盗?这种奇案只是从网络小说《鬼吹灯》《盗墓笔记》里出现过,现实生活里还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案子哩!”有着多年刑侦工作经历的陈增祥甚为疑惑,迅疾和几名民警一起驾驶警车向案发地驶去。一路上他不由在内心嘀咕:“人家大年初一是去寺庙烧头香祈福,我却兴冲冲地朝墓园赶,这算哪门子事啊!你这个可恶盗墓贼,老子一定要把你抓住不可,也算是去去霉气。”

  转眼间,警车抵达了墓园。映入陈增祥、夏波等民警眼帘的案发现场一片狼藉。某墓区22墓地和16墓地厚厚的大理石墓盖均被撬开,墓地内骨灰盒均不翼而飞。经过仔细勘查,发现墓地周边遗留部分疑似骨灰的粉末状物质,还有几只模糊的脚印及少量血迹。初步判断这些血迹或许是盗墓贼作案时,不慎弄破手指而留下的。

  被盗掘的墓地有两个,分属于不同的家族。是谁盯上了它们?被盗的墓地里究竟埋藏着什么呢?民警夏波说,只是听说有盗墓贼为了偷盗文物而冒险盗挖古墓的,但是盗挖现代公墓还真是闻所未闻。从被盗墓地外观看,这两座墓地占地相对较大,墓碑的碑文和分立两旁的石狮都说明墓主家属曾为此耗费巨资。

  目睹混乱不堪的案发现场,散落一地的石材,空空如也的墓地,这种只有在网络小说、影视作品里才会出现的盗墓场景,陈增祥和他的伙伴们顿时就升腾起阵阵怒火:这个窃贼不仅干了违法犯罪的勾当,还是在公然挑战中华民族的公序良俗,极大地亵渎了墓主家属的情感啊!与此同时,他们也困惑不解:这个大年初一闯入墓园的盗墓贼作案目的是什么?难道他真的知道这两座墓地里随葬着奇珍异宝,不惜铤而走险在大年初一前来盗宝吗?可是,既然是盗宝,为何又要将骨灰盒一起盗走呢?徘徊在案发现场的民警们一脸迷惘。

  为何盗墓,令人费解

  为了及时沟通交流此案的侦查信息,负责查办此案的民警陈增祥在侦破组中建立了一个微信工作群,群名就叫“盗墓笔记”,他也就当仁不让成为群主。

  通过一番紧张的走访,侦破组排除了盗墓贼是为了盗宝的作案目的,因为这两座墓地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珍宝之类的贵重物品。被盗墓主的家属对民警说,墓地的外貌虽然看上去比较气派,但并没有什么值钱的陪葬品,也就是按照通常习俗,放了点硬币之类的物品。

  仔细分析了现场勘查的情况后,侦破组一致认为盗墓贼作案目的存在着三种可能:第一:墓园内部工作人员因劳资纠纷或其他因素与墓园方或墓地主人和家属结下冤仇,进而采取砸毁墓地、盗走骨灰来泄愤;第二:与墓园方或墓主并不相识,纯粹是出于恶作剧:第三:针对墓园或者墓地家属实施敲诈勒索。

  侦破组对上述三种的情况一一进行排摸。首先通过对墓园工作人员的排查,墓园内没有发生任何劳资、用工纠纷,可以排除内部人员因泄愤作案的可能性。围绕墓主及其家属的主要社会关系调查,虽说墓主生前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但在生意场中并没有和谁结下冤仇,不存在掘坟毁墓复仇作案目的。其次,由于盗墓贼的作案时间是在除夕晚上到大年初一的凌晨,这一时段正是合家团圆吃年夜饭的时刻,有人在这时到墓园来搞恶作剧,这种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最后就是第三种情况,盗墓贼或许发现这两座墓地较为气派,便产生对墓园或者墓地家属实施敲诈勒索钱财的歹念。

  综合这三点,侦破组觉得只有第三点可能性最大。经验丰富的陈增祥随即联想到前不久侦破过的一起盗窃机动车牌照案,犯罪嫌疑人盗取了车辆牌照后,把牌照藏匿在作案地附近,然后在车上留下敲诈字条向车主勒索钱财。此案的盗墓贼是否会将骨灰盒藏匿在案发现场附近呢?侦破组认为存在着这种可能性,因为盗墓贼不可能将两个沉甸甸的骨灰盒带在身边的,一定是把盗走的那两个骨灰盒藏匿在墓园的一个隐蔽之处。于是,派出所出动大量警力和墓园保安,各自划分区域在案发地周围搜寻是否有藏匿的骨灰盒或者纸条。然而,把偌大墓园角角落落拉网搜寻了几遍后,始终没有发现骨灰盒,案件的侦查陷入了僵局。

  勒索短信,扑朔迷离

  虽然案件的性质一时间难以判断,但陈增祥和侦破组的民警没有气馁,望着墓主家属焦急万分的神情,他们知道这个年自己肯定是无法安稳地过了。侦破组决定整个侦查工作分两步同时进行。一是继续扩大搜寻范围,力争找到骨灰盒等有价值的线索。二是调取墓园内外的监控录像,排查盗墓贼的行动轨迹。

  遗憾的是,案发现场的墓地并没有监控设施,侦破组只得根据墓园保安的巡查时间进行推断,初步判断盗墓贼作案时间为1月27日除夕之夜的17时至次日早晨8时这个时间段,结合墓园周边道路监控探头,侦破组民警终于发现在1月27日21时15分,有一面戴口罩,手套,帽子,身挎背包的男子在夜幕下鬼鬼祟祟地从墓园北门翻墙而出。“弟兄们仔细看,此人极有可能就是盗墓贼!”陈增祥指着监控画面兴奋地说道。

  与此同时,又一个利好消息传来,负责搜寻的民警在邻近墓园的河道内打捞出一个已损坏的木质骨灰盒。再进一步打捞,又从河道深处找到一个汉白玉骨灰盒。经墓主家属辨认,这两个骨灰盒正是被盗的骨灰盒。案情,顿时有了重大转机。

  可是,当侦破组民警打开骨灰盒一看,里面空空如也,骨灰不见了。“就算是骨灰经过河水的冲刷和浸泡被冲走了,但骨灰盒里面也应该留存有粉末状的凝结物呀!”由此,侦破组判断,盗墓贼是将骨灰盒内的骨灰袋取出盗走后,随后再把骨灰盒丢弃在河道里。

  这个奇葩的盗墓贼为何要把骨灰偷走?侦破组的民警们苦苦寻求盗墓贼的作案目的,却始终百思不得其解。再说,听闻被盗的骨灰盒找到了,两家被盗墓主家属深感欣慰。可是,得知那只是两只空的骨灰盒里面的骨灰不翼而飞后,他们紧紧拉住陈增祥双手悲恸地说道:“警察啊,求求你们一定要把那个可恶的盗墓贼抓住呀!墓地被损坏了,我们可以重新修建。但亲人的骨灰没有了,是花再多的钱也无法找回来的,这对我们家庭来说是永远无法弥补的哀伤啊!”陈增祥顿时感到自己身上的那副沉甸甸的责任,同时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时间很快就到了2月1日的大年初五,这天上午,一名被盗墓主家属突然来到派出所找到陈增祥:“警察,出鬼了,你赶快看看这条短信,吓死我了啊!”

  陈增祥连忙接过其手机查看短信,“骨灰盒在我这里,想让你父亲安息,就拿钱赎回去,不然你父亲就成为孤魂野鬼。”

  “看你父亲值多少钱,150万值不值?你是个聪明人,破钱消灾,我们互不打扰。你要不想拿钱,下次就是活人而不是死人的事了,希望你明白。你可以选择报警,看看能解决问题吧!”同时,还发了几张逝者骨灰袋的照片。

  “这个盗墓贼也太猖狂了,这不是在公然挑战我们警察了吗?”看罢言语间充满挑衅的敲诈短信,血气方刚的陈增祥一股怒火冲上脑门。沉默了五天的盗墓贼既然露头了,也就给侦破组带来了抓手,陈增祥和他的战友对案件侦破的信心倍增。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被盗墓主家属的手机号码,盗墓贼怎么会知道?墓主家属的经济情况,特别是近亲属的联系方式,就连警方也是从墓园管理处得知的,而盗墓贼怎么会掌握如此私密的信息呢?

  会不会是墓园内部人员或者曾在墓园工作过的人作案?陈增祥在“盗墓笔记”微信工作群里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也就在此时,墓园一名派驻闵行区浦江镇的张姓业务员也接到了盗墓贼发来神秘的勒索短信。令人惊诧的是,盗墓贼在短信中竟然开门见山地写道:“小张,今天上班了没有?你们墓园丢了两个骨灰盒,你和老板说,拿钱来赎回吧!”在短信中,盗墓贼向墓园开出了每个墓地100万元,共计200万元的赎金。但付钱方式,交易地点却没提。

  一开始,这名张姓业务员还不相信,直到对方发来墓地被盗现场的照片,才相信真的出大事了,立即向警方报案。

  太神奇了,这个盗墓贼不仅知道这名销售员的手机号码,居然还知道他的姓。案情似乎愈发蹊跷、诡异了。这名业务员和盗墓贼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根据盗墓贼知道业务员姓名和手机号码来判断,他们两人会不会是内外勾结,联手作案,上演了一幕双簧戏呢?

  这时的陈增祥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他很担心万一出现被盗墓主家属为了急于赎回被盗骨灰,而向盗墓贼支付了赎金,而警方又在抓到盗墓贼之后找不到骨灰的局面,怎么向被盗墓主交代?陈增祥把自己的担忧在“盗墓笔记”微信工作群里如实告知了兄弟们。

  监控画面,再显疑影

  经过一番紧张的排摸,侦破组排除了那名业务员和盗墓贼联手作案的嫌疑。于是,他们只得回过头来,再次对墓园周围道路监控画面进行反复查看。陈增祥坚信,虽然狡猾的盗墓贼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但只要他进入海湾地区,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2月6日,侦破组的几位民警在“盗墓笔记”微信群工作里“痛苦”地吐槽“看瞎了N只眼睛”后,终于在距离墓园500左右的海思路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

  监控画面显示,案发当晚9点57分,一个戴口罩、身穿连帽衫、拎着挎包的人影鬼鬼祟祟地行走在海思路上。由于灯光昏暗,看不清此人的面部特征。在步行了10多分钟后,该人见到一辆公交车驶过,招手拦停公交车后上了车。

  陈增祥随即找到了那辆公交车,在车上监控录像显示,可能是车上较为闷热,可疑男子已经将连帽衫上的帽子拉了下来,此人的外貌特征也就清晰地显露出来。这是一个身高1.75米,体型较瘦,年龄在30岁至40岁的中年男子。尤为明显的一个特征是,他的头发发迹线比较高,头型就是那种俗称的“桃子头”。经过和1月27日21时15分,从墓园北门翻墙而出的那个面戴口罩,手套,帽子身挎背包的男子比对,陈增祥当即断定,这是同一人。

  这辆公交车行驶了半个小时后,停在了地铁8号线沈杜公路站。此时,已是深夜11点了,地铁8号线的末班车已经开走。这名可疑男子在地铁站附近徘徊了一阵,便转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遗憾的是,进一步查看沈杜公路附近的监控探头,却始终没有发现可疑男子的身影。这个具有超强反侦查能力的可疑男子,极有可能是选择走没有监控探头的小路躲避了监控。

  虽然可疑男子的踪迹在地铁8号线沈杜公路站消失了,但陈增祥和同事们认为,被盗墓园受到敲诈短信的那名派驻闵行区浦江镇的张姓业务员办公点,离开地铁8号线沈杜公路站只有两站路程,这说明,这名可疑男子很可能就住在浦江镇。然而,仅凭几段断断续续的监控画面,要在面积达78平方公里的浦江镇上寻找到此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怎么办?面对不断催问案子侦破情况的被盗墓主家属,陈增祥和他的同事在合家欢聚的新春佳节,却别有滋味地在品尝另一种“年味”,真正懂得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串并案件,水落石出

  在所长徐刚的指导下,侦破组决定另辟蹊径,将该案输入刑侦大数据平台,查询一下此类盗墓案在本市其他地区或上海周边城市是否发生过,期望通过串并案来达到“触类旁通”,追寻盗墓贼的踪迹。

  果然不出所料,陈增祥很快就查询到2017年1月1日元旦这天,在邻近上海的江苏省苏州市凤凰山墓园发生过一起盗墓案。当天深夜盗墓贼潜入墓园,用撬棒撬开墓地后盗取了三个骨灰盒,随后向墓园方敲诈2万元钱财。由于苏州警方在案发地附近找到了被盗的骨灰盒,所以其目的并没有得逞。

  从作案手法上看,发生在苏州的这起盗墓案和上海的盗墓案高度一致,而且案发时间相隔很近,会不会是这个盗墓贼没有在苏州得手,便流窜到上海来继续作案?

  在苏州警方的配合下,陈增祥将苏州警方在案发地采集到的现场痕迹,以及盗墓贼在监控中留下的图像等数据,和上海那家被盗墓园、地铁8号线沈杜公路站附近的监控探头中的盗墓贼图像,进行了精心的比对,发现此人的身材、发型和侦破组在监控中发现的那个“桃子头”男子高度相似。更令陈增祥兴奋的是,经查,在苏州的一家旅馆的住宿资料中,查找到了此人的真实身份。

  这是一个名叫李律的山东潍坊籍男子,今年37岁。1998年因盗窃罪被山东省潍坊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一年。2000年再次因抢劫罪被潍坊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至此,陈增祥和他的侦破组终于把这个诡异盗墓贼拽出“水面”,接下来的任务便是怎样迅速将其捉拿归案。经对李律的活动轨迹反复研判,陈增祥发现其曾在2月5日购买了一张第二天上海至山东潍坊的动车票。这样看来,他很可能是在作案后逃回了潍坊老家。

  “兄弟,辛苦你了,这个年你就彻底别过了。”海湾派出所所长徐刚听取了陈增祥的汇报后,当即决定有其率领侦破组民警前往山东潍坊实施抓捕行动,他紧握着陈增祥的双手不无歉疚地说道。

  “徐所,你放心,我一定把那盗墓贼抓回来,过不过年对我们警察来说早已无所谓了。”陈增祥当即购买了几张2月8日上午飞往山东潍坊的机票。

  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当飞机平稳地翱翔在蓝天时,机上乘客纷纷闭眼休息了。可是,劳累了整整一周,总算有了片刻的宁静时,陈增祥却毫无睡意。望着舷窗外飘浮的朵朵白云,他心中突然一阵痉挛,猛然想起了曾经和自己在分局刑侦支队一起朝夕相处,如今却因公殉职的马露、朱俊青两位好兄弟。他们的英魂也就安葬在盗墓贼作案的这个墓园啊!这一刻,他的耳边仿佛听到了这两位远在天国的兄弟在叮嘱自己:“增祥兄,看你的了,可要为咱们刑警长脸啊!”

  “不把李律这个盗墓贼抓住,我怎么对得起马露、朱俊青两位好兄弟?对得起被盗墓主的家族?他们的灵魂又怎么能在这座墓园里安息?”

  惩恶扬善,不辱使命

  2月8日下午3点,飞机准时降落在潍坊机场。陈增祥自拍了一段视频向所领导和家人报平安后,便立即赶往当地公安机关请求协助抓捕李律。根据潍坊警方提供的信息,李律户籍所在地系潍坊下属的一个乡镇,但其本人已经十多年未在此居住,长期游荡在潍坊市内。他们已经排摸出了其两个可能落脚点,及其妻子在潍坊市内开设一家手机店的线索。

  陈增祥带领抓捕小组随即赶到潍坊市区,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立即对李律可能藏匿的落脚点进行查访。但由于这两处地方系人员复杂的城中村,一时间无法排摸出李律的具体住处。他们决定变换思路,转而在李律妻子开设的手机店附近布控守候。 “恭候”李律的到来。

  然而,经过一番漫长的等待,最终却没有在李律妻子的手机店里等到李律的到来。但抓捕小组通过其妻子的行踪确定了他的住处,并在房间内发现了那个熟悉的“桃子头”。由于此时夜色浓重,周围地形复杂,不利实施抓捕。于是,陈增祥决定先不惊动李律,在其居住处周围蹲点守候,等到第二天再一网打尽。

  2月9日上午10点,正准备与妻子外出的李律被一拥而上的民警抓获。并在其居住处查获了其用于作案的手机。陈增祥当场对李律展开审讯:

  “东西在哪里?”

  “放在上海了。”

  “上海哪里?”

  “南站一家旅馆行李寄存处那里。”

  这起发生在新春佳节之际,严重伤害中华民族传统习俗,给被盗墓主家属的心灵带来巨大创痛的敲诈勒索案终于得以告破。

  李律这个如此奇葩的盗墓贼也实属罕见。劣迹斑斑的他因手头拮据,便动起了掘墓偷盗逝者骨灰,然后向逝者家属敲诈钱财的荒唐念头。他先是到苏州市凤凰山墓园偷盗了两个骨灰盒,向墓园方敲诈钱财没有得逞后,便窜到到上海奉贤区的这家墓园,用螺丝刀、榔头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砸开墓盖,盗取了两个骨灰盒。随后按照墓碑上逝者的信息,在百度上搜索到逝者家属和墓园业务员的电话后,打电话给他们勒索钱财。

  在李律被押解回上海的途中,陈增祥感慨万千地在“盗墓笔记”微信工作群里写道:“这是一场始于大年初一,终于元宵节前日的正义与邪恶的斗争。我们在清明节之前破案,取回被盗的骨灰,能让逝者入土为安,是警方对逝者家属最好的告慰。整整13天时间,感谢我的小伙伴们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感谢小伙伴们坚定的惩恶扬善信念。海湾派出所警察24小时,365天,全年无休。只要有罪恶产生,我们警察就没有空闲!”

  当此案顺利结案后,陈增祥和海湾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再次来到被盗墓园,向长眠于此的马露、朱俊青等战友,举手致意了庄严的敬礼:“安息吧,兄弟,我们永远不辱使命。”

  2017年6月5日,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依法判处李律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