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满城围剿“砸车贼”

2017年08月14日 09:29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15期   作者:李金龙   

  一名孤独、失爱的少年为满足不断膨胀的私欲,砸车盗窃180起。吉林警方历时两月,分线出击,成功侦破“1.09”系列砸车盗窃案。

  
一夜间私家车被砸31辆

  35岁的许杰,是吉林市电脑城的个体业主,家住昌邑区华业小区。

  半年前,他花20余万新购了一辆丰田“汉兰达”轿车。由于小区没有停车位,购车以来,他和其他有车族一样,下班后把车停放在小区附近的临时停车场。

  2017年1月9日早晨8点多了,许杰上班走得晚了些,从家里出来,就急匆匆奔小区外的临时停车场。刚要打开车门,却一下子惊呆了。他的爱车前门敞开着,门玻璃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人砸开。再细看,副驾驶那边的门玻璃也被砸开了。

  车里,翻动得乱七八糟,副驾驶位置前的手抠挒着,行车证、驾驶证、票据等物品散落一地。再细查,昨天要到银行交罚款的300元现金和一个手包也不见了。

  尽管急着上班,但许杰心疼他的爱车,还是拨打“110”报了警。

  不一会儿的工夫,延安派出所的民警就赶到了。

  这是一起典型的砸车盗窃案件。好在窃贼除了砸坏前门两边的玻璃,车体其他地方没被损坏,许杰心里觉得还算侥幸。民警估算了一下,车损至少上千元。

  案情逐级上报。随着市局警情研判系统的进一步梳理,一夜之间,昌邑区筑石小区、神华万利城等多个住宅小区,竟有31个车主遭到了许杰一样的命运。不仅车窗被砸,车内的贵重物品也被偷窃一空。

  随后,船营、龙潭、丰满等其他城区也相继发生了多起砸车盗窃案件。

  案发后,省、市领导极为关注。“1.09”案发当天,副省长、公安厅长胡家福即在吉林市局的专报上作出批示,“请吉林市局高度重视,抓紧侦破。”

  按照胡家福副省长的批示精神,吉林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贾树城立即组织成立了多警种合成作战指挥部,并指派副局长赵跃协调指挥案件侦破工作,要求“尽快抓获犯罪嫌疑人,确保广大市民财产安全。”

  赵跃副局长抽调了全市各警种、各部门100余名专门警力,组成专案组,指挥部设在了昌邑公安分局。

  各路警力到位后,赵跃副局长作了详细分工,分五条线,全力围剿“砸车贼”:第一组,现场勘查组。细致勘查现场,对犯罪嫌疑人遗留的生物检材进行提取、比对;第二组,视频监控组。调取案发现场周边的所有视频监控录像,力争发现犯罪嫌疑人体貌特征和行走逃窜路线;第三组,调查走访组。走访被害人、案发现场周边群众,力争获取犯罪嫌疑人相关情况;第四组,并案侦查组。由市局刑侦支队统一协调,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串并案侦查;第五组,巡逻布控组。组织全市派出所和刑警,在易发案时段、部位进行重点巡防,盘查可疑人员,控制发案,抓获现行。

  按照赵跃副局长的部署,昌邑分局谷江龙局长亲自指挥,组成了四个专班,由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李铁男、刑警大队长唐爱军分兵把口,围绕实地,勘察所有案发现场,筛查周边视频信息,调查走访附近群众,串并全市同类案件,全力开展调查工作。

  在指挥部的统一协调、调度下,专案组围绕昌邑、龙潭、丰满等地的案发现场,调取视频监控探头100余个,筛查视频信息2000余小时,走访小区物业管理人员、保安、街路清洁工人、出租车司机500余人,勘查有价值的案发现场60余处,在全市形成了倾力围剿“砸车贼”的强大攻势和阵容。

  “妙声鸟”网吧的神秘网虫

  “所有的视频监控录像显示,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善于伪装。”昌邑刑警四中队侦查员董云鹏描述砸车贼作案时,头戴面具,只露一双眼睛,走到摄像头附近,总是低下头,有意躲避。加之马路旁的监控录像,画面不是很清晰,认定难度很大。

  经过连日来艰苦细致的调查研判工作,2月27日,专案指挥部确定,系列砸车盗窃案,均为一人所为,并进一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男性,年龄在20至40岁之间,身高1.75至1.80米。

  经过甄别分析,作案规律和特点也进一步明确:作案区域均为路边视频监控盲区和车辆无人看管路段;为避免车辆现场报警,作案时,尽量不砸高档车辆和带有行车记录仪的车辆,不撬别车辆后备箱。

  尽管“砸车贼”十分狡猾,但一些细节还是没有逃过侦查员的眼睛。“砸车贼”始终背着一个灰绿色的挎背包,但背带却是黑色的,显得反差特别大。再有,穿的鞋也始终是一双,尤其是后跟的反光标,在夜幕的路灯下,显得格外扎眼。

  侦查员发现,在神华万利城20余辆车被砸的作案现场附近,“灰挎包”作案后,拦截了一辆白绿相间的出租车,向龙潭大桥方向驶去。

  3月3日,市局视侦支队对昌邑分局报送的“2.27”神华万利城小区砸车盗窃案视频资料进行筛查,进而确认,当日凌晨1时38分,在案发现场区域,“灰挎包”乘坐的出租车车牌号是“吉B·T48××”。

  按照专案指挥部的部署,刘宇鹤、董云鹏等人很快找到了车主周师傅,并在客运管理处的配合下,调取了这辆出租车的GPS,进一步确定,“灰挎包”的下车地点在江北化工医院附近。

  虽然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周师傅对这个打车的年轻人印象挺深,“一是那天拉活的时间特别晚,都后半夜1点多了,我正要收车回家睡觉;二是他给的车费都是一块一块的,我当时还说,正愁没零钱呢。”

  周师傅回忆说,他把这个年轻人送到江北化工医院后,就回家睡觉了,在车上,彼此也没搭话,其他的就没啥印象了。

  “马上调查化工医院附近所有的商业网点,尤其是网吧。”专案指挥部分析认为,已经是后半夜,化工医院附近的住宅小区又很少,“灰挎包”下车后,很可能找哪个网吧“包宿”了。

  刘宇鹤、董云鹏等人受命前往调查,但化工医院附近,只有一个名叫“妙声鸟”的通宵网吧。董云鹏立即调取了“妙声鸟”网吧的内部监控信息。

  “网吧的监控视频比外面的清晰多了。”董云鹏话音没落,眼睛即被画面里的那个年轻人吸引住了。连日来,每天都看监控录像,对于那个装束,他太熟悉不过了,“没错,就是这个灰挎包。”

  仅一个多月时间,“灰挎包”连续光顾“妙声鸟”,而董云鹏注意到,“灰挎包”每次来这里,都是市里发生砸车案的半个多小时之后。

  线索越来越明晰,市局网安支队马上安排专人调取了“灰挎包”的上网信息。

  一直以来,“灰挎包”在“妙声鸟”登记的身份证都是“马云涛”,而网安支队反馈的信息是,马云涛不具备作案时间,早在两个多月前,他的身份证就已丢失,正在当地派出所申请补领。

  虽然“灰挎包”冒充他人身份上网,但网络警察还是通过上网信息,获取了“灰挎包”使用的QQ号,QQ头像也正是“灰挎包”本人。

  通过进一步认证、比对、碰撞,网络警察获取了“灰挎包”的手机号和微信号,进而确定了“灰挎包”的真实身份。

  接下来,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灰挎包”, 真实姓名李斌,家住吉林市龙潭区大口钦镇前团村,父母离异,母亲改嫁,“灰挎包”现与母亲、继父一起生活。

  腾讯QQ的“附近的人”功能,为专案组提供了李斌更准确的上网信息和目前的所在地。此时,李斌的活动区域仍在大口钦。

  时机稍纵即逝。

  3月4日晚,昌邑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李鹏波、四中队中队长刘宇鹤、四中队侦查员董云鹏、重案中队侦查员王伟组成抓捕组,直捣前团村。

  此前,大口钦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已经将李斌家的详细方位和周边环境摸得一清二楚。李鹏波、刘宇鹤带领小分队,没费什么功夫就潜伏在了李斌家周围。

  为防止李斌狗急跳墙,伺机反抗或逃跑,李鹏波将队员分为两组,刘宇鹤和董云鹏从前门进入,李鹏波、王伟抄后门,堵窗户。

  一切准备就绪。见李鹏波、王伟已经控制了后窗,刘宇鹤、董云鹏疾步从前门冲了进去。

  屋内的土炕上,李斌正玩手机玩的入神,根本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异样。当他反应过来,逃跑已经来不及。刘宇鹤、董云鹏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按在炕上。旋即,铐上了亮铮铮的手铐。

  孤独少年“砸车贼”

  李斌,1997年出生,时年不满20周岁,是个单亲青年。多年前,父母离婚,留下他和姐姐与母亲一起生活。后来,母亲嫁给现在的继父,姐姐也去外地打工了。

  李斌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整天游手好闲,在家里呆着。由于家庭条件不好,看着身边的伙伴穿着光鲜,玩得开心,而他连个手机都没有,心里很失落。

  继父对他平时的生活,不管也不问。一个孤独的少年,脑子里净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为了过上和其他伙伴一样的生活,他想到了偷。

  偷什么?怎么偷?他想了很多办法,甚至想到了“钻窗户”,但目标太大。入室盗窃,住户室内环境不清,容易败露。想了想,放弃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诱导了他的犯罪思维。一次,姐姐回来说,城市里的车越来越多,不仅马路上拥堵不堪,就连小区的停车位都成了问题,许多私家车不得不停在小区外面。

  李斌善于观察,他发现许多车主有个习惯,愿意把贵重的物品放在车里。他也从电视里看到许多盗贼砸车后颇有收获,虽然那些砸车贼最后都伏了法,令李斌心存畏惧,但不断膨胀的物欲还是占了上风。

  2016年国庆节,李斌到市里踏查、踩点,进而为自己的行动目标“打气”,做准备。

  李斌的作案工具很简单,只有一把螺丝刀。他也想到了锤子、砖头等重器之类,但他家离市区远,携带不方便,被人发现后容易败露。

  2016年10月9日午夜,这是李斌第一次把他的犯罪动机付诸行动。听人说,高档车都有自动报警功能,他怕被抓住蹲监狱,就在龙潭区的一个小区附近选择了一辆中档的私家车。

  远处的街路上,偶尔有车驶过,近处,万籁俱静。他试着用螺丝刀撬了一下车门,慢慢地,把门玻璃四周的胶皮撬下来,然后,用胳膊肘轻轻一搥,没搥开,再一用力,搥开了。

  顺利打开车门,借着昏暗的路灯,李斌开始胡乱地翻动驾驶室里的东西,最后,在副驾驶前的手抠里,翻出150多块零钱。

  他抑制不住内心的狂跳,仓皇逃离现场,一口气跑出一里之遥,拦住一辆出租车,来到化工医院附近的“妙声鸟”。

  他来“妙声鸟”,一是回家路太远,二是禁不住网络的诱惑。有钱“包宿”,他可以在那个虚拟的空间里尽情遨游。

  第一次得手,李斌“尝到了甜头”,一发而不可收,自此昼伏夜出,成了名副其实的“夜猫子”。白天蛰伏在网吧,晚上出来踩点作案。

  李斌从小生活在农村,对市里的环境不熟。作案时,他给自己定个“规矩”,不砸高档车,不撬后备箱,不恋战,打一枪换个地方。

  李斌作案,一般一个星期为一个周期,有了钱,就在网吧里泡,没钱了,再继续作案。至2017年2月27日最后一次作案,李斌先后砸车盗窃作案180起。其中,船营区51起,龙潭区44起,丰满区32起,昌邑区53起,盗得现金9000余元,手机2部,香烟及衣物等涉案财物总价值1万余元。

  据权威部门估价,被砸的180辆车,车损就达50余万。而砸车作案后给市民带来的恐慌,是无法用经济损失衡量的。李斌的“掉脚”,是迟早的事儿。

  盗窃的财物,李斌全都挥霍完,大多数的钱,用在了网吧“包宿”上,但也没忘记“装备”自己,隔一段时间,就给自己添几件衣服。就是案发前使用的手机,也是砸车偷来的。

  两个多月来,吉林市公安局多警种合成作战,倾力搜捕“灰挎包”,全城围剿“砸车贼”,系列砸车盗窃案,终于画上圆满句号。回忆起两个多月来连续奋战的日日夜夜,董云鹏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文中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