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暗战28号楼

2017年08月28日 14:00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16期   作者:朱宗保   

  上山打虎,下海捉蛟。刚入警队的年轻人,哪个没点儿为民除害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可到派出所工作后我才发现,个头稍大点儿的“猛兽”都被刑警、缉毒警给收拾了,咱们想露个脸儿还真不容易。

  一起持枪伤害的重案,所长和教导员商议了半天,决定派我去参加专案组。哎,话说两位一天使唤我十八趟,我出门你们舍得吗?闻听此言,所长马上要换人。得,不识逗,大伙儿都挺忙的,别劳烦人家,我去。

  专案组设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拎着装备进了门,我感觉走错了地方。旅行箱、大背包,有人居然连毛巾牙刷,袜子内裤都带来了。那个,各位好汉,你们这是侦查办案还是离家出走啊,有必要吗?

  整整半个月,专案组没人能回家。我们网上追踪,网下布控,没日没夜的鏖战,终于抓住了其中两个嫌疑人。这天,组长把我叫去说:“有一个固定电话号码很可疑,但登记地址不详。你去找到准确位置,然后马上通知我。”

  查个电话号码,我本以为不算个事儿,可到地方,晕了。这号码只登记了机主姓名,住某某大院,可院里有几百户居民,还都是些缺牌少号的老式平房和小楼,怎么找?我跟猴似的蹲路边上正琢磨,“逗猴”的来了。

  “哟,你小子,蹲这儿要饭来啦。”我抬头一看,嘿,这不刘大爷么,老病秧子,以前常到医院找我妈看病,现在倒是精神矍铄,吃啥偏方了?我连忙站起身,满脸堆笑地说:“刘大爷,您是去医院吗?”“呸,咒我呢?我现在天天锻炼,身体好着呢。”“那好啊,身体好比什么都强。”“你小子愁眉苦脸的蹲这儿干吗呢?”他这一问,我醒过味儿了。“刘大爷,您住这院里啊?”“是啊。”“住多少年了?”“也不长,40多年吧。”得,您是我亲大爷,来,帮我瞅瞅这个人家住哪儿?

  刘大爷皱起眉头想了想说:“这人以前养鸽子的,住28号楼西边那单元,二层东户。不过他们家没人,都搬外地去了。”没关系,户主不在,房子能租。麻烦您老带个路,给我指一下位置。

  七拐八拐找到地方,送别刘大爷,我转到楼后阳台,看见了那个挂满鸟粪的鸽子笼。从垃圾箱里翻出个纸盒子,我又捧着进楼转了一圈,然后出门给组长打电话。

  没一会儿,十几个便衣民警赶了过来。组长说,嫌疑人可能就在这里,因为他们中有人使用了那个固定电话。

  围绕28号楼的暗战开始了,院里院外,路口走廊,撒满了我们的人。为了居民安全,组长决定蹲守寻找战机。夜里9点多,鸽笼屋还没亮灯,我们却从进院的“摩的”上截获了一名嫌疑人。上铐时,这家伙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正是那个固话号码。好吧,屋里有人……

  主要嫌疑人抓捕到位,我们轮班休整。大包小包拎回家,媳妇儿在那儿翻来翻去准备洗衣服。“警察同志,毛巾发臭了,牙刷卷毛了,你这堆破烂儿都从哪儿淘来的?”“有就不错啦,哥儿几个支援的。”“嘿,这内裤也是人家支援的?有捐这个的吗?”呃,别急媳妇儿,容我想想这是哪个缺心眼给的……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