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孙道临的警察情缘

2017年08月28日 14:18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16期   作者:李动   

  1989年春天,上海市湖南路派出所的指导员来电,邀请我一起去著名演员孙道临家送“警民联系卡”。我那时在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宣教处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听说要去见心中的偶像,便欣然前往。

  相信年龄稍长的观众一定熟悉孙道临这位享誉海内外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他塑造的艺术形象影响了几代人。

  这位毕业于燕京大学的高材生,以其丰厚的学识和多方面的艺术素养,在银幕上成功塑造了一系列经典艺术形象,如《渡江侦察记》中智勇双全的侦察英雄李连长、《永不消逝的电波》中机智坚贞的地下党员李白、《不夜城》中民族资本家张韩、《家》中忍辱负重的大少爷觉新等。尤其是《早春二月》中的肖涧秋,孙道临以其精湛的演技和学者气质,将一个旧中国苦闷彷徨、渴望光明、追求新生活的知识分子形象塑造得惟妙惟肖,韵味十足。

  孙道临配音的《基度山伯爵》《战争与和平》《王子复仇记》等影片,也是配音艺术的典范。

  与孙道临的一次合作失之交臂

  敲开门的一瞬,站在眼前的“肖涧秋”已是满头华发,微微谢顶,当年的年轻潇洒、英武之气已荡然无存,真让人感叹岁月无情,人生如梦。尽管岁月不饶人,但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仍透出艺术家的风度和浓浓的书卷气,气质高雅,风采依然!

  孙道临和妻子王文娟见我们送上“警民联系卡”后,很是高兴。王文娟是越剧演员,曾扮演越剧《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她拿着小纸卡,反复揣摩,又递给孙道临。孙道临不住地点头说:“谢谢你们的关心,以后少不了会麻烦你们。”

  一年后,我突然接到来自北京的一封信函,用繁体字书写,我一时看不清是哪位老先生的字,仔细辨认,发现是孙道临,一时颇为激动。细看全文,原来是孙道临老师在信中说正在北京拍摄影片《继母》,等拍完片子回上海后,打算拍一部有关户籍警故事的影片,让我两个星期后与他联系。

  放下信后,我一直处于亢奋之中。我在想孙道临这样的著名艺术家怎么会想起与我合作的,想了半天才想起《解放日报》正在连载我的户籍警手记,估计孙道临老师看到了我的文章,颇感兴趣,萌生了拍户籍警片子的念想。

  当晚躺在床上琢磨与孙道临合作电影的情景,脑子兴奋得怎么也睡不着。不久前还看了他导演的《雷雨》,与这样的大师合作拍片,可遇不可求。

  在期盼中等待了两个星期,我急不可耐地给孙老师家打电话,他热情地约我第二天上门。翌日上午,我按时来到孙老师的家。

  大热天里,孙道临老师特意请王文娟老师买来冰淇淋给我吃,我向他讲述了许多自己当片警所经历的故事,孙道临颇感兴趣。我们商量了多次,他又请来了《枯木逢春》的编剧黄练一起商讨,当我给黄老师复述故事时,孙道临不时地补充细节,他的记忆惊人,补充了我遗漏之处。

  我们兴致勃勃地讨论了几次,信心十足地准备大干一场,因当年上影厂只有两部片子的额度,拍片的计划流产了。与艺术大师合作的良机就如此失之交臂。 

  孙道临说, 我要拍出中国的“亨特”

  1995年,孙道临导执了10集电视剧《大都会擒魔》,我获悉后特意去采访。

  寒暄几句后,我直奔主题:“孙老师,你一向从事高雅艺术,怎么也凑热闹拍起了侦探通俗片?”

  孙道临爽朗地笑了起来,发表了自己对侦探片的看法:“什么高雅通俗,其实艺术的高雅与通俗不在于题材,而在于如何去表现。拿侦探片来说,也有雅俗共赏的好片子,譬如电视剧《神探亨特》《老干探》,还有电影《砂器》《本能》等,还是很有艺术性的。至于我为什么会拍侦探片,并非赶时髦凑热闹,主要是我个人很喜欢这类题材。我从小就爱看《福尔摩斯探案集》,而且许多观众也很爱看这类题材的影视,所以我们就与上海市公安局联系,一拍即合。”

  我又问孙道临老师:“您这次导演电视剧《大都会擒魔》有什么感受?”

  孙道临搂了一下稀稀的白发,条清缕晰地谈起了对中国刑警的感受和拍片的体会。

  我和仲星火等演员到上海市公安局刑侦处和几个区刑侦队体验生活,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和了解,才渐渐地发现中国刑警的破案套路和人物形象与国外警察大不相同。中国的刑警不像外国刑警那样单打独斗,也不自由浪漫,但他们非常可爱感人。所以我就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不去追求眼花缭乱的打斗动作和男欢女爱的刺激镜头,而是努力塑造他们的艰苦、机智和人情味。

  拍片中感受最深的是中国刑警的艰苦性和献身精神。他们破案时不能像美国的神探亨特那般神通广大,警车乱飞,动辄拔枪,中国的刑警没有那么浪漫潇洒,我到了803,还有几个分局的刑警队,看到他们的办公条件还很差,办公室很拥挤,多人用一部电话机,大多数刑警还骑自行车,为了破案,没日没夜地四处奔波,经常出差千里迢迢去调查追踪,老顾不了家。我在采访中还得知有个别的刑警家属在闹离婚,他们不但身体疲惫,还要承受精神压力,这职业很神圣,但却很艰苦,还有生命危险。

  孙道临喝了口水,又站起来为我续水,继续用浑厚的嗓音侃侃而谈。

  此外,我的感受是欧美的刑警破案多靠先进的技术和逻辑推理,而中国的刑警破案主要是走访群众调查研究,然后根据老百姓提供的破碎信息,综合推理。群众的支持是我们破案的法宝,这一条很关键。当然,现在社会发展了,智能性犯罪不断增多,尤其是大都市,刑警需要掌握更多的技能,拓宽知识面,比如电脑、英语、摄影等等现代化技能。所以我在拍片时,也注重塑造新一代刑警的形象。不过,社会再发达,技术再先进,依靠群众这个方法千万不可丢,这是中国的特色和绝招。

  还有我感受比较深的是国外的侦探片把英雄主义推到极致,多表现单打独斗的孤胆英雄,这些外国侦探不守纪律随心所欲,而我们的刑警则强调组织性纪律性,强调发挥集体的智慧。你看美国影片演的那些侦探,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甚至还与嫌疑妇女上床。那样拍虽然很吸引人,也挖掘了人性方面的本能及善与恶等深层次的问题,但这不符合我国刑警的实际,我们可不能那样拍。

  刑侦处的领导对我们说,现在许多电视剧和电影胡编乱造,一点也不像中国的刑警,希望我们能拍出真正的中国刑警。所以,我在拍片时注重集体的智慧,塑造一个由5人组成的整体形象,老中青3男2女。我们拍摄时,既注意表现老刑警的丰富经验和吃苦耐劳、无私奉现的精神,同时也注重塑造新一代刑警的现代风采。这些年轻的刑警大学毕业,富有朝气,机灵活泼,素质好,有文化,懂英语,会驾车,雏凤清于老凤声。

  我们拍摄了《雅典娜的女郎》《抵命》《金发女郎》《追踪紫玫瑰》《女王与古币》等十集电视剧,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受到了全国各地观众的欢迎。所以我们还打算继续拍下去,拍出中国的神探亨特的特色来,让更多的人看到中国刑警的神采!

  孙道临与《人民警察》的情缘

  我回家后,写了采访记《我要拍出中国的亨特》,稿件在《人民警察》杂志发表后,寄给了孙道临老师。他打电话告诉我:“喜欢看《人民警察》,里面的案件和刑警都很精彩。”于是,我每期给他寄杂志。

  有次,我们杂志的美编小丁想画孙道临老师的肖像,我便带着他来到孙道临家。开始孙道临有点疑虑,我让小丁拿出给我画的肖像,并介绍他是浙江美院毕业的。孙道临看罢,欣然应允。他坐在沙发上做模特,我坐在他对面与其闲聊。

  我敬佩地说:“那年夏天,在上海影城举办的首届国际电影节上,你担任评委会主席,用一口娴熟的英语主持大会,中文也说得文采飞扬,妙语联珠,博得了观众们的阵阵掌声。你在美国留学过吗?怎么英语说得那么流利?”

  孙道临笑着说:“没有在国外留过学,我是燕京大学毕业的,没有出国留过学,主要是靠自学。”我说:“孙老师,你不但英语说得流利,你的配音也特别精彩。”

  他笑着说:“这与我喜欢朗诵艺术有关系,我一直热心推动和参与朗诵活动,现在还担任着中国朗诵协会会长,积极推广群众性的朗诵活动。警察是个铁血的职业,需要文化的滋润。警察有了文化底蕴,执法会更文明规范。你们公安局可以开展一些朗诵活动,我可以帮助你们一起搞活动。”我点头说:“好的,我回去问一下。”

  可惜我没有完成孙道临老师交给我的任务,一直颇感内疚。

  有缘相识的那些年,每年都会准时收到孙道临老师寄来的新年贺卡,抚摸着精致的贺卡和热情洋溢的祝词,心里便充盈着温馨和感动:因为那每一个字,都是有温度和温情的。它们静默无声却带带着一位老艺术家特有的深情厚谊温暖着我们俗常生活的每一天。

  链接:孙道临(1921.12.18-2007.12.28),原名孙以亮,原籍浙江嘉善,1921年生于北京。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导演、朗诵艺术家。多次获国内外电影艺术大奖,出任加拿大蒙特利尔等国际电影节评委。历任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顾问,上海华夏影业公司艺术总监。2007年12月28日上午8点59分,因心脏病突发,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享年86岁。代表作品《永不消逝的电波》,《早春二月》,《乌鸦与麻雀》。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