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假面爱情

2017年11月14日 10:01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21期   作者:郭瑞宁   

  骗子的假面一旦被揭开,就没有隐藏的余地和必要了。落网后的李庆云很快就承认,自己就是当年那个欺骗秀琳的“负心汉”。其实,说“负心汉”是不准确的,毕竟秀琳只是刚巧跌入李庆云陷阱中的猎物而已。

  姐弟恋

  “姐,留个联系方式呗!”

  眼前这个憨厚的小伙儿,秀琳一时情面软不好拒绝,便留了个QQ号码,想着也无大碍。

  秀琳前些年与前夫在西安的夜市卖了几年烧烤,挣了些钱,相比刚从陕北来的那些年,日子过得松泛了不少。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老公有了情妇,还被秀琳当街撞到两人手拉手逛商场,硬气的秀琳没有多纠缠,很快就协议离婚,孩子和位于西安朱雀路的一套单元房都归她。可是硬气归硬气,一个女人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其中艰辛只有自己知道。有时半夜醒来,委屈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得半个枕巾都能湿透。

  “姐,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姐,我那天听朋友说有一种药对肩周炎疗效很好,你给我个地址我邮给你。”

  看着这些贴心的信息,那个叫刘杰的小伙子的样子又浮了上来。个子不高,白白的皮肤,看起来文文气气蛮憨厚的。自打上次给他留了QQ号,秀琳时不时就会收到嘘寒问暖的信息。这些信息就像是在苦涩咖啡中兑入的牛奶,不仅甜,更让整杯咖啡变幻出了让人迷恋的奇妙滋味。

  慢慢地,秀琳越来越喜欢这个小了她整整十岁的小伙子,两人频频约会,秀琳好像觉得跟他约会自己又年轻了,为此烫了头发,做了指甲,还办了张美容卡。闺蜜提醒她,这人咱不知根不知底,可不敢让人给骗了啊!可是已经陷入爱河的秀琳并不那么觉得,她反倒认为,刘杰年轻帅气,而自己是一个离过婚、还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既没有万贯家财,也提不上年轻貌美,人家能骗自己什么呢?他们这么谈得来,一定是缘分。两人甚至还开始规划未来,秀琳打算找个铺面做点小生意。刘杰得知秀琳钱不够,当即表示:“为了我们的将来,还需要多少钱我来想办法!”听到这话的秀琳更是感动得一塌糊涂,当晚两人就开了房,关系更近了一步。

  生意本

  周末,刘杰和秀琳带两个孩子到山里踏青。下山后,刘杰又带他们来到长安沣峪口一家鱼池钓鱼。看着孩子们玩得开心,这种一家四口的感觉让秀琳心里暖烘烘的。吃完饭,刘杰取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百元钞票给秀琳去结账,结账回来的秀琳看到刘杰神秘兮兮地冲自己笑,便问:“咋了,啥事这么高兴?”刘杰没多说。

  等从鱼池出来后,刘杰拉过秀琳悄悄地说:“我刚才给你的钱都是假币!”

  “啥?!”秀琳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

  “别吭气,我给你说,这些都是台湾版的人民币,能在大陆流通,连验钞机都验不出来。”说着刘杰又取出钱包,把里面的一沓百元钞票用大拇指划拉了一下,又取出几张给秀琳看。

  “你哪来的这些?”秀琳一脸紧张。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弄的,我以前赌博一下输了十几万,我那个朋友帮我弄了二十万的台湾版人民币,后来我拿去给人家还,验钞机都没验出来。”刘杰看秀琳不相信,随手又抽出三张给秀琳:“给你拿去花,你试试就知道了。”

  半信半疑的秀琳小心翼翼地把钱装进兜里,感觉很复杂,不知是揣了个宝贝,还是炸弹。她没等回到家,在路上就把钱花了。这时的秀琳真是心花怒放啊,满眼崇拜地看着刘杰。

  刘杰说,他那个朋友能帮他再弄一些,大概是20万真币换80万假币的比例;刘杰说,为了秀琳他最近已经跟那个朋友联系上了,这些钱就是那个朋友给的;刘杰还说,为了他们的将来,他们应该买一些,这样做生意的本钱就够了……秀琳觉得,刘杰是她的真爱!

  没过几天,在刘杰的安排下,秀琳在高新路上一家快捷酒店的客房里第一次见到了刘杰天天挂在嘴上的朋友赵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赵哥当着秀琳的面取出了一沓台湾版的人民币,并把这沓钱放进了验钞机,哗啦啦啦啦……随着最后一张钞票划过,秀琳心里悬着的最后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两人回家后就开始盘算这件事,秀琳从银行取出了她的生意本儿,也是她所有的积蓄共十七万元人民币。刘杰说,要不再凑一下,凑个整数。秀琳又想起前夫以前买的一张字画,据说能值两万多。刘杰当着秀琳给赵哥打电话商量。赵哥说,看在刘杰的面子上,那幅画就抵做三万,共计二十万元真币,换八十万元台湾版人民币。

  交易

  交易地点选在了临潼区中心广场的一个咖啡馆里。做贼心虚的秀琳无比紧张。刘杰不停地催促秀琳:“动作快点,速战速决,不敢把警察招来了!”一边说还一边张望,说得秀琳心里更是发毛,手心里全是汗。

  一落座,赵哥就低声地说:“咱今天别在这呆太久,来,赶紧验货!”说着就把随身带的一个黑箱子打开,动作迅速地从里面抽出几张钞票放进桌上的验钞机,哗啦啦,全部验过,又迅速地合上箱子交给秀琳。“钱,动作快点!”赵哥低声说。秀琳赶紧把自己带的钱袋子和字画交给赵哥。

  “走吧,走吧。”刘杰紧张地催促着秀琳,“安全起见咱俩一会分头走,我去给你打车。”说着便拉着秀琳出了咖啡馆。出门后刘杰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等秀琳坐进去后说:“直接回家,晚上我去找你。”

  一路上,秀琳把手里的箱子攥得紧紧的,脑袋乱哄哄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回到家后,秀琳赶紧打开箱子,从来都没有拿过这么多钱的秀琳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沓钞票。可就在拿起的一瞬间,秀琳愣住了:“怎么回事,这……”秀琳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映入眼帘的这箱“人民币”除了每沓的第一张是人民币外,其他全都是冥币,而且还是那种做工极为粗糙的冥币!

  反应过来上当受骗的秀琳赶紧掏出手机,她要打电话给刘杰,告诉他那个赵哥是个骗子。就在这时,秀琳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刘杰发来的,上面赤裸裸地显示着:“姐,你被骗了!”再打电话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秀琳只觉得浑身瘫软……

  画皮

  秀琳曾经看过刘杰的驾驶证,上面写的刘杰是西安市灞桥区人,可是临潼刑侦大队民警朱国峰、朱君黎接到报警后立刻按照秀琳提供的信息进行查询,却压根没有这个人。后来,民警又到刘杰曾带秀琳去过的几家宾馆调查,其中在一家三北酒店发现了刘杰开房时登记使用的驾驶证信息。让秀琳辨认后,驾驶证上的照片确实是刘杰本人。但是,民警查询后证实驾照上的个人信息是假的。民警又在秀琳第一次见赵哥的那个高新路快捷酒店的台账上查到,当天“赵哥”入住登记使用的身份证件信息是赵卫东,江苏东台人。秀琳一口咬定这个赵卫东就是“赵哥”。于是,民警顺线赶到江苏东台,经过当地警方配合,得知此人此时身在天津。民警们又马不停赶到天津,找到人后却发现,赵卫东并非“老赵”,真的赵卫东最近就没有离开过天津,而且他曾丢过身份证。这下,真相大白了,“老赵”和“刘杰”两个经过画皮的骗子,做局骗了秀琳。

  起初,秀琳并不甘心,她一心觉得刘杰还在西安,得空就到刘杰曾经带她去过的地方守株待兔,甚至还跑到沣峪口那家鱼池闹过,非说鱼池老板跟刘杰是一伙的,不然刘杰给她的假币怎么就花出去了呢?鱼池老板很是冤枉,他哪里认得什么刘杰。民警调查后证实,刘杰当时给秀琳用来结账、试验以及那“80万”上面那一层人民币,都是真币。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什么台湾版人民币!刘杰给她花的、老赵用验钞机验的都是正儿八经的人民币,是他们用来骗秀琳下的本钱。又隔了一段日子,秀琳发现自己这么瞎折腾不是办法,她就隔三差五的搭公车从西安往临潼刑警队跑,有时候在办案民警的办公室里一坐就是一整天。警察也不撵她,问她还能不能再多回忆一些与刘杰有关的细节,比如他有没有其他朋友,有没有说过他老家在哪里,有没有讲过他的经历……这时的秀琳才感到,她对于这个曾打算托付后半生的男子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也后悔当初没有听闺蜜的话多长个心眼。

  秀琳天天忙这个事,哪里还有时间管孩子,再说,积蓄都让骗光了,以后养活孩子都是问题,没办法,曾经硬气的秀琳只得向现实服了软,两个孩子一个交给前夫抚养,一个带回陕北让父母帮忙照看。为了营生,秀琳跟亲戚朋友借了些钱,再把朱雀路那套单元房租出去,在西安一个中专学校旁边租了间小门面经营小商店,她晚上就住在店里。

  追踪

  办案民警从秀琳那里得知,刘杰在与她聊天时对安徽一带的旅游景点和风俗很了解。秀琳问过,刘杰说他以前在安徽当过兵。民警为此专门向安徽相关部队机关和安徽省公安厅发了调查函,可反馈回来的情况是“查无此人”。民警朱国峰不甘心,又带着卷宗专门到安徽省公安厅核实了一次。考虑到风俗的区域性,朱国峰又到河南、江西两省的公安机关进行了核查,可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朱国峰这人,用陕西话讲就是个“犟怂”,但凡是交到他手里的案子,所有线索必定被他揉个底朝天。临潼区曾经发生过一起抢夺案,由于案件发生在半夜,有价值线索少之又少,朱国峰硬是从村道上模糊监控里的摩托车尾灯入手,逐村逐人走访、调查,最终抓获了嫌疑人,带破盗窃、抢夺、抢劫案件40余起。可是秀琳这个案子,就像是长在他心里的一根刺,而这根刺一扎就是七年。                           

  今年国庆节刚过,秀琳正在收拾铺子,突然接到临潼刑侦大队打来的电话,刘杰抓住了。当民警在河南郑州抓住被剥掉伪装的“刘杰”时,他已是一家外贸公司、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老板了,在郑州城区还买了两套房。原来,民警当年在三北酒店找到的那个“刘杰”驾驶证登记信息,虽然个人信息是假的,但是照片却是真的,而这张照片成为破案的重要线索。

  七年来,临潼分局刑侦大队始终没有放弃对案件的调查,扎在朱国峰心里的那根刺同样也扎在民警朱君黎心上。当年这起案子就是朱君黎和朱国峰一起侦办的,刘杰的那张照片就像印在朱君黎的脑子里一样。2017年9月,朱君黎在对历年未破积案逐一研判过程中,通过对海量人口信息的细心比对,发现河南省内乡县公安局曾在2012年对一名安徽籍男子李庆云上网追逃,其作案手段与诈骗秀琳时如出一辙。朱君黎把这个名叫“李庆云”的男子调出来一看,立马就认出“李庆云”就是当年的“刘杰”!而朱国峰当年在安徽没有查出他的原因就是因为刘杰除了那张照片,其他信息都是虚假的,而在7年前仅凭一张照片在六千万的人口大省是无法找出一个人的。此时已是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朱国峰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安排民警对李庆云展开抓捕。2017年10月11日晚,李庆云在郑州市金水区落网。

  (秀琳、李庆云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