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生死缉毒(下)

八一勋章获得者、云南普洱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印春荣的故事

2017年11月14日 10:28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21期   作者:范玉泉   

  

  印春荣举起茶杯,眯起眼睛,盯着那看似清澈汤色中不易觉察的细丝搅动,那微小的波纹,极有可能掀起惊天骇浪。

  与毒贩打交道不仅仅是勇气的较量,更是智慧的比拼,现实不像电影中那样可以展示丰富的内心世界,在生死一线,靠的是机敏、冷静和沉着。

  急中生智,定静生慧。

  错综复杂而又相互交织的案件中,印春荣难免会记混淆。但只要提到案件代码:3·05、4·08、5·06、6·16、7·15、8·12、9·12、10·15、11·20……印春荣的记忆马上复活,时间、地点、人物像电影一样在他眼前铺展开来。

  这些数字中,印春荣记忆最深刻的要数“11·20”特大贩毒案。

  2003年11月20日,印春荣接到报告:保山市曼海公安边境检查站从一辆“桑塔纳”轿车轮胎钢板夹层里查获海洛因 5.964公斤。当时,办案人员都认为毒贩已经暴露,幕后指使人可能跑了,线索已断,没有延伸侦办的必要。

  就在办案人员决定放弃案件延伸时,印春荣却仔细地观察带“货”的毒贩,发现他不时地抬头看预审员。凭多年的经验,印春荣判断此人可以突破,于是主动接近他,和他闲聊了起来。

  在交谈中,印春荣得知这名毒贩原本是一名1968年下乡的昆明知青,父亲还是一个老红军。知青返城后,他去缅甸呆了很长时间,走上贩毒之路。

  印春荣漫无边际地与毒贩聊着,和他讲了自己对知青的情感,这份感情当然不全是表演。印春荣在农场出生,农场里确实有很多下乡知青。

  这份真情实感,使毒贩放松了警惕,心理防线被一点点撕开,对印春荣交代他背后还有一个昆明的老板,但对于这个昆明老板他一无所知,只知道一个电话号码,而且从来都是老板主动联系自己,平时这个号码都处于关机状态。

  一个无法联络上的电话号码到底有多少可信度,这让办案人员犯难了。

  印春荣明白,在案件没有延伸之前,你永远搞不懂毒贩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只能假设相信,然后不断去验证,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就凭这半信半疑的线索,印春荣和专案组人员赶往昆明。从保山到昆明有七八个小时的车程,在这段期间,印春荣不断地和毒贩闲聊,不停地试探他,试图得到更多的线索。

  同行的侦查员不理解,一路上印春荣对毒贩可谓是关怀备至,小到喝水、吃饭、睡觉,他都关心到位。一向疾恶如仇的印春荣,怎么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人性要讲,但底线不能忘!”印春荣说。

  印春荣一直认为,毒贩首先是人,也是有尊严的,对于他们,你得先把执法者和犯罪嫌疑人的对立面解除,给予他充分的人文关怀,他才可能跟你讲一些实话。

  但必须要时刻谨记,他们始终是犯罪嫌疑人,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都有可能选择逃跑,你得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着,防止他们逃跑、自残,甚至自杀。

  印春荣的付出没有白费,快到昆明时,毒贩终于讲了实话,即将接头的这个老板,他们不仅早就认识,也早已约定了交货地点,就在昆明的一个停车场内。

  这一突破让专案组看到转机,案件由被动变为主动。抓捕工作进展非常顺利,在约定的停车场内,老板被瓮中捉鳖。

  按照常理,该案可以说已经告一段落。但印春荣没有松懈,乘胜追击,连夜对这名老板进行突击讯问。据这名老板交代,他的毒品是卖给贵州的毒贩韩某,而“大老板”是在广东的台湾人陈某,绰号“耗子”。

  消息让印春荣兴奋异常,连夜对案情进行研究,制定抓捕贵州韩某和广东“耗子”的计划。

  抓捕方案一定,印春荣来不及等到天亮,便立即带人前往贵阳,对韩某实施抓捕。

  在贵阳抓获韩某以后,印春荣又马不停蹄地押着两名毒贩赶赴广东与“耗子”进行周旋。

  之后的19天,印春荣与两名毒贩同吃同住,先后开车辗转于昆明、贵阳、广州、东莞、深圳等3省7市,与“耗子”苦苦较量。

  一路上,毒贩困了可以睡、饿了就能吃,但印春荣却丝毫不敢懈怠,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因为任何的疏忽都是致命的。

  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他尝试了一切方法,掐大腿、吃辣椒、吃酸瓜。有时点一根烟,夹在手指之间,一根烟烧完的时间大概是3分钟,当烟烧到手指,也就醒了。

  回忆暂时中断,印春荣抬起右手,伸开手指,扫了一眼指尖焦黄的伤疤,那是长年累月烟熏的印记。

  看着印春荣手指间的伤疤,让人不觉有些心疼,看着它,你仿佛能够读到当时有多么的艰难,它们都是英雄的徽章。

      到达广东以后,印春荣又扮成韩某的“小弟”,与两名毒贩一起去见“耗子”。可对手非常狡猾,不断变换交货地点。

  经过反复较量,狡猾的“耗子”还是上钩了,带着140万现金到达约定地点进行交易。当“耗子”出现在交易地点时,印春荣和战友一举将“耗子”等3名毒贩抓获。

  由于“耗子”身上没有携带毒品,抓获以后,他拒不承认自己贩毒的事实,声称自己是正规的商人。

  毒品案件没有第一现场,所以要求人赃俱获,这常常给侦查人员带来难题。抓到“耗子”只是第一步,难的是如何收集证据定他的罪,虽然印春荣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但是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把案件坐实。

  为了收集证据,印春荣带着专案组,押着“耗子”前往深圳,准备对他家进行搜查。

  到达深圳,一路沉默的“耗子”主动和印春荣交流起来,说他有一个两岁的孩子,他不希望让孩子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印春荣同意了他的请求。

  在对其进行相应的控制措施以后,印春荣去掉了“耗子”手上的手铐,为的是在孩子面前,保住一个父亲最后的尊严。

  在“耗子”家中,印春荣见到了“耗子”的女儿,孩子很可爱,聪明机灵,见到“耗子”一下扑上来,甜甜地叫着“爸爸”。

  这平常人家最为温情的一幕,让同样作为父亲的印春荣,对眼前的孩子不觉同情起来。而眼前一言不发的“耗子”把印春荣拉回现实,他的贪婪,早已注定不能给孩子一个圆满的家庭。

  印春荣讯问有各种丰富社会经验的毒贩,常常一招“以弱制强,以退为进”就可以给对方埋下伏兵。但碰到“耗子”这种一言不发的犯罪嫌疑人,往往需要更多的智慧和耐心。

  侦查员在“耗子”家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细心的印春荣发现对方的眼神有意无意扫了一下电视机。印春荣直觉断定,电视机后面肯定有文章。他在电视机后面顺手一摸,摸到了大半块毒品,大约有100克左右。

  藏匿的毒品从家中搜出,“耗子”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对印春荣说,有重要线索要单独和印春荣谈谈。

  印春荣当然不会错失任何线索,便答应了“耗子”的请求。

  “耗子”告诉印春荣,在房间的衣柜里有一张银行卡,卡里有485万元,只要放过他,就把密码告诉印春荣。

  视钱如命、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毒贩,以为印春荣这个一月领几千块工资的边防警察,面对485万元这笔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到的巨款,一定会答应他的请求。

  令“耗子”意外的是,印春荣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三个字:“不可能!”

  这简单的三个字,彻底击碎了“耗子”用钱买命的幻想。在印春荣的攻心下,“耗子”对自己的罪行和盘托出,主动交代了自己地下车库的车上还藏着200多公斤冰毒。

  一个不起眼的小案,印春荣靠多年缉毒的经验智慧和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持,顺藤摸瓜使它变成了一个大案要案,共缴获海洛因5.964公斤、冰毒225.9公斤、毒资695万元人民币、运毒轿车4辆,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打掉了一个长期隐藏在深圳,对社会危害巨大的冰毒加工厂,斩断了一个横跨云南、贵州、广东、台湾等地,经营多年的贩毒网络。

  动辄数以百万、千万计的毒资,对于拿工资的印春荣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数目,但是他从来都没动过心。多年的缉毒生涯中,他无数次周旋于毒贩大款之间,常常手提几百万元与毒贩“交易”,直接经他手缴获的毒资达数千万元,而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印春荣明白,拒绝诱惑是一名缉毒警最基本的素质,与毒贩斗智斗勇的同时,更需要保持一个干净的灵魂,贫穷而正直,胜过富贵而诡诈。

  

  印春荣抬起茶杯,普洱茶正缓缓沉淀,热气却在升腾,他鼻翼微张,深深地吸了一口茶香。

  直沁心脾,回味悠长。

  “勇士的心里充满了保护欲。他们保护公众利益,保卫国家利益,清除一切存在或者潜在的危险,他们纪律严明,作战英勇,他们是人民的保护者,也是战友的守护神。”

  这是《温柔的勇士》一书中,作者对勇士的界定,印春荣并未看过这本宗教意味明显的书籍,但很多时候,他在身体力行践行着这个“勇士”的标准。

  2008年3月,印春荣在保山抓获一名绰号“菲老”的湖南籍毒贩,据“菲老”交代,他准备把毒品运到广东去卖给一个潮汕人。

  对案情进行研究以后,专案组决定去广东延伸办案,抓捕那名潮汕籍的毒贩。当时让“菲老”在专案组六个人中挑选,看谁最像他的马仔,“菲老”第一个就选中了印春荣。

  早在2004年,印春荣已当选为第十五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至2008年,他共参与和指挥侦破的贩毒案件2834起(其中万克以上大案48起),缴获毒品4.07吨,毒资近3000万元,运毒车311辆,抓获犯罪嫌疑人3846名。先后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四次,创下平均每三天破获一起贩毒案件、查获毒品一公斤的缉毒神话。

  作为缉毒战场上的一面旗帜,全国重点宣传过的禁毒标兵,很容易被毒贩认出来,专案组觉得,他并不适合再去做“卧底”工作,这样太过冒险,不值得。

  印春荣坚决地说道:“在特定条件下,没有人会留意我,更不会想到我就是电视画面中的人。”

  专案组的人拧不过印春荣,只得让他带着另外一名侦查员乔装成“菲老”的马仔,到广东延伸办案。

  到达广东以后,“菲老”几次打电话联系那潮汕人,他都不来接货,要求一定要去他们家里交货。他们家住在11楼,去家里交易难度特别大,因为环境是无法预知的,抓捕起来十分困难。

  正当专案组犯难的时候,“菲老”让大家不用担心,称这名潮汕毒贩常年在家吸毒,基本不出来,身材瘦瘦小小的,抓他易如反掌。

  此话真假难辨,但那潮汕人坚持不出来见面,一时让办案人员举棋不定。这时印春荣一咬牙,说:“赌一把。”他当然知道,这是拿命在赌,这样的赌注,他已经下过无数次了,庆幸的是他每次都赢了。

  但印春荣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惊险。

  当印春荣和侦查员在“菲老”的带领下,去到潮汕人家里时,着实把印春荣吓了一跳。

  家里的情况并非像“菲老”所说的只有一个瘦弱的吸毒犯。屋里大大小小一共7口人,4个大人,3个小孩,小孩大的大概有十几岁,最小的六七岁,再加上一个随时可能反水的“菲老”,人数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硬打起来,印春荣的胜算很小。

  进家后,印春荣终于明白潮汕人为什么一定要在家里交易,他家安装了三道门,形成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态势。外围的战友要破门而入绝非易事,或许等战友破开这三道门的时候,印春荣和另外一名侦查员早就遭遇不测了。

  当毒贩把门一层层关上时,印春荣知道已经没有了退路。这时候,硬着头皮也要上,想要寻求外围的帮助是不可能的了,只能靠自己,伺机而动。

  印春荣和侦查员把“菲老”夹在中间,并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更令印春荣不安的是,屋里几个毒贩之间的交流用的全部是潮汕话,他和另一个侦查员一句都听不懂。这时候,要是“菲老”反水,把他们卖了,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心里在打鼓,但表面上印春荣还是不动声色地与毒贩周旋着,听不懂对方的话,印春荣只得通过仔细留意毒贩的表情、动作来判断自己是否暴露。

  哪怕只是回忆,也能感受到当时紧张的气氛,印春荣比划着当时房间的布局,同样是沙发,他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如坐针毡。

  在情况危急时刻,人是很难有时间去考虑生死的,脑子高速运转起来,目标只有一个,演好这场戏,越真越好,演得越真就越安全,越有可能完成任务,只要有一点疏忽,就可能被对方识破,功亏一篑。

  庆幸的是,“菲老”也听不懂毒贩的潮汕话。

  谈话漫长而琐碎,几个小时过后,毒贩突然拿出几个饼,邀请印春荣三人吃,说是老家的特产。

  印春荣完全猜不透,这是毒贩信任自己后的盛情款待,还是在试探自己,或者是行动已经暴露,毒贩用这饼来毒杀自己和战友。

  为了不引起毒贩的怀疑,印春荣只得一边道谢,一边硬着头皮吃。尽管印春荣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但依然味同嚼烛,完全忘记了饼的味道。

  或许是印春荣的率性让毒贩解除了警惕,在吃过饼之后,毒贩便提出了交易。

  印春荣把事先准备好的毒品交给了毒贩,让毒贩验,验完无误以后,两名毒贩便拿着毒品准备走。

  趁毒贩转身之际,印春荣和战友一跃而起,用手死死勒住毒贩的喉咙,顺势拔出枪了指着另外两名毒贩。

  或许是印春荣前面的表演太真,在被擒住之后,毒贩还以为印春荣两人想黑吃黑,恳求道:“大哥,大哥,别这样,有钱,有钱,我的钱在里面,马上拿给你。”

  “菲老”也没有想到印春荣两人竟然在实力悬殊那么大的情况下贸然行动,一时惊呆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由于腾不开手去开门,印春荣只得对“菲老”吼道:“愣着干什么,快去开门 !”

  看着印春荣杀气腾腾的眼神,“菲老”不敢怠慢,只得乖乖跑去把门打开。

  门一开,早已埋伏在门外的战友一拥而入,四名毒贩全部缉拿归案。

  很多人习惯问印春荣,遇到这样的险境到底怕不怕?印春荣说:“后怕肯定是有的,但实际上,现场连害怕都来不及想,因为害怕也退不出来,最好考虑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

  在禁毒战场上,永远没有预先设定的剧本。事先拿出一万套预案,可能行动时一套也用不上。总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人毫无防备,没有事先准备的台词,靠的只能是随机应变。

  

  夜色渐浓,华灯初上。

  印春荣五指用力,将茶杯重重砸在茶桌上,茶壶中正在翻滚的开水被震得摇晃起来。

  讲到动情处,印春荣思绪翻涌,心潮澎湃。

  同毒贩作斗争,随时都有流血牺牲的可能,很多时候,明知道有危险也要上,每次行动都有一只脚是踩在生死线上。

  那一刻,必须做自己命运的导演。

  2002年7月23日,保山公安边防支队获取一条毒品线索,一辆载有毒品的东风牌货车正在行驶在前往昆明的途中。印春荣随即带领专案组迅速赶到该车将要通过的路段设伏。当嫌疑车辆进入专案组视线时,印春荣手举停车牌示意该车停车检查。嫌疑车辆驾驶员不但不停反而加大油门直冲过来。印春荣疾身闪过,随即一个箭步跃上了驾驶室门外的踏板。驾驶员见状拼命扳他的手,企图将其推下车。印春荣立即拔出手枪,严厉警告驾驶员停车接受检查,迫使驾驶员将车停下。专案组立即将其抓捕,当场从该车运载的木板下查获海洛因11.5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

  2003年7月16日,印春荣带领专案组在德宏州潞西市遮放收费站对一辆运有毒品的吉普车实施堵截。

  眼看罪行暴露,毒贩竟然疯狂驾车冲卡逃窜。说时迟,那时快,站在收费站站台的印春荣顾不得多想,一下冲了上去,一手死死抓住车门,一手与毒贩争夺方向盘,厉声喝道:“站住,你跑不掉的!”

  印春荣的双脚被吉普车拖在地上,鞋子、裤子都磨烂了,鲜血直流,车内毒贩猛击他的面部,他忍着剧痛就是不松手。

  被拖出几十米后,吉普车“砰”一声巨响,撞上一棵树后翻下山坡。战友赶去支援时,看到印春荣还紧紧地抱着毒贩,头、肩、背、腿都伤得血肉模糊。

  看到毒贩车内缴获的62公斤海洛因,印春荣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迅速对毒贩进行讯问。

  禁毒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每个毒贩都不会坐以待毙,在面临被抓捕时,他们时刻都在选择机会,准备给你致命一击。印春荣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至少还活着,而他的许多战友,已经为禁毒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2016年3月,普洱公安边防支队侦查队队长杨军刚在缉毒任务中壮烈牺牲后,爱兵如子的印春荣留下了伤心的眼泪。杨军刚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优秀侦查队队长。杨军刚的牺牲让印春荣犹如万箭穿心。

  但不论多么悲痛,都要擦干眼泪继续战斗。印春荣亲自带队日夜奋战30多天,终将毒贩缉拿归案。  

  

  窗外霓虹闪烁,璀璨夺目。

  印春荣抿了一小口茶,坐直了身体。稍微变换了一下姿势,让他感到舒服了许多。

  由于岗位的调整,印春荣放下了缉毒的冲锋枪,拿起了指挥棒转向了幕后指挥。他并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更觉得责任重大,如何带领队伍打胜仗,成了印春荣的新挑战。

  2011年3月30日,印春荣到畹町边防检查站任政委15天之后,就带领情报侦查科查获毒品7公斤。据毒贩交代,毒品将卖给芒市的一个景颇族人。

  专案组在芒市顺利地抓获了那名景颇族毒贩。

  经讯问,发现他与龙陵的一名毒贩还有联系。专案组又带着毒贩继续赶到龙陵。由于时间仓促,专案组在龙陵没逮着毒贩,毒品也不知去向。

  突发状况让印春荣心急如焚,他连夜从畹町赶到龙陵,一路都在想如何补救。

  印春荣没指责任何人,而是亲自带领专案组查看现场,寻找线索。遗憾的是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对方是什么人,驾驶的车牌号是多少都不知道,要想找出毒贩,简直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但越是困难的时候,就越能激起印春荣的战斗欲望,他一边派人封锁了交通要道,一边调看所有卡口的监控录像。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仔细排查,终于在进入龙陵加油站的一个卡口的视频中,发现一辆可疑车辆,并根据车辆信息排查出四名可疑人员。

  在印春荣的亲自指挥下,从对毒贩一无所知,到锁定可疑人员,只用了短短两个小时。专案组成员提在嗓子的心落了下来,由衷佩服:姜还是老的辣。

  印春荣乘胜追击,毒贩藏匿在医院角落的车辆到被成功找到,还抓获两名可疑人员。

  随后,印春荣亲自上阵,对嫌疑人展开心理攻势。几番较量之后,毒贩终于松了口。根据毒贩的交代,案件顺利延伸侦办到了文山、昆明等地,又抓获毒贩5人。

  案件侦办完以后,所有人都被印春荣临危不乱的指挥所折服。但印春荣深知,光靠自己一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他注重传帮带,只要有空,就会亲自指导下属办案,把多年的缉毒技战法和边防工作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官兵。

  2014年8月,印春荣担任云南省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作为部队主官,印春荣既要经常思考维护边境安全稳定的各项重点工作,也要随时面对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

  2015年9月20日,普洱公安边防支队流动查缉组在对一辆由普洱市区驶往景东县方向的黑色本田轿车进行检查时,驾驶员罗某和随行人员王某显得神情紧张、言辞闪烁,引起了查缉官兵的怀疑。虽然对车上物品检查后并未发现违禁物品,但轿车后备箱内一股异样的香味让侦查员小朱一下子警觉起来——“冰毒?没错,就是冰毒!”侦查员小朱十分确定这就是冰毒的气味,而且气味如此浓烈,他判断这辆车在近几天内一定运过冰毒,而且数量还不少!但当时车内没有查获毒品,没有人赃俱获就无法实施抓捕。

  在检查无果的情况下,查缉官兵向印春荣做了汇报。

  多年的缉毒经验告诉印春荣,这两个人有运毒重大嫌疑,而且“鱼”还在“水”里,还没有出货,于是果断决定“放长线钓大鱼”。他指示查缉组不动声色地予以放行,同时派出2名侦查员驾驶地方牌照车辆对嫌疑车辆进行跟踪。

  21日18时45分,侦查员报告:嫌疑人王某驾驶黑色本田轿车开进某租车行后,从车行开出一辆丰田越野车,在景东县城边的公路上来回行驶,并不时在接打电话。22日10时许,王某又驾驶丰田越野车从景东县驶往景福乡,并在景福乡某宾馆开了一个房间。这一变化让专案组非常疑惑:景福乡偏离交通主干道,不论是去普洱还是到昆明都不方便,而且也绕不过公安检查,取道景福乡运毒绝非明智之举。

  “老狐狸在摆迷魂阵”。在仔细研究过辖区地图后,印春荣判断,此次王某换车乃是“鱼目混珠”,在公路上行驶是在“探路”,这辆丰田越野车上没有冰毒,这应该是嫌疑人“调虎离山”之计。

  印春荣立即调整预定方案,将专案组分成三个小组:第一小组继续监视王某的动向;第二小组在景东至昆明必经公路的合适路段设伏;第三小组密切监控留在景东县宾馆的罗某。

  一张无形的大网就此张开,只待这两只狡猾的“狐狸”露出破绽了。

  22日15时25分,第一小组反馈称,王某开着丰田越野车还在乡村公路上兜圈圈。印春荣指示第一小组“将计就计”,抵近跟踪王某的丰田越野车,第三小组密切监视罗某并及时向设伏的第二小组通报其行踪。

  抵近跟踪王某果然让罗某认为公安边防官兵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15时45分,罗某从车行鬼鬼祟祟地开出一辆别克轿车,在县城兜了几圈后便往出城方向驶去。黑色本田轿车停在车行,丰田越野还在路上兜圈,一套戏演完这辆别克轿车才粉墨登场,必是藏毒车辆无疑!

  “收网!”紧盯着监控视频的印春荣,在普洱公安边防支队指挥中心向280公里外的专案组下达行动命令。三组官兵同时出击,迅速控制犯罪嫌疑人,当场缴获冰毒46.99公斤。一场因可疑线索发现端倪,并调兵遣将指挥部署人赃并获的缉毒伏击战完美收官。2名犯罪嫌疑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自以为高明的暗度陈仓运毒诡计,却难逃印春荣法眼。

  这样的精彩的案件,在印春荣28年的缉毒生涯中,只能算得上是一幕小插曲。

  在普洱,公安边防支队官兵的执勤执法任务非常繁重,天天有勤务、时时在战斗。

  2015年11月,印春荣接到报告: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侦查队在对一辆轿车依法进行检查时,查获了2支手枪、511发子弹和少量毒品。根据多年的缉毒经验,印春荣判断这绝不是一起简单的贩毒案件。于是他带领专案组连续奋战一个多月,最终在一个犯罪嫌疑人的临时住宅里,抓获犯罪嫌疑人11名,查获毒品13.7公斤、枪支10支、子弹1050发,成功打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中缅边境的特大武装贩毒团伙。

  在印春荣的示范带动下,普洱市公安边防支队先后有358名官兵立功受奖。3年来普洱公安边防支队共缴获各类枪支2755支,边防辖区治安案件发案率下降67%,刑事案件发案率下降40%,地方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满意度达100%;破获贩毒案件105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127名,查获毒品3.182吨,占普洱市查获总量的 40%;缴获易制毒化学品919.2吨,位居全国公安边防部队第一名。

  由于长期超负荷、高强度工作,印春荣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在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后,他一直坚持带病工作。

  “我并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这个优秀集体中的代表,为了缉毒的事业,多少优秀的警察倒下,我相信他们比我更值得人们尊敬和铭记,我所获得的荣誉,都属于我们公安边防部队这个优秀的集体!”印春荣收住了回忆,说道。午夜已过,喧嚣的昆明城安静下来,忙碌的人们进入梦乡,印春荣放下手中的茶杯,赶往机场去搭乘最早的航班。

  汽车飞驰在机场高速,整个城市笼罩在静谧的夜空下,安详得如同故乡久违的湖面。只有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的人才会知道,平静是如此可贵。(全文完)

  (作者为云南边防总队训练基地政委)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