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格尔木铁警

高原之上不一般的生活

2017年12月14日 14:57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23期   作者:王希泉   

    乘火车进藏,必经格尔木市。从某种意义上说,真正的高原之旅,是从这里开始,就连火车也要在此换上适应高原条件的车头,才能继续前行。格尔木铁路公安处也设在这里。公安处在铁路沿线设立着派出所,派出所下面还有警务区,民警们就日夜守护在这里。2017年夏天,记者去采访,耳闻目睹了民警们每天巡着线,报告着平安,消除着铁路安全隐患的大事小情,安排着与业务相关或者不相关又必须干的事情。那些事情,也许是我们闻所未闻的。

    比如,半夜驱熊。人们都知道青藏高原戈壁滩上有藏羚羊,大森林里才有熊,其实戈壁滩上也有熊。

    201511月初,夜里11点左右,雁石坪警务区的报警电话响了,布玛德车站附近,防护网内发现一只熊。顺便说一声,雁石坪警务区的海拔在4712米,夏天也会雪花飞舞,铺个银色世界,更不要说是冬天。

    接警的民警名叫尹海涛,他穿好衣服往外走,狂风裹着漫天飞舞的大雪片子,把一切遮得白茫茫,气温无论如何也有零下20摄氏度了。在那里,极寒气温能达到零下40度。尹海涛发动警车,出发。路上尽是冰雪,不敢开快。车上有铁棍,有铁锹,有电警棍……

    这狗熊,不冬眠,跑出来搞事情。

    30多公里的路,开了两个多小时。在距布玛德车站5公里的地方,他看见一片被摁倒在地的防护网。白天巡线路过时还好好的,看来熊就是从这里进去的。再往前找,雪白的地里有个大黑点,幸好此地离109公路不远,用望远镜一看,正是这个大黑熊。警车开到前面去,再转头往回走,从熊后面兜上来,开着灯,往倒下的防护网方向撵。警车不敢鸣警笛,也不敢靠太近,在大约五六米的距离,放下车玻璃,吆喝着,给点动静就行,让熊往前走,不能把熊惊了,这都是有经验的老民警传下来的经验。熊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小心眼里也有害怕,所以就得借着它怕的那点劲,把它赶出去。如果那家伙一急眼,掀翻一辆汽车真是容易。

    就这样走了三公里,熊从摁倒的防护网处跑了。尹海涛长出一口气,才觉全身被冷汗湿透。谁遇到这事不出冷汗?

    人生中碰上熊的机会太少了,尹海涛就中了这个彩。但小小的可恶的蚊子几乎是人人可碰到的,格尔木铁警碰到的蚊子也不一般。

    这是记者在与大家聊天时聊到的。有一个连湖铁路派出所。连湖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两个相隔数公里远的湖,中间有河道相通,一个是淡水湖,另一个却是咸水湖,两个湖共用一个名:连湖。还有雅人在连上加妙笔,便成莲湖。连湖地区生态好,物种丰富,民警则受了苦。有这样一个故事,某年夏天,一民警调到这里,所领导来接站,接过新民警的行李,便大步流星往屋里跑,还喊新民警:快点快点。新民警心里想:哪里有这样的领导。他就还正常地往屋里走。拉开门进屋,突然觉得脑门奇痒,用手一摸,整个脑门肿了起来,一照镜子,红红的。所长拉过来他就抹各种药,止痒。原来这都是被蚊子咬的。那里有个顺口溜,其中一句是:三个蚊子一盘菜。

    这个故事无从考证,大家都这样说,也许稍有夸大,但应当是存在的。

    在高原地区当铁警,必须承受众所周知的艰苦,也还要承受只有他们自己才能知晓的生活滋味。

    采访中的一个小细节,让我不能忘记,当我跟他本人说起时,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当时采访的对象是沱沱河铁路派出所的教导员贾森团。与我一起采访的,还有青藏铁路公安局的团委书记闫晓宗。贾教导与闫书记是熟人,他们一见面,闫书记问候了一句:你胖点了。贾教导摇头:是有点肿。贾教导所在的派出所,地处海拔4600多米唐古拉山镇。氧气约为内地的百分之六十到七十,他的胖也就是肿,是长年缺氧造成的结果。

    后来在与贾教导的联系中我提到这件事,他说他根本不记得。我相信他确实不会记得,因为在缺氧状态下生活,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正常得像要喝水一样。

    在多数人的心中,青藏高原如神一样的存在。也让到过这里的内地人知道什么是缺氧。他们把自驾甚至骑行到拉萨,当作追求,也更类似一种仪式,他们沉浸在仪式中,一位金发碧眼的北欧男士也是如此,缺氧对他们来说,只是概念。也正是如此,多少人在途中因为缺氧,不得不偃旗息鼓,包括那位北欧男士。

    那是夏天,夏天的时候草木生长,氧气含量比冬天还要高一些。北欧男士骑着一辆价值十万元左右的自行车从格尔木出发。随着海拔升高,空气稀薄,他是越来越喘不上来气,缺氧的结果是手脚不听大脑指挥,大脑在天旋地转,转得睁不开眼睛。不过他认识汉字,意识也还清醒,也知道万般无奈之下找警察,于是鼓着力气,推着自行车进了沱沱河铁路派出所。警察立即给他吸氧。民警们为了对付缺氧,每个人的床头都有一个氧气钢瓶。当时带班的是副所长单保兴。经过沟通,决定让他坐当天晚间的火车回格尔木,火车上有氧气,能够保证他的安全。然而,他的那辆自行车由于超长,不能带上火车。北欧男士犯难,这难不住警察,每年要办许多此类事,多得记不住,民警让他放心,来到109公路旁,拦一辆往格市的汽车,说几句客气话,人家就答应了。民警把司机电话留给北欧男士,让他们联系约好取车地点,完事了。

    其实,行驶在青藏109国道上的司机们,都是很愿意互相帮助的,他们坚信,大家都出门在外,都会遇到难处,互相帮个忙,是帮别人也是帮自己,他们也乐意助人。

    在青藏高原天蓝云美人淳朴的地方生活得时间长了,内心会有所改变,前面提到的铁警尹海涛告诉我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他的家在山东肥城,就在今年夏天回家的时候,有一只马蜂飞进了屋里。要在以往,定会把马蜂除之。而这次,他竟不忍,打开窗户,赶一赶,把马蜂轰到外面去了。他自己说,变得心软了。

    心软了,有什么好或者不好么?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