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为了那如海的森林

2017年12月14日 14:59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23期   作者:高克芬   

  吉林白山,一座森林簇拥的小城。仇景利,是这里的森林警察。

  他是靠伐木养大的。甭说爹妈,就连爷爷、姥爷,都是林场的老职工。在油锯的欢叫声中,仇景利长成了一米八二的大个儿,外号“大利子”。当他从警校毕业,风向反转,国家已由“限伐”转为立法保护森林。他的使命,变成要维护林区的一草一木。

  对手,分“皮鞋”和“草鞋”。皮鞋,即老板,负责盗伐、偷运、交货的组织者,挣得最多;草鞋,即卖苦力的,比如伐树,砍一根“坑木”挣七块钱,实不知这根木头到了小煤窑能卖二十五。此外,还有“溜线儿的”——负责监视警察、通风报信,类似侦察兵……分工相当明确。

  盗伐,多发生在冬季——天气干,木材水分少,便于偷运。而这也是抓捕、打击的最佳时刻。有时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深夜野外“蹲坑儿”,截获偷运木材的卡车;也有时,得信儿对手把牛、“四不像”(一种方形的柴油车,也称“怪物车”)都备好了,就知要动手了……

  不动手的顾忌,是对警察“不放心”。同住一座小城,你侦查他,他也在“监控”你,甚至你出行,都有汽车、摩托车尾随。人家也走路,你能抓起来法办吗?

  这天,仇景利下班,从单位回到家。他把摩托车放进门道,却闪身出来了,往家打个电话:“妈,您把我屋的灯开开,整宿都别关啊。吃饭别等我,我还有事儿……”当妈的,不知这警察儿子搞什么名堂,只好照他说的做。

  仇景利在街上观察、接连地打电话。待时间差不多了、心里有谱了,便拦了一辆出租车,接上另两名同事,让司机加满油,深夜出城了。去哪儿?大山深处的楞场。

  楞场,就是盗伐林木的现场。仇景利知道,今晚那里会有人,把前些天盗伐的木材,趁夜色偷运下山……

  他已经给对手造成一系列的错觉,让“皮鞋”放心的电话,肯定已经打出。哪怕“溜线儿的”发现他没在家、没回单位、没在哥们儿聚会的饭局上,是打出租车出城了……晚了,没辙了,电话已经不通了,“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对,这正是仇景利要的时间和效果:大山,手机没信号!你不知道我来了、抓现行犯罪来了。

  下了出租车,三个人开始爬山。东北的冬夜,在林子里走路,是一件极其危险、极其艰苦的事。为了国家的森林,为了维护法律,甘愿吃苦当这样的森警,无怨无悔!

  突然,身后亮起了礼花弹,把周围的山峦照亮了。

  小仇登时反应过来:这是报信儿!在手机打不通的情况下,对手竟然以礼花弹作信号!

  刻不容缓,仇景利掏出手枪,朝天鸣枪,然后大喊“警察,都别动!”往上冲,脚下,磕磕绊绊;手、脸被枝枝杈杈刮得生疼,根本顾不上了……

  仇景利从警18年,四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被评为省级森保系统优秀人民警察。20179月,调任白山市长白县森林公安局政委。

  从白山市区到长白县,280公里!那是一片如海的森林。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