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暑期工”招聘猫腻

2018年01月03日 14:22    来源:人民公安2017年24期   作者:胡杰   

  每到寒暑假来临,大中学生们想通过网上中介找份临时工作时,骗子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好时候就到来了。这像每年河流的汛期要来一样,周而复始——

  “暑期工(星巴克)日结”

  要放暑假了。西安某大学在校学生唐诗和朋友小程、小江决定,找一份暑期零工做一做。一是多接触一下社会,积累一些人生经验;二来也挣点零花钱。毕竟已经长大成人,不好老是掌心向上跟父母要钱嘛。

  年轻人,办任何事首先想到网络。找工作这事儿,他们当然也是到网上踅摸。7月5日上午,小程先在“58同城”网上看到一则“暑期工(星巴克兼职)日结”的招聘信息。按着上面留的电话打过去,人家说,应聘的人比较多,需要到未央区玄武路凯旋大厦18A01室去面试。用手机地图一查,凯旋大厦就在地铁二号线大明宫站的D出口楼上。哥儿仨决定,马上就去凯旋大厦看看。

  中午11点半,他们找到了地方。接待他们的,是一个瘦瘦的年轻人,自称“缑经理”。缑经理说,他们是一家人员管理公司,星巴克职位满了,但可以把他们介绍给新城区五路口一家咖啡厅工作。具体做什么事儿呢?哥儿仨挺好奇。“后厨!”缑经理回答得挺肯定:“你们如果愿意去,要签一个协议,每人交400元的押金。等你们工作一周后,拿收据来,我们给你们退钱!”缑经理二十五六岁,中等个头,瘦瘦的,看上去像邻家哥哥一样亲和。

  “好的、好的,我们再考虑一下。”小唐他们仨出门时,缑经理客客气气地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在这座城市里,虽说也泡过酒吧、蹦过迪,但都是同学生日之类的时候偶尔去过一两回。说到咖啡厅,小唐他们仨还都不曾在有这方面的经验,更不知道到咖啡厅的后厨能干什么。“除了磨咖啡,还会做一些西式简餐吧,比如三明治之类的东西。”小江小声跟两位朋友嘀咕。不管是学磨咖啡,还是做简餐,对这三个年轻人来说,其实都挺有诱惑力的。有了这咖啡香味飘进脑子里,哥儿仨下午再照着手机上的招聘信息转别的地方,就都觉得像手里的瓶装水一样寡淡无味。本来,他们一开始就对到咖啡厅打工蛮有兴趣,只是因为400元押金的门槛,才让他们犹豫起来。

  转悠到下午5点多,哥儿仨分析了可能找到的工作的各种利弊,最终决定,早点去凯旋大厦吧,别等人家下班了。人家不是说了嘛,工作一周后,拿着收据给退钱嘛。

  还好,中午接待他们的那位缑经理还在,神情依然是那么亲和。缑经理让他们仨一人填了一张《入职申请书》,然后领他们到财务上,每人收了400元,给他们一人开了张收据。“不好意思,印泥没了,今天给你们盖不成章子了。”财务也是个小伙子,他把三张没白条子撕给哥儿仨:“先拿着,要盖,明天来。”缑经理加了三个人的微信,亲切地拍拍他们的肩膀:“好了,回去等通知吧。”“不签协议吗?”小程嘴快,其实小江也想问。“不用了,有这个申请书就行了。”

  回去时,哥儿仨专门绕道去了一下五路口。可是,五路口可以指地铁一号线的一个站点;也可以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周边下一个公交站点以内的地方,都在其范围内。缑经理可没跟他们说,那家咖啡厅究竟在什么位置。原本说好第二天一早就能去上班的,一夜不见动静,第二天上午小唐就代表哥儿仨打电话问缑经理。“你当找工作是在市场上买菜那么简单?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嘛,工作找好了,我会马上微信通知你们的。”电话里,缑经理的态度可就相当不耐烦了。

  钱已经交出去,就算拴死套牢了。哥儿仨没辙,只好硬着头皮再等信儿。可一想起昨天收据上没盖章子,就觉得这是个隐患。万一,以后退钱时,人家不认怎么办?这样一想,哥儿仨就决定再跑凯旋大厦一趟。除了盖章,也顺便催催缑经理。

  下午4点半,哥儿仨又来到凯旋大厦。可是,18A01房间却大门紧闭。今天是星期四,这家公司怎么会不上班呢?门口,还有四个年轻男女。一问,都是没找到工作来这儿要求退钱的,而且,都来过几次了。

  打通缑经理的电话,他一句“正忙着呢!”就挂了电话。再打,干脆就不接了。原来,这家公司是在耍流氓啊!

  哥儿仨彻底被激怒,他们决定报警。

  水杯还搁桌上呢

  凯旋大厦是一栋商住两用楼,里面既有住户,也有出租的写字楼。未央分局大明宫派出所民警余家驹出警时看到,凯旋大厦18A01室房门确实锁着,这家西安宏智财景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员工不知去向。找了物业,物业提供了房东的联系方式。联系了房东,房东又给了租房子的人的电话。此人名叫李强,余家驹电话打过去,是空号。

  余家驹和同事又来到大明宫工商所。这家“宏景智财”公司在工商所登记的法人代表名叫杨鑫,另外两个股东,一个叫李强,另一个叫赵凯。杨鑫、赵凯的电话也一个也拨不通。房东说,租房子时,这三个人一起来的。那个杨鑫,房东还叫得上名字。

  有警察、房东在场,物业人员弄开了宏智财景公司的门锁。进去一看,除了没人,没什么不正常呀。公司的隔子间里,员工喝了一半的茶杯都还搁桌上呢。可民警发现,这家公司其实除了办公的桌椅,连一片完整的纸都没有了。

  这些年来,涉众诈骗案呈井喷式高发,而公安机关的警力有限,一般来说,5000元以下的诈骗案,派出所只能作为治安案件立案。以大明宫派出所为例,一个月光刑事案件就要立170起左右,每个刑警手上都有一堆在办的案子。像这样一起每人被骗400元的案子,值不值得投入大量警力进行侦查呢?

  所长郭广强认为:尽管这起案子案值不见得有多大,但一定要查下去。这种以暑期工为诱饵的中介公司,坑的多是在校的大学生、高中生。对于他们来说,这段经历可能就是走入社会的第一堂课。如果任由骗子逍遥法外,不仅他们还会继续骗人,这些受骗的年轻人刚刚开启的人生之路,也会蒙上一层阴影。所以,大明宫派出所不惜代价,也得把案子查个清清楚楚。

  那么,仅有唐诗等三名报案人,就远远不够。民警起草了一个通告,让物业贴在了18A01房间的门上。通告说,宏智财景公司涉嫌诈骗,让受害人尽快到大明宫派出所报案。但是,通告贴出去后,效果并不明显。刑侦所长赵朝刚提出,让受害人唐诗通过朋友圈在手机上发布这一信息。这下,在大明宫派出所每天都有宏智财景公司的受害人来报案。半个月内,报案人已经达到了97人。

  从受害人报案的情况看,宏智财景的工作人员多数用的都是化名,或者像“缑经理”这样,不留具体名字。公司员工的电话、工作微信和QQ号,也都是临时使用。杨鑫不接电话,余家驹就亮明身份,添加了他的微信。从此,杨鑫每天都会收到余家驹要求他到派出所来接受调查的通知。有警察天天在屁股后面追,总不是件轻松愉快的事儿。这个杨鑫东拐西绕,居然托了好几路熟人找余家驹说情。“让他先来所里!”余家驹是个湖北人,他用湖北味的西安话跟谁都这么说。在杨鑫微信“嘀”声一响就毛孔紧张的时候,余家驹还在埋头苦干,加紧搜集他的各种信息。一天,杨鑫发现警察连他女朋友回岐山老家坐哪辆大巴都能知道,终于扛不住了。7月18日,杨鑫到大明宫派出所来投案了。

  “不敬业”的员工

  杨鑫是陕西白水人,27岁,长得高高胖胖。他的西安宏智财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注册于2月份,6月23日才搬到凯旋大厦。到7月5日关门,总共在凯旋大厦营业了12天。这12天一共接待了多少求职者呢?他说不清,因为公司根本就没有账目可查。求职者留下的收据存根,都在当天就要销毁了。开公司,他们就是以骗求职者的钱为目的。比如,招聘广告上说的肯德基、麦当劳和星巴克,人家企业从来也没有委托过他们寻找求职者;而他们也不曾跟这些企业联系过。

  除了两个合伙的股东,杨鑫交代,他手下还有四名员工,他们分别从事“来访”和“面试”两种职位。做“来访”的,负责在网上发布虚假的招聘信息。除了小唐他们上当的“58同城”,还有“赶集网”、“自联招聘”和“百姓网”等。在网上,“来访”留下自己的工作电话。有人来电话咨询,他们负责接待。干“来访”的,不需要相貌要求,但要特别会说话。电话里话不可能说得多,但几句话就得说得人想来公司看看。人一来,“来访”的任务就算完成,把人交待给“面试”,完事儿。

  干面试的,甭管男女,就都得有点形象、气质。他们的工作也不复杂,但要会看人下菜。人家冲着肯德基、星巴克来的,你总不能说,给人家找的工作正是肯德基、星巴克吧?人家上门一问,不就穿帮了吗?空气一样的工作,也得看人下菜,给人家说得真真的。不见人下来,也得楼梯响。对于“面试”来说,那份《求职申请表》不过就是件道具。节目演完,领到财务上去交钱,才是玩真的。后来,民警统计凯旋大厦的受骗者发现,他们中,大学生、高中生占到了七成以上。少的被骗200元,多的被骗800元,他们大部分和小唐哥儿仨一样,一人被骗去400元。

  一般来说,面试都会答应,三天之内会给人家通知。三天之后,怎么办?那也好说,网上不是有海量的招聘信息吗?随便下几个微信发给人家,先糊弄着。有个冲着麦当劳来应聘的大学生,就这样被“面试”糊弄到一家快递公司分拣邮件。干了半天,那个小伙子不愿意干了,来公司要求退钱。这些交过钱的应聘者,在宏智财景公司被称为“售后”。每天,都会“售后”登门来,不是催问工作,就是要求退钱。遇到这种情况,“面试”们的办法就一个字:拖!他们最常见的说法是:退钱,需要我们经理审批,而且需要15个工作日。你说经理在哪儿?经理不在。出差了。至于那个不愿干快递分拣工差事的大学生,在公司眼里,倒是个难得的活广告:看,公司不是不给人介绍工作;是介绍了,这个人不愿意去干嘛!

  不管“接待”还是“面试”,都是不拿工资的。至于提成,每个人拿的比例也不一样。比如“面试”唐诗等三人那个“缑经理”,因为是有经验的老手,他一单可以拿到55%的提成呢。

  “缑经理”缑某,全国只有一个。专案组调出此人的户籍信息让唐诗等人辨认,三个受害人确认,就是这个人。几天之后,缑某就在一家网吧被民警抓获。

  缑某的真名也就杨鑫知道。在这儿干的员工,大多用的是化名。有的对应聘人员用化名,在公司内部用真名;有的即使对内部的人,也隐瞒了真实姓名。因为是临时扎的堆儿,有的人,大多数员工就知道他一个“胖子”之类的外号。

  缑某到案后,交代了化名“刘欣”的时某。23岁的时某是咸阳人,短发、戴眼镜,一张如刀利嘴,即使面对警察也不减锋芒。民警从她的手机上调出了她发送的各种招聘信息,有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的,有酒店服务员,有超市促销员的,问她都是哪个具体单位的,她一概称不知道:“那几天来公司应聘的人少,我就临时做了几天接待。信息都是转同事的。”民警问她:“你给别人介绍工作,却对这些工作岗位什么都不知道,你解释一下原因。”时某的回答居然是:“说明我不敬业呗。”她自称就是公司里一打酱油的,也就是混日子的。“那么,你能给求职者安排你微信上说的那些工作吗?”民警再问她,她承认:“不能。”

  这个时某也算个老江湖。18岁时,她就曾因涉嫌诈骗被西安某派出所传唤过。当时,她干的就是这一行。也就是说,她在这一行当里,至少已经有五年的从业经历了。在凯旋大厦干,她的提成和缑某一样,也是55%。

  公司套公司

  时某说,她的招聘信息转自同事“张盼”和“王婷”。民警加了这二人的微信,将她们传唤到派出所。

  老家在旬邑化名“王婷”的王某,也是个“资深”从业人员,而且是公司的“金牌面试”。在凯旋大厦的12天里,她的收入是8000多元。另外,还有一个“金牌面试”。这个脸上有疤的安康人汪某,还是另一个公司、西安秦衡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时某、张某、王某等,其实都是秦衡公司的人。

  据杨鑫交代,在凯旋大厦18A01室里,同时有两个公司在办公,虽然只打了宏景财智公司这一张招牌。

  杨鑫说,秦衡公司的老板叫李欢欢,是这个行当里最资深的员工。起初,李欢欢给别人干,后来,他开了自己的公司。这号以骗人为目的的公司,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李欢欢的公司原先在小寨,他手下人手多、业务多。合在一起办公,会显得宏智财景公司更有人气,对杨鑫来说,是好事儿。

  李欢欢被传唤到大明宫派出所。“我哪儿是什么老板呀,我就是个普通的员工。”李欢欢说,他所在的西安秦衡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另有其人。在凯旋大厦这段时间,他的职位是“面试”,总共收入了6000余元。民警再到工商所一查,发现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叫罗某,另有包括汪某武在内的三个股东。那么,李欢欢究竟是个什么角色呢?

  调查杨鑫的资金来源,结果发现,在12天里,他一共收入了4万余元。而他的钱,是由李欢欢的支付宝转过来的。也就是说,李欢欢应该是杨鑫的上线儿。随着罗某的归案,谜底被揭晓了:这家秦衡公司是2016年9月份李欢欢让罗某出面去注册的,在这个公司,老板仍然是李欢欢。李欢欢很早就在这个行当里混,曾经是宏智财景股东赵凯哥哥公司的员工。通过赵凯,他认识了杨鑫。钻进这个缺德的行当,这个29岁的年轻人已经把户口从甘肃环县老家迁到了西安,并且在西安已经买了两套房子。兔子不吃窝边草,可这小子啥草都吃。在民警传唤他们期间,他还骗了罗某一万元,说是要替他打点办案民警,好让警察放罗某一马。

  到10月13日,本案涉案的20名犯罪嫌疑人中,有13人已经被刑事拘留。10月15日,大明宫派出所举行了一个赃物发还仪式,将五万余元现金发还到131名受害人的手中。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