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一个警察的森林往事(下)

邂逅一个警察的思想森林

2018年02月27日 14:43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03、04期   作者:胡玥   

  一个人的执著

  那日随翁世连走进他守护的那片原始森林,我发现走进大森林里的翁世连像自由的鸟儿融进了大森林,也像鸟儿一样自由地歌唱着。他的歌声浑厚质朴,和着风吹过树梢的哗啦声,和着林深处各种的虫叫鸟鸣,他是那个引吭高歌的领唱者,那歌声,穿透远山远树和溪流,回声悠扬。这人声和自然浑然一体的和鸣直击心灵。我以为翁世连一定受过专业的训呢,他却笑说,他喜欢唱歌,在唱歌这件事情上他特别执著,执著地自我进行哼鸣的训练。我说很难吧,他说,不难,什么事只要执著做下去都不为难。哼鸣的具体训练:丹田气通过鼻腔进入头腔 ,提臀收缩丹田,下沉的气息扩张脊椎骨下端的两肋,打开后槽牙,打开声门,舌根放松,气息在后腰下沉的气息上。鼻孔张开,用丹田的弹力发“嗯”……长期坚持哼鸣训练可以获得头腔共鸣。

  关于执著,翁世连以自己从20岁到56岁这36年对警察生涯的坚守和热爱做了最好的注脚和诠释。他说,每一人生,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跋涉人生。从咿咿学语到读书识字,从学习文化到成就事业,无处不饱含着艰辛,无处不需要耕耘。在跋涉中,还要面对困难、面对打击、面对挫折,而这一切,唯有执著,才能让我们坚持,让我们成功,让我们活得坚强坚定且无怨无悔。

  一个人的山林湖海

  翁世连生在林区,长在林区,用尽这一生的气力都在守护着这片林区。当他工作感到疲累和压力无处释放时,他喜欢一个人登上高高的长白山,临风而立,万木前头,山高谷深水急,森林绿如碧波漾面。这就是他尽职尽忠相守的地方:祖国版图的“鸡冠处”。如若从更高的天空鸟瞰这片山林湖海,就像神域遗落凡世的一块翡翠美玉,这就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长白林海”,是他36年矢志不移守护和保卫着的有“绿色长城”之称的大兴安岭长白山脉。

  这里有青山一碧万顷,有秀水千回百转,有香花姹紫嫣红,也有起死回生的仙草妙药圃,这里,还是野生动物的美丽乐园。

  森林作为生物物种的基因库,它的增加,意味着生物多样性在改变,野生生物的数量也在增加。

  翁世林从自己生活的林区周边,能感知到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在迅速增长。

  仅长白山脚下的松江河而言,野生动物活动的迹象表明,动物们原生态的种群发展,已经步入到复苏和高涨时期,这是务林人的骄傲,是长白林海繁荣和发展的见证,也是一个森林护卫者的欣慰和自豪。

  寒冬腊月,百只小山雀集群进驻居民区觅食;斑鸠在大雪天成了林场的“常客”;乌鸦同家犬抢食大战时常上演,偶尔,也会偷偷叼走邻居家冻好的馒头;而在离林场不足2公里的近山,林场人发现雪兔蹄印斑斑,出没频繁。

  逢春之时,翁世连还发现飞龙晨曦在车库门旁避风卧宿,一觉醒来飞到院内树上观人景也是常有的事。最要命的是,近山遛弯发现了黑熊的踪影。

  盛夏。山鸡群居后山,雄霸一隅。偶或飞入街区误撞楼壁折羽而逃;野鸭、鸳鸯婉转啁啾于林场大院的蓄水池中,享尽林场人爱慕的美意;另有三五成群的狍子明目张胆下山偷吃林缘地带田地里正在生长着的胡萝卜缨。

  时值秋天,黑河林场已多次遭黑熊一家3口的偷袭。甚至连续掳走3只山羊入林享用;可能它已明了自己一族是受人类的法律保护的,最近一个时期更是肆无忌惮且登堂入室拍扁焖锅,捧走米面。尽管黑熊一家如此这般践踏民心爱意,尽管频频上了林场的黑名单,但却是受保护的黑三口。

  秋天是长白山林区丰硕的季节,野生的蓝莓、葡萄、五味子、圆枣子、松塔及各种蘑菇都备受人们的青睐。而市场的需求量也很大,其经济价值也很可观,正是职工群众创收的大好良机。百姓们都饶有兴趣地起早贪黑采集山货,共享着自己家乡纯天然、原生态、野生长的山果真菌;同感长白山林区实施天保工程后这丰厚的累累硕果。

  翁世连有空闲时也约上朋友结伙搭伴钻进山林中去采撷浆果和蘑菇。

  一个星期天。入山之后,大家都在高兴地寻找、采摘蘑菇,边采摘边聊着大天。而就在不经意的一抬头间,翁世连突然发现距离他不到两三米远的地方有一大一小两只狍子。

  “狍......”这同时,身后的朋友也看到了。

  “噓......” 朋友刚要喊,他急忙打了个手势,暗示别声张。

  他们静静地蹲在灌树丛后生怕惊扰了它们。

  大狍子卧着,警觉地抻着头,两只耳朵立得直直的,前后不停地在摆动。这是在观察动静呢。

  小狍子跪着两条前腿,撅着屁股依偎在大狍子的胸前,一派怡然自得的小样儿。不用猜,这准是一对母子。它们的全身都是草黄色,只有臀部是白色的,总听林区人说“狍子屁股白又白”,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而小狍子身上的褐色斑点还没有完全退去,像一只小梅花鹿,可怜又可爱。在这大森林之中能这样近距离面对如精灵般的野生动物实属难得。咫尺相距,简直是伸手就能触摸到她们光滑温暖的皮毛,听得见它们鼻息里发出的声响。大家谁都舍不得惊动这对母子,翁世连任凭腿麻脚木就那么蹲在灌木丛里一动没动......

  十几分钟后,又来了一队采蘑菇的人,有人大喊一声“有狍子”!大狍子惊身而动,领着自己的孩子疾风一般跑出了人们的视线。

  望着消失在林深处的一对母子,翁世连心生爱怜也心生了牵挂,他在心里默默祝福相依为命的母与子能安静安然地活在大美的自然中。

  长白山下,野生动物的趣闻轶事也成为森林人生活的一部分。其种群数量得到恢复和增加,是典型生态系统得到良好保护的结果。加强生态建设已成为林区人的共识。在开展生态教育、丰富生态文化、建设生态文明的今天,森林警察任重道远、责无旁贷。作为一个小小的森林警察,翁世连觉得自己的心跳与祖国改革开放、建设生态的脉搏是同步的!

  一个人的天空很蓝,蓝得有点忧郁

  日子高远。人生已过大半。可是这一生,翁世连一个人独处的日子也占大半。

  一个人的天空很蓝,蓝得有点忧郁。一个人的时候很自由,自由得有点孤单。一个人的时候很轻松,轻松得有点无聊。想念朋友的时候很幸福,幸福得有点难过。

  是的,一个人度日的时候总是很多,他时常叮嘱自己:曾经拥有的不要忘记,已经得到更要珍惜。失去的留作回忆,想要得到一定要努力。累了把心靠岸,苦了才懂得满足,痛了才了解生活,伤了才明白坚强。

  总有起风的清晨,总有暖阳的午后,总有绚丽的黄昏,总有流星的夜晚。

  他喜欢生命里单纯的渴望、安定和缓慢的成长。喜欢岁月经漂洗过后那种平白朴素的颜色,喜欢那种细水长流的情缘:朋友不在多,在于那种彼此间的真诚、善待和坦荡。那是可以让漂泊的心驻足的地方。

  生命只有一次,烟雨年华,散了就不在了,珍惜复珍惜。

  一个人一生能留下多少清晰的脚印呢

  一夜的大雪,在晴朗的早晨,鸟儿快乐的银铃般清脆悦耳之音,又在林间响起。走进山林,映入眼帘的山林银装素裹。翁世连将双手握成筒状放置嘴边,高声“啊啊”喊上两嗓子,然后在白纸样的雪地上走几步,回头欣赏深深的脚印。这脚印,使他想起了幼时蹒跚学步时留在青草坪上的歪歪扭扭的脚印;想起了学生时代留在山村小道上那充满泥泞深浅不一的脚印;也使他想起了参加公安工作后那次追捕逃犯路上留下的带有血迹的脚印......人生匆匆,旅途漫漫,一个人一生能留下多少清晰的脚印呢?往更深处走,森林里的雪野依然能看见狍子奔跑的身影,屁股上的白毛跟雪一样白。飞龙在雪洞里暖暖地睡了一夜,受惊动,钻出地面的雪洞飞上树,“吱吱”吵叫着同伴然后飞向远方……

  重归寂静的山林间,整个山林都又听见他踏雪发出的吡咕声,似《神曲》(?)中的某一音符,乐境奇妙!

  他知道,他走的是车道,积雪层浅薄,若去林中,跋涉及膝深的雪,踏碎雪表硬壳下面是砂糖般雪粒,流入鞋口立刻软化,凉意透骨。山场雪大的困难并没吓到生产中爬冰卧雪的林业工人,运材汽车早已从林业局上山开进楞场,集材的拖拉机拖着原木从大雪压青松的“万树松萝万朵云”的山坡密林里出来。4个工人抬着粗原木,稳步走上翘板往车上装木头。人喊马嘶,响亮的劳动号音回荡在山林蓝天白云的上空……

  雪后的山林,景致别有一番风韵。他喜欢在这片美丽的山林和一场雪不期而遇。

  一个人重回童年

  即使只在童年居住的地方重游,也会蓦然惊觉,那个若干年前用热情装点着自己的少年,已成为记忆中醉人的风景。于翁世连,重返童年故地,就是重返生命里的故乡。那儿,让他感觉自己正远走高飞,却不必害怕风筝断线;让他感觉树高千尺,又随时可以落叶归根。童年生长的地方,是一个人生命最初的摇篮,又是最终的归宿。是一种挣脱又是一种牵挂,是被祝福又是被等待,是最能唤起愁绪,又最能平顺心情的地方。他喜欢席慕蓉在诗中写道: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是一种模糊了的怅惘,仿佛梦里的挥手别离......

  翁世连对于自己的出生地,以及童年居住过的地方总是魂牵梦萦。当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他带她去看他儿时住过的地方,带她去看以前读过书的学校、玩球的场地,以及有着特别意义的一堵围墙——那是他在小学六年级时,曾翻栏进入运动场,只因为再看一眼隔壁班的女孩……

  另一年,翁世连独自一个人旧地重游,犹记得小时候,母亲一有空就牵着他和弟弟妹妹的手去林中玩耍,母亲充满幸福和温暖的眼神让他安心。上学读书时,母亲对他们要求很严厉,每次考试考不好就会挨训,可是训完后母亲照样为他们做出好吃的饭菜。在最困难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母亲也总是能像变魔术一样为他们变出各种美味。母亲烙的千层饼、煎得两面焦黄闻着喷香的黄花鱼,那香气游越过大半生仍在唇齿间弥漫不肯散去……

  这世间最最深情的道别

  莫过于自己跟自己的过往说声再见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从警之路已穿越36个春秋。当年那个青春年少的自己,如今已霜染华发。36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转瞬即逝,但漫步人生路却是一段悠长而美好的青春年华。

  翁世连怀想自己从当年一袭蓝白警服透出飒爽英姿,到如今一身藏青蓝略显知性稳重,从当年的红色领章到如今的“二杠一星”。虽然青春已不在,但36年的警察生涯却浓缩了一个人最为绚丽的青春和生命。

  曾几何时,为了早日缉拿真凶,他和战友们不分昼夜地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曾几何时,为了社区百姓的安宁幸福,他和同事们不知疲倦地走街串户调查走访。

  当看到林深处一家家静静绽放的灯火,看到一个个孩子甜美的笑脸,翁世连的心中感至无比欣慰与自豪!这一切,源自一个警察赤胆忠诚的信念、源自炽热的拳拳爱心、源自无怨无悔的付出。从警36年,他始终工作在基层一线:欢乐、迷茫、成功、挫折伴随着他成长、进步。他抛洒汗水,耕耘着一份执著与艰辛,也收获了一份成功与快乐。他自豪用自己的青春热血守护了百姓的平安,获得了许多荣誉。1983年他被吉林省林业厅评为严打先进个人,1984年六月被松江河森林公安分局党委任命为曙光派出所所长,1997年3月被吉林省森林公安局评为优秀责任区民警,2006年3月白山市公安局、白山市森林公安局评他为联系群众的典范,2012年4月他工作的警务室被吉林省公安厅以个人的名字命名为翁世连社区警务室。 这一切,为他的从警之路增设了一个又一个永不能降低的标杆。

  “守住一方平安”,简单的六个字是他心头最坚定的信念,他深知其中所包含的责任与使命。他每天打理着警务区的大事小事,认真履行着一名社区公安民警的职责:走街串巷,调解邻里纠纷,帮助孤寡老人,照顾贫困儿童;以诚心换真心,深入社区加强与群众沟通交流,夯实基础,固本强基,掌握犯罪信息来源,维护辖区稳定;长期战斗在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的第一线,为将罪犯分子绳之以法,为获取最有力的证据,通宵达旦,围绕案情、围绕疑点不厌其烦、认真细致地做好每一项调查摸排工作,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以险情为警情,以灾情为命令,全力以赴不顾个人安危冲在一线……

  每当人们熟睡着进入梦乡,他依然坐在值班电话前准备随时接警,又心心念念唯愿夜幕笼罩下的这方土地平安祥和。

  36年漫漫人生路啊,翁世连自问自答着:风里雨里搏击过,无悔;云里雾里迷茫过,无怨;黑里白里打拼过,无憾;山里林里穿棱过,无惧;冰里雪里摸爬过,有惊而无险;沟里壑里、困里苦里有过失落,但无畏。回首36年的风雨旅程,在夜深人静时,他独自一个人哼唱着《再回首》,已是老泪纵横:这世间最最深情的道别,莫过于自己跟自己的过往说声再见:

  再回首

  背影已远走

  再回首

  泪眼蒙眬

  留下你的祝福

  寒夜温暖我

  不管明天要面对多少伤痛和迷惑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

  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再回首 恍然如梦

  再回首 我心依旧

  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

  后记:

  每一棵树都有一个苍穹,近身而行,思想的电石火光冲天而过,有如千军万马奔腾来去,思想,以白云为马,披清风为麾,顶戴星月之慧华。星空之下,我是何其有幸行走在一个人思想的辉光里:一个人,是一个传奇。

  他有着大森林一样博大的情怀,在烟波浩渺中,淡看白云随山海浮沉。

  他有一颗最纯净的心灵。

  他用最质朴的语言向我述说生命中的森林往事。

  他是那个在有限生命和绿色的永恒之间铭刻了一段完美记忆的人:翁世连,一个闪耀着濯濯之光长白美意的名字!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