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水下探寻:神秘蛙人的过命交情

2018年02月27日 15:00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03、04期   作者:孔大为 王清波 李喆   

  地球上最危险的职业中,警察和潜水员都榜上有名,然而,有一种职业却将这两种危险集于一身,他们就是“水警蛙人”。

  在许多人看来,“水警蛙人”是在水中无所不能的硬汉,戴着酷酷的潜水眼镜穿梭于水底,并在出其不意的地方跃出水面,给岸上、船上的歹徒以致命一击……但真实的情况远不如想象般炫酷。

  日前,本刊记者走进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潜水队,体验了“蛙人”的艰辛和他们工作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记者潜入珠江体验当“蛙人”

  “周围漆黑一片,没有方向感,茫然、无助、冰冷、孤独,伴随着恐惧。”这是记者第一次潜入珠江时的真实感受。

  2017年12月15日16时,广东省广州市,气温14摄氏度,记者在几名广州“水警蛙人”的帮助下,穿戴好蛙人装备,潜入了珠江。

  “周围漆黑一片,没有方向感,茫然、无助、冰冷、孤独,伴随着恐惧。”这是记者第一次潜入珠江时的真实感受。

  下水前,几位蛙人对记者进行了短暂培训,如何放气、下潜,如何充气、上浮,如何呼吸,如何用救生绳与岸上沟通。按照要求,记者将装备中的空气都释放完了,却怎么也潜不下去。

  接近傍晚,珠江水流越来越急了。记者用力往下沉,头勉强进水里了,下肢却被水下暗流裹走,直接漂了上来。

  第一次下潜以失败告终。

  在教官刘广矿的“护送”下,第二次下潜顺利入水。

  入水的那一刻,岸上的嘈杂声戛然而止,咕咕噜噜的沉闷声响在四周响起,那声响不知是来自水底还是自己扑腾扑腾的心跳,眼前的风景也瞬间被浑浊的黄色江水替代,伸手不见五指,不尽浑身打了个寒颤,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

  下潜深度不断增加,水温是一样的冰冷,能见度越来越低,恐惧感越来越高,很快,目光所及的浑浊黄色也逐渐变暗,眼睛很快没有了光感,四周漆黑一片。记者赶紧拉动救生绳,示意岸上:我要上去!

  浮出水面,周围人第一句话是问“冷不冷”。在那一刻,冷不冷,可能是记者抛在脑后无暇顾及的诸多问题中的一个。出水那一刻,满脑子是恐惧,是心跳,是惊魂未定,是手抓扶手的无力感,是直冒汗。没错,冒的是冷汗。

  下水前,记者按照要求换上潜水衣。潜水衣很厚,很硬,跟橡胶材质一样,是紧身的,穿上潜水衣,水不会渗透。可能是记者偏胖的原因,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穿上了,却被蛙人提醒前后穿反了。重新穿好后,记者已经满头大汗,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再背上二三十斤重的氧气瓶,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整个体验下来,记者对水警蛙人的感受就一句话:太不容易了。

  出水后,记者最关心的问题是刚才下潜了多深?

  “一米而已。”潜水员刘广矿说。

  刘广矿是水上分局潜水队队员和警务教官,先后参与多起重大刑事案件的物证打捞。

  2015年12月1日,天字码头水域一名落水者失踪,其家属在现场等候,并情绪几度失控。刘广矿会同几名潜水队员奉命紧急赶往现场打捞落水失踪人员。

  一到现场,刘广矿挺身而出,主动要求下水作业。很快,潜水装备上身,“扑通”一声,江面一片水花飞溅,刘广矿下水了……

  刘广矿说,下水后,才发现水下地形远比预计的环境复杂,能见度低,水流较急,而且水下温度比空气温度低十多度,一入水就明显感到巨大的温差,身上的潜水服也阻挡不了刺骨的寒冷,刚潜了一两米就已经冻得手脚僵硬,更不用提身后还背负着近百斤重的潜水装备了。

  下潜一米、两米、三米、四米、五米、六米,很快到江底了,脚下全是淤泥,再往下,泥深盖过膝盖了,水下本来就能见度就低,扬起的浮泥让水质更加浑浊不堪。往前探摸,前方一个庞然大物,借着水流,刘广矿与其擦肩而过,转身用手一摸,原来是水下一块大石,差点与其撞个正着,“好险。”

  此时,江水正值退潮,水流越来越急,水下的刘广矿已经搜寻了十几个来回了,一瓶压缩空气很快用完了,上浮水面,再换一瓶,继续下潜到水底,背着沉重的潜水装备不停地进行“Z”字形搜索。

  经过多轮地毯式地搜索,终于将溺水男子尸体打捞上岸。此时,刘广矿在水深6米的江底已经排查了200平方米的面积了。

  因为喜欢,所以不怕艰险

  “周围一片漆黑,没有方向感,孤独伴着恐惧。”这是很多水警蛙人第一次在珠江潜水时的感受。

  “在水下作业10分钟,比在岸上作业2小时还耗费力气。”这句话,让体验过潜水的记者深信不疑。

  鲜为人知的是,影视作品中“蛙人”奇袭歹徒的场面,在广州水警蛙人的真实世界中绝少出现。他们每天的工作,是到江水、湖泊、河道等不同水域去安检、救人、探摸证物、打捞溺水者的尸体等。

  毕业于广东海洋大学航海技术专业的毕锦进,刚到水上分局时,主要负责快艇驾驶。后来,听说蛙人队要补充新鲜力量,毕锦进主动报了名,没想到让他这个潜水“门外汉”,步入了“蛙人”的行列。

  毕锦进说,潜水技能训练非常艰苦,先要佩戴浮潜装置,从岸边固定的梯子爬入珠江里,在浑浊的江水中感受真实的潜水环境,并学习用嘴呼吸。练上一个月后,再带上40公斤重的氧气瓶、信号绳、潜水表等成套潜水装备,把潜水眼镜用黑布蒙上,到水池中训练水底寻物。再这样练上两三个月,等在潜水学校的潜水塔能潜到12米深度了,才到珠江里开始真正的潜水训练。

  “刚开始练习潜水时,因为不习惯用嘴呼吸,经常感觉胸闷,而且潜到深水里水压增大,耳朵会很疼。”毕锦进说,“选择当‘蛙人’是因为我真的喜欢潜水。”

  据介绍,地面上,10000米的高度差会形成一个标准大气压,而在水下,10米水深就是一个大气压。也就是说,潜入到水下10米,受到的气压压力相当于置身于1万米的高空。

  “潜入水下6米处最难受,耳膜被压迫,伴随着耳根疼,胸闷,头疼。但真正掌握了潜水排压技巧后,这些都不是问题了。”毕锦进说。

  自己首次下水作业就取得成功的经历,毕锦进记忆犹新。那是2009年的夏天,当地一个水库,3名乘船的孩子落水失踪。接到指令后,毕锦进第一个下水,下到十五六米深后,水温由水面的30度骤降10度左右。那时候,刚大学毕业的毕锦进特别瘦,怕冷,在水底冻得直哆嗦,体能消耗也特别大,毕锦进说,自己也顾不得这么多,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尽快找到落水者。最终,落水者的遗体逐一被打捞上来。

  与在室内游泳池中游泳不同,潜水员长期作业的地方,水的浑浊程度往往超出常人想象,以珠江为例,1米以下能见度为零。毕锦进说,他们潜入珠江后,即使把自己的手贴在潜水眼镜前,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打开佩带的潜水灯,照出的只有前面水中满满一片的悬浮物。所以,每名“蛙人”都早已习惯在黑暗中工作。

  除了克服心理上的恐惧和珠江水底不可预知的危险外,“水警蛙人”还得面对污染水质对皮肤造成的伤害。虽然穿了潜水服,但由于手脚要长时间泡在水中,“蛙人”的手脚经常会被泡脱皮,甚至有些人会患上皮肤病。此外,他们有时还得到湖泊、河流、臭水沟去救人、寻找证物、打捞尸体。

  有一回,刘广矿在一个排污口下潜打捞物证,“太恶心了,大家可以自己体会画面……”

  因此,潜水员每天上岸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全身仔仔细细地冲洗一遍。但那次,刘广矿用香皂洗了几遍,身上的异味好像还没去除干净。

  光环的背后是一次次的实战淬炼

  一名合格的潜水员,除了具备良好的体能外,还须具备过硬的心理素质、超强的水下作业能力和敏锐的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对于女性来说,成为一名潜水员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李旭咏就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李旭咏,是目前国内公安警队中唯一的女性潜水员,也是国内第一支女子警用摩托艇队队员。虽已年近50岁,但她克服生理和体能上的弱点,与男民警一样并肩作战。

  她不畏艰辛,勤学苦练,完成了从一名普通的游泳运动员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再成为水上分局潜水队员的转变。“全国警队唯一女蛙人”光环的背后,凝聚着她无数个日日夜夜的艰苦训练和汗水,铭刻着她与队友历经生死考验的上百次潜水作业的实战淬练。

  在2010年广州亚运安保工作中,李旭咏作为潜水队队员,担负了珠江前航道水下探摸、涉亚场馆水体部分水下安检等重要任务,共参加涉亚宾馆场地安检86处,检查各类水塔、水池等涉水设施183处。她与潜水队员们一起,针对珠江水域进行全方位摸查。她深入水底用手触摸,浅则10多米,深则20多米,克服珠江水下境况复杂,铁丝、钢筋等障碍“丛生”等困难。她每天起早贪黑,主动承担,积极作为,丝毫不比男同志差。

  潜水员韩鹏举对广州亚运会印象也很深刻。一次,蛙人队负责亚运开幕式所有在珠江上巡游的彩船的水底安检。“每天彩排巡游前,我们都要把每艘彩船的船底全部安检一遍,看有无可疑物品。一艘船长30米,用绳子拉着潜到水下,在江水急流中从船头到船尾一丝不漏地全部摸一遍,大概要40分钟,每天检查完自己负责的6艘船,回去累得躺在床上都不想动了。有一次,我的脚在水底划了一条5厘米长的伤口,上岸发现后,赶紧进行了包扎,第二天又继续下水安检。老天保佑,伤口没发炎。”这样艰苦的安检工作,韩鹏举和队员们坚持了几个月,确保亚运开幕式巡游的彩船始终安全无恙。

  亚运开幕的第二天,原以为可以休息一下的韩鹏举接到紧急任务:3名儿童在珠江增城新塘河段边玩耍时失踪,需要打捞寻找。拖着疲惫的身体,韩鹏举和同事赶到事发地开始下水打捞。“当时已是冬天,气温很低。潜入水下时,寒冷的江水让我禁不住地颤抖,但想到3个孩子遗留在岸边的衣服,想到家属们焦急的眼神,我努力克服寒冷,在水下一寸一寸地摸索。”1个小时后,经过在两个篮球场大小的一片水底区域的反复搜索,韩鹏举找到了这3名溺水儿童的遗体。“那天,心里挺难过的。3个幼小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我至今记得,上岸后,在冬日的寒风中,孩子的家属在悲痛中哽咽着对我说的一声‘感谢’。”

  从2009年当“蛙人”至今,韩鹏举已亲手打捞起了10多名溺水者的遗体。打捞过那么多尸体,真的不觉得害怕吗?“我们是在为逝者家属寻找他们的遗体,做的是善事。所以,每回打捞时,我心中都很平静,从不会害怕。”

  在世界最危险职业中,警察和潜水员都榜上有名。而广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潜水队的队员们,其工作无疑具有“双重危险”性。

  潜水队副大队长方伟明告诉记者,珠江江面看似平静,但水中却暗流涌动,在珠江水中能见度非常低,蛙人下水后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靠水面上的同伴通过信号绳牵引凭自己的感觉和经验去工作,水下还有许多钢筋、玻璃、绳索及废弃渔网等物,稍有不慎就会受伤,或有生命危险。

  在水下作业,潜水员身上会系一根绳子,潜水员与岸上的信息传递都靠这跟绳子,而且是双方沟通的唯一媒介,被称为“生命绳”。通过拉动绳子,水上水下的队员对彼此意图心领神会。

  然而,就是这根“生命绳”,却有可能和障碍物发生缠绕从而将潜水员带入危险之中。

  有一回,毕锦进在10米深的江底作业时,生命绳突然被水底的树杈缠住了,动弹不得。此时,岸上的同伴很难帮上忙,因为水下的情况岸上不了解,绳子被缠住了,也不能传递信号。“根据经验,我的氧气瓶也快没氧气了,我告诉自己,不能慌乱,必须沉着冷静,用最快的时间自救。”

  毕锦进手脚并用,快速判明周围树杈分布环境和绳子缠绕情况,拔出随身携带的潜水刀,割断绳子,快速上潜。“出水后,我的氧气差不多就没了,想想都后怕。”

  “今天,生命绳的两端是战友,可在早年,潜水者以父子、兄弟关系居多,因为这种关系需要过命的交情。也因此,这从侧面反映了潜水的危险性。”潜水队大队长张朝晖说,“我们是一个团队,岸上水下同等重要,相互协作亲密无间。”

  虽然经历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水下冒险,但生活中的潜水员们并未改变多少。平日里,他们喜欢跑步、打篮球,偶尔也会骑一下自行车,与一般的老男孩没什么区别。

  

  链接:广州水警蛙人队

  广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潜水队,又称蛙人队,成立于2002年,是全国水警单位中组建的第一支潜水队伍,主要负责辖区重大刑事案件的水下勘探、物证打捞、船体安检、重大灾害事故抢险救灾等职责。

  广州水警是广州最古老的警种之一,最早可追溯到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清政府在广州珠江设立的水巡总局,迄今已有百年历史。新中国成立后,经历6次更名,于2002年10月1日,广州水警更名为广州市公安局水上分局,并率先组建了全国公安第一支潜水队,俗称蛙人队。

  潜水队现有潜水员13人,其中男性12名,女性1名,队员都是从民警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兼具优良的身体素质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其中不少队员还是水上项目专业运动员出身,泳技超群。经过严格训练、层层考核,队员们全部获得国际星级潜水员资格。潜水员配备了潜水装备车、专用船艇、水下电视探视系统、水下无线通信系统、水下机器人以及各类先进的常规轻型潜水装备。

  蛙人们配备潜水刀、潜水表、救生绳索、浮力调节器、氧气瓶,以及水下照明工具、水下无线通讯工具、水下摄影机等先进器材,加起来总重量达40公斤。

  “快艇出警、水上救援、水下探查、证物打捞、船体安检、抢险救灾……”一个个神秘的“蛙人”活跃在珠江上。

  如今,水警蛙人已成为广州警队水陆空立体防护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水上应急救援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