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舍生忘死血沃红土地

2018年07月01日 19:24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12期   作者:汪梦丹   

  祝应龙(?年?月—1932年6月),男,出生地不详,系新中国成立后江西省首任省长邵式平的战友、赣东北赤色警卫师师长。1932年6月22日,他与邵式平率赤色警卫师从贵溪前往东乡开辟革命根据地。途中俘获国民党贵溪县县长,行至余江又俘获该县靖卫团116人。到达东乡境内成功袭击小璜区公所。6月27日,在下湖抢占鸡公山制高点时壮烈牺牲。

  为采访祝应龙同志的事迹,笔者多次来到江西抚州珀玕乡走访和了解情况。由于年代过于久远,乡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到祝应龙名字是根据东乡方言音译过来的。而祝应龙并非东乡本地人,牺牲时也未寻找到其后人,具体出生年月日、出生地址无法查实。祝应龙师长在东乡仅仅6天时间,但他舍生忘死的英雄行为灿烂着东乡革命史,被东乡人民永远铭记。

  位于江西抚州东乡区珀玕乡的祝应龙烈士纪念园

  在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珀玕乡党委政府驻地院墙东侧约200米处,有一座占地面积约3000多平方米的烈士纪念园。园内安葬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为民族解放英勇捐躯的革命烈士、赣东北赤色警卫师师长祝应龙的忠骨。园内矗立丰碑两座。一座静立于烈士坟冢前,上书:祝应龙烈士之墓;另一座安立于纪念亭中,上书: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两座碑铭均由新中国成立后江西省首任省长邵式平亲笔题写。其楷体大字笔力遒劲,端庄雄浑,红底烫金,浸透着深情。参观指导的各级领导、志士贤达来珀玕乡到烈士亭祭拜,几乎形成例规。数十年来,每逢清明节、中国共产党“建党节”、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六一”儿童节,都能看到干部群众、教师学生纷纷前往凭吊、献花圈、送花篮,庄严宣誓……这感人的一幕幕,持续不断,润物无声,堪称赣东红土地上绚丽庄重的人文景观。

  祝应龙,何许人也?他的牺牲,为什么能得到邵式平省长的亲笔题词?为什么能连续几十年在当地赢得干部群众的由衷爱戴、深深怀念?

  邵式平有勇有谋,祝应龙一马当先

  《东乡县志》记载:20世纪30年代,在为求得人民自由解放的残酷斗争中,珀玕苏区干部和广大群众坚贞不屈、百折不挠,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轰轰烈烈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运动,极大地冲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和封建势力的统治基础。为了扩大根据地范围,巩固已经取得的革命成果,1932年6月,时任中共赣东北省委巡视员的邵式平和红军赤色警卫师师长祝应龙率领800余名官兵,挺进以珀玕弄里艾家为中心的东乡、余江周边地区,于1932年7月在珀玕弄里艾家村成立东乡县苏维埃临时政府。是年底,珀玕乡以弄里艾家为中心的周边30多个村庄,红军游击队发展到2000余人。

  艾水行(邵式平革命情谊深厚的艾康山的儿子艾水行、79岁)谈起邵式平和祝应龙,依然津津有味。他告诉我们:邵式平经常骑着一匹白马,带领部队神出鬼没,声东击西,吓坏了国民党反动势力和当地的土豪劣绅,他们称邵式平为“邵阎王”,听到邵式平的名字就吓得闻风丧胆,四下逃窜。1932年6月中旬,邵式平和祝应龙率领赣东北赤色警卫师在珀玕周边地区先后3次与敌人交火,三战三捷。但在接下来的下湖徐家村鸡公山战斗中却差一点全军覆没。

  资料表明:1932年6月中旬,邵式平和祝应龙率领赣东北赤色警卫师部队从横峰葛源出发,途经余江县时,与当地反动势力倪亚彬靖卫团遭遇,双方展开激战。战斗中,邵式平有勇有谋,祝师长一马当先,官兵们同仇敌忾,敌人很快被击溃。这次战斗共歼敌106人,俘敌116人,缴获枪支200余支。6月22日,邵式平、祝应龙顶风冒雨率领部队800名官兵进入东乡县境内,受到沿途群众夹道欢迎。当晚,他们把国民党小璜区公所包围得水泄不通。国民党小璜区长刘致安及其武装力量早就逃之夭夭,祝应龙带领部队和革命群众冲进区公所,活捉了土豪徐墨清、徐彦生、何元旦等,缴获步枪3支。这次袭击战斗不费一粒一弹。次日,他们乘胜前进。听说东乡县城只有一个连的兵力,决定攻打县城。当警卫师到达离县城约10公里处,遇到群众前来报告说:“今天上午,敌人向东乡新增两个团的兵力。”邵式平与祝应龙商量:警卫部队是地方部队,要吃掉两个团的敌人正规军,非常困难。于是,他们放弃攻打县城,取道珀玕并在珀玕召开群众大会。祝应龙在会上讲话,声若洪钟:“同志们!父老乡亲们!红军是工人、农民自己的军队,是来消灭反动派的,只有消灭反动派,穷人才能翻身过上好日子……”此时,小璜下湖徐家村已经建立苏维埃政权,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会后,在贫农团长徐接良的引领下,部队驻扎在小璜下湖徐家村。

  6月24日,雨还下个不停。当晚,赤色警卫师侦察员获悉国民党县长戴森荣在老家为父亲做寿辰。为生擒戴森荣,警卫师冒雨出征东乡瑶圩河渡,攻打戴森荣的老家(今瑶圩乡河渡村委会赤岭村小组),可是,正当部队士气高昂行至黄柏桥(也有人说王家桥,笔者考证应为今瑶圩乡文溪村与河渡村交界的黄柏桥)时,却遭遇了长时间的强对流天气,狂风猛刮,暴雨倾盆,电闪雷鸣。瑶河水位猛涨,难以过河,天不助我。因此,邵式平、祝应龙果断决策:放弃原先目标,灵活机动,寻找战机,再次返师小璜下湖徐家村!

  血战鸡公山夫妻双双牺牲

  赤色警卫师从苏区调出进行战略转移,把国民党军队围攻苏区的兵力引到东乡周围。6月27日,气势汹汹的国民党在得知赤色警卫师扎营小璜下湖徐家村后,立即抽调国民党部队第53师和第5师两个师的兵力,采取分进合击战术,包围东乡东部地区,企图在下湖徐家村消灭赤色警卫师。下湖徐家村四面环山,树林茂密。与遥相对应的桥边村隔着一条不宽的河,河面有座石砌的桥是两村来往通道。大战之日,汹涌的洪水淹没了石桥。是日早晨,风紧紧地刮,雨哗哗地下。由于赤色警卫师忽视了对下湖徐家村外围的警戒,加上天降大雨不便行动,所以到上午9点部队才开早饭。此时,一村民匆匆跑来向邵式平报告:“国民党军队三四百人快到桥边屋背……”师长祝应龙立即集合队伍。

  因红军弹药匮乏,邵式平嘱咐战士们节约子弹,不在有效射程内不要轻易射击。祝应龙一声令下,带领战士们冲出下湖徐家村。刚冲到村口不远的石桥边,敌人已扑上村前鸡公山、汉堂岭,还有一股扑到桥边村屋背,向红军猛烈射击,密集的子弹打得河水四溅。祝应龙带领战士不顾敌人炽盛的火力和河流的湍急,趟过近腰深的洪水,手挽手通过那座石桥。过桥后,祝应龙将队伍分成两路攻击敌人。敌众我寡,兵力悬殊。

  当时,敌人占领了离下湖徐家村东南约1公里的鸡公山制高点,密集的火力封锁了交通要道,我方部队严重受阻。如果不及时组织部队突围,很有可能全军覆没。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祝应龙师长立即与几位团长商议,由他带领100名士兵抢占旁边一处制高点,压住敌人火力,其余部队700多名官兵由邵式平同志指挥往东北方向突围。祝应龙师长提出的策略,邵式平很是感动,但并不同意。可祝应龙坚定地对邵式平说:“革命根据地更需要您,部队不能没有您!保卫您的平安,是我的职责!首长,看我的吧!”说完,他立即带领100名士兵用手榴弹、机关枪掩护邵式平带领其余部队转移。

  这场战斗从上午大约10点一直打到晚上7点,打得非常惨烈。当天乌云翻滚,不时下着一阵又一阵的雷阵雨。战斗中,跟随祝应龙身边、新婚不久的妻子壮烈牺牲。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不幸,祝应龙强忍悲痛,咬紧牙关,撇下爱妻,继续坚持冲锋陷阵在最前线。为了抢占鸡公山制高点,打掉敌人的火力点,他临危不惧,从身边一个已经牺牲的战士手中夺过一把枪跃出壕沟,冲向制高点要去强抢敌人水机关枪。就在接近制高点时,祝应龙不幸身中数弹,英勇牺牲。

  祝应龙的身上被敌人的机关枪打得象麻蜂窝一样,处处弹孔,遍体鲜血。倒下去的时候,他不是向后倒,而是向前冲,手中紧握着的枪支,至死不肯放下。以至于国民党士兵后来上前验明身份时,很是费力,好不容易才掰开他手中坚握的枪支。

  祝应龙牺牲后,与他一起担任掩护任务的100多个红军战士血战到底,全部壮烈牺牲(包括1名团长)。幸运的是,赤色警卫师700多名官兵最后在邵式平的指挥下向东北方向成功突围,打下黄金埠,强渡信江,撤回葛源镇,为革命保存了实力。

  正是因为祝应龙率领部下舍生忘死掩护邵式平,才为突围成功创造了条件,赢得了时间。难怪邵式平在革命成功后念念不忘祝应龙,亲笔为之题写墓碑。祝应龙师长在东乡仅仅6天时间,但他舍生忘死的英雄行为灿烂着东乡革命史,被东乡人民永远铭记。

  夺回遗体告慰英烈

  弄里艾家79岁的艾水行告诉笔者:“我父亲艾康山在得知祝师长遗体被10多个国民党士兵洋洋得意抬往余江县报功请赏时(下湖战斗后的次日上午),立即组织村里游击队员30多人提前埋伏在东乡、余江交界处的东岗嘴寺庙附近,开枪射击、扔手榴弹,打死敌军排长,使敌人误以为遇到了红军大部队,丢下祝师长遗体,仓皇逃跑。我方抢回祝师长遗体,先是安葬在鸡公山旁边的汉堂岭山坳中,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迁葬在弄里艾家村烈士纪念塔旁边。1962年又迁葬在珀玕烈士纪念亭内”。2016年,珀玕乡投入100多万元,修缮烈士纪念亭,改建成烈士纪念园,使之列为抚州市委、市政府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歌曰:舍生忘死天可鉴,抛家弃亲苦心莲。穿越枪林饮弹雨,血沃红土写新天!

  目前,烈士纪念亭已经改建成烈士纪念园,成为抚州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可以告慰英烈的是,东乡人民继承先烈遗志,发愤图强,改革创新,社会经济稳步发展,人民收入节节攀升。2017年实现生产总值158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2112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5823元。作为“赣东门户”的东乡,已形成城东商住新区、城北行政新区、城东南旅游休闲区、城南教育运动区“一城四区”的发展格局,城镇人口已达20万,老百姓的幸福感越来越强。

  英雄事迹激励后人成才

  曹王英1932年6月加入红军,有幸当邵式平贴身警卫员达8个多月,与祝应龙师长有零距离接触。因此,新中国成立后,邵式平派人找到曹王英,给他安排领导岗位工作,曹以自己没文化为由,坚辞不干。后移民到红光垦殖场当农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大革命”时,邵式平、方志纯受到冲击,曹王英也被别有用心的人诬蔑为“叛徒”,直至1983年在红光垦殖场第一生产队因患肝癌至死都没得到平反。

  曹王英老人的外孙杨金高告诉我们,外公生前也对他讲述过祝应龙、邵式平的事迹,与历史记录完全一致。杨金高说外公在世时经常用祝应龙等革命英烈的事迹教育自己,勉励自己爱党爱国,当兵就要像兵,敢打敢冲,不怕牺牲,一切行动听指挥。作为革命先辈的后辈他时刻牢记外公勉励,从小爱党爱国,敢打敢冲,勇敢向前,一切行动听党指挥。20岁在福州军区野战部队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兵5年在《解放军报》《人民前线报》《福建日报》《厦门日报》等20余家报刊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电台发表新闻,言论200余篇,荣立三等功3次。扑灭烈火荣获连队嘉奖1次。回地方后醉心写作,是写劳模的劳模,发表文章4000多篇,获各类奖项70余次。目前在江西省抚州市东乡区委宣传部任区委副科宣传员、区政协委员。

  (注明:以上资料由东乡区委宣传部,东乡区委党史办提供借鉴、杨金高同志提供)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