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李春友:愿天下无毒 人世安宁

2018年07月01日 20:54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12期   作者:胡玥   

  童年最好的伙伴竟然去贩毒

  春友的老家在云南龙陵松山一个叫马鹿塘的小山村。

  春友时常会回望童年光景里的自己和那些小伙伴。那时的他们眸子清澈,那时的他们,脸上无忧无虑,那时的他们啊,心思干净、单纯、明亮。可惜,那么好的时光却过的那么快,快得一眨眼,这人生已恍如隔世,令人伤感。

  他的伤感来自于童年最好的伙伴汤团。

  汤团长得胖胖圆圆的,因此得名“汤团”。他年长汤团两岁,自小就一直叫汤团“小弟”。汤团呢,就像跟屁虫黏着他,他走哪儿,汤团就跟到哪儿。

  直到他参军。汤团因个子小留在了村子里。

  退伍回来的那一年,春友听见了他最不愿听到的消息:有关汤团运毒被抓的事。

  事情的发生偶然而又简单。那天汤团碰到大头的同学年长他四岁的大胜,大胜约着汤团去江边玩。两个人说着话走路走到江边,又过了桥。他看风景的时候,大胜还跟一个他不认识的人说过话。他全没在意。然后两个人又回到了桥上。站在桥上的少年汤团心无纤尘地依然看风景。看着看着就被公安的人给抓了。大胜被判无期,汤团坐了十二年牢。春友去看汤团,汤团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是那种特别老实特别厚道的孩子,他说哥我真的啥都不知道,不知道大胜身上带着毒品并把毒品交给了接货的人,以为他约自己就是就伴走走呢,这一就伴就就进了监狱……

  春友觉得大胜是有意拉着啥都不知的汤团做伴的。所以他挺恨大胜这种人,害人又害己。

  毒贩们为了钱不惜谋财害无辜人的命,为了保命更不惜也要警察的命

  2008年春三月,春友退伍,刚好赶上保山市公安局招录缉毒查缉人员,春友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没想真就成为保山缉毒支队流动查缉大队的一名缉毒辅警。在春友的心里,缉毒警是神圣的岗位,他特别开心能成为其中的一员。虽然那时工资不高,只是几百块钱,但他觉得干起这份工作来有着特别的成就感和荣耀感。这一份工作是他心中所向往和喜爱的。大家都说,春友看上去阳光、帅气,骨子里带着一种军人所特有的正气。

  春友还记得自己查获第一起毒品案件时心中揣着的那种小激动呢。那是他参加工作的第七天,因为是实习期,队长就安排他跟着老查缉队员一起检查一辆从保山发往下关的客车。最初带着他查缉的师傅是个女同志。他学着老队员的样子一个个地查过去,查到最后一排,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角落里的那个女的可能有问题。他问她话,口音不是本地口音,验她的身份证,她说没带着。她说她是串亲戚的,也没带行李。察言观色吧,看她的神情自然淡定,并无反常。春友本想放弃了,可是想了想,还是决定带下车让带他实习的女同志对这个女乘客进行一下例行的检查,这一查还真就从那女乘客身上的胸衣里、小腿上(捆绑),运动鞋(夹层)里查获了大量的毒品可疑物。

  第一次上手就查获到这么多毒品,他的内心能不激动吗。

  但同时呢,看着那些毒品,特别是对毒品一点都不了解的人来说,内心会天然产生某种恐惧感。春友感觉自己看见毒品的那一刻不由得有点揪心。他就是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女子放着那么多可做的事不做干吗要贩毒啊,也许是被逼的?这样想着转头再看那女人又觉她有点可怜。这种悲悯之心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给一一击碎了。

  那是另一次查缉。

  在押送嫌疑人过程中,他犯了致命的不该犯的失误。由于对毒贩凶残恶劣的一面认识不足,也因自己经验不够,更因自己的大意和失误,在检查后备箱时,他在没留意到车里边还有一根撬胎棍的情况下就将嫌疑人带上了车。途中嫌疑人就用那根撬胎棍给了战友后脑勺狠狠一击,害得战友住了好几个月的医院。这是春友深悔不已的一件事儿啊。

  他也从中看到,坏人的坏是善良的人们想象不到的,毒贩们为了钱不惜谋财害无辜人的命,为了保命更不惜也要警察的命,想想都害怕。生命只有一次,干缉毒这个行当,在这个队伍里,每个人都必须首先要学会保护自己,更要学会保护战友的生命和许多无辜者的生命不受戕害。

  还有一次,在查缉过程中,春友和两名查缉队员在对一辆开往昆明的大客车检查时,有一件行李问了好几遍都没有人回应,当查到一名壮年男子时,正欲问其行李架上的行李是不是他的,那名男子夺路从车门处跳下撒腿就跑,这时周围的乘客就喊,那个包就是跑了的那个人的,是他提上车的。春友和几个同事就追了上去,追了四五百米后在一个田坡上把壮男子围住了,凶相毕露的壮男子就冲着围上来的他们喊:谁敢上来我就杀谁!在对峙的危急关头,车上负责检查验包的队员从那个包里查出毒品后,向正在围堵毒贩的追捕队员通报了情况,围捕的队员们心里有数了,有个队员捡起石头就向嫌疑人冲去,另一名队员也一纵身飞扑了过去,顺势就把嫌疑人按倒在地。可是谁也没防备已被按倒在地的壮年男子当时手里藏着一把跳刀,虽小但很锋利,就在队友扑倒嫌疑人的瞬间,嫌疑人狠狠地朝查缉的队友刺去,被刺的队友抓捕完了才发现胳膊上鲜血直流,等队友们将他送到医院,因流血过多,已不醒人事。经医生的全力抢救,捡回一条性命。

  这一次血的教训,春友才真正知晓了他从事的这份禁毒工作有多危险。后来他才知,他的好多同事都是经历过各种生死考验的。

  毒贩的残暴令人发指到你无法相信这样的罪恶就发生在人间

  每一场成功查缉带给他们短暂的兴奋同时,也带给他们深深的忧虑无尽的担心。

  这么多年,一路查缉下来,春友就觉得好像毒品永远都查不完。贩毒、运毒的人越来越多。藏毒的形式和花样无穷无尽,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毒贩们做不到的。春友最深刻地记得2016年,他们在一个多星期内就查获了十三起儿童体内运输毒品案件,最小的儿童只有8岁,大的也仅有13岁。那个八岁的小男孩 ,肚子圆圆鼓鼓的。里边被逼着吞下去一百八十多克的毒品。

  有个小女孩十一岁了,你问他声音大一点,她就喊说,警察打人了,大人欺负小孩了。你问小孩子谁让他们吃下这么多袋东西的,小孩子就说都是“大人们”让他们干的。那些大人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毒贩们。

  毒贩们太坏了,别说那些小孩胃肠都经不起那么多重物的硬磨,有一个孕妇身体藏毒,毒品都是用避孕套包着吞下去了,避孕套在胃里被胃液咬破了,大人小孩都死了。活体藏毒,最狠的是把小孩的肚子掏空了,在小孩的死亡腹中藏毒。一般这种小孩子的来源是父母有点痴、呆、傻或是生了两个小孩,卖一个给人,那人恰是毒贩,毒贩就将小孩弄死,然后在小孩的腹内藏毒……毒贩的残暴令人发指到你无法相信这样的罪恶就发生在人间。

  春友一说到这儿脸上便现出特别复杂的悲天悯人的苦楚、慈悲和对毒贩的愤恨。他说,我不知道我还能干多久这份工作,我希望越长越好,只要活着一天就要查一天的毒品,为这个社会多拦截查堵收缴一点毒品,人类就少受一些伤害。

  春友还说,人活一世一定要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也就是好好做人。做一个好人,一个对人性、人生、人类都要有责任担当的最普通的好人,尽最大的力量让社会多一份温暖,少一份伤害。

  他说,此生他的最大的心愿就是天下无毒,人世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宁。

  警察档案:

  李春友,汉族,1984.04.30出生,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勐腊乡松山村委会马鹿塘人,供职于保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流动查缉大队。

  业余爱好:爬山、打球、乐器。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