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和勇:永恒的荣光在星辰的岔路口等待

2018年07月01日 21:04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12期   作者:胡玥   

  只身一人去M国卧底

  那一次去M国,一次缴获冰毒87公斤。是和勇卧底生涯心智和身体均受到极端挑战和考验的一次。

  和勇在M国独自苦苦周旋苦熬苦等了整一个月。

  按照预案和设计,第一次带货要想法逼对方把货带到中国这边来才能动手。事前讨论过人和货是否能一起打。和勇的判断是“三哥”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物,打住他不是难是连想都别想,就是他手下的二号三号人物能打一个都难。这事只能随机应变,最好是人赃俱获,但这种事永远没有最好在前边等着你。

  在带货这件事的细节上,和勇反复推敲过。身为老板的他亲自押货有点反常。但这个时候中间环节安排其他人不放心。他必须说服“三哥”一道走,所以他对“三哥”说:“哥,你们这边吧我听说‘钩子’也多,这一趟我们也来了俩兄弟,谈到这个份上了,咱就是生死兄弟。咱们俩一块儿走,押货的‘骡子’(背货人)在后咱们靠前点,或者,‘骡子’在前咱们靠后,咱们是兄弟,你也把兄弟我送过去吧,我的货源先过去,我在那边把钱给你弄过来。”

  “三哥”其实一直跟和勇纠结是先付钱还是先拿货的问题。和勇说:“若说诚意,哥你看我都陪你走了,钱算什么,人才最重要呢。有兄弟我在,钱跑不了啊。对了,哥你不是说你可以组织押运吗?咱们俩一块儿走,哥你就让我见识一下哥的组织能力,咱又不是做完这一次不做了是不是,为了以后的合作,你就陪兄弟这一次。”

  和勇游说成功。破天荒地 “三哥”同意陪着走一趟。应该是出于本能的防范,出发时“三哥”又喊上了亲兄弟“老二”一起走。

  这一路之上全是险途

  一路之上,87公斤的货除了四个“骡子”分摊着背大头,“三哥”“老二”和小弟也都很“敬业”地分担着背了一些。

  和勇不背。因为他是买这批货的老板。老板就是老板,老板的谱还是要摆足了的。而其实,他不摆都不行,除了他这身子骨真不及他们壮以外,出发没多久他就有点发烧,这是很糟糕的事情。这一路之上全是险途,并不比西天取经容易。好在,这是最后一役了。很快就要回到自己的国土上,就要见到亲爱的战友们,很快就要收兵见分晓了。一想到这些他觉得全世界的人加起来也不如这一刻的他心中有方向、有目标、有希望,有动力。打了鸡血的人的状态应该就是他这样的。所以他对他的发烧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起初,他们是走在漫天飞扬的黄土泥灰里,那些灰土和着脸上身上浸淫湿透的汗水,将每一个人全都变成了泥猴,哪里还能分得清谁是“骡子”,谁又是老板。

  在这条路上,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只有像发疟疾和神经病一样忽狂暴忽险恶的大雨连小雨,风雨不分昼夜淋漓尽致地抽打着山林大地,人在其中脆弱渺小不堪自然的一击再击。诡异万端的云雾一刻不停地变幻它们那不可触摸的身形,然后将自己掰开了揉碎了仿佛恶魔的使者无休无止地笼罩你纠缠着你抚乱你的心绪,使你本就雨脚如麻的一颗心万难安宁。而周边,远远近近里到底还潜藏着多少随时可能发出攻击的蛇虫兽?没人知道,这不安更加剧一层。

  艰难的两天一夜,他不敢让自己进入真正的睡眠。就是大白天睁着眼盯视着都不知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的不测,路途之中时常还会遇到军方的查堵,好在路上的事是他“三哥”的事。在这方面和勇真是见识了“三哥”跟军方关系的不一般。

  他发烧的身体经了这狂风骤雨反复的抽打和淋浇,越发的重起来。他努力让自己想从前过往那些美好的事情。

  不知为什么,人在病痛里总是不由自主想起小时候。是啊,小时候多好,无忧无虑。他那么着迷地喜欢法布尔的《昆虫记》,书中那上万种的昆虫,构成一个无限神奇奥妙的世界。小孩子的他渴望走进昆虫的世界,去做它们的邻居,在他的心里,全世界的昆虫都是他的亲戚。如果不是后来又迷上了《国家地理》,喜欢上了玛雅文化,对考古学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说不定,他真就选择去当一个自然科学家呢。小孩子的心当然是说不定,因为,后来,他迷上了摇滚,以为会在音乐这条路上走到很远,谁知一看《梵高传》,又被梵高丰厚广博的文学艺术修养,炽热而旺盛的创造力深深打动和吸引。他的绘画的潜质和天分又被激发出来,这一回他真是铁了心要专攻画画了,而且,他第一次给自己设定的人生目标是考四川美术学院。设定目标往前方走的时候,他总是跟自己说:你千万不要放弃你周边所看见的所有风景。

  人这一生,真没有办法界定每一个年龄的某个想法是对还是错。其实,没有对和错,只有适合还是不适合。从小到大,他的父母对他的教育是放养式的。他们觉得小孩子只要不违法不做违背道德良知的事情,就尽可能多地尝试各种社会实践。但在人生重要而又关键的抉择上父母还是适时给出清晰的意见和建议。他的父母和他当警察的叔叔一致认为,对他这样天马行空喜欢追求个性的人,警察这个职业对他有很好的约束力。父母经商多年,家庭已有很厚实的经济基础,父母并不需要他去挣很多钱,只要找一份即有约束力又稳定的工作就行了。

  而最终他选择考警院并非对父母和叔叔意志的一场妥协。 警察这个职业对他有吸引力是因为纪录片《中华之剑》的播放带给他心灵的强烈震撼。片中印象最深的一个镜头是当时记者采访临沧的一个小伙子(缉毒警察)他指着在伏击毒贩时被毒贩的手榴弹当场炸死的警察说,我的队长已经死了……听完这句话他的眼泪哗就流下来, 他对那些警察充满敬意。他认定警察确实是一个对抗性强,值得付出的职业。他的内心是属意警察这个职业本身带给他的挑战、危险和刺激。

  和勇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在对的时间恰逢对的机缘做出了一个对的选择,考警院,当警察。而且是如愿在保山最英雄的战队里当了一名缉毒警察……

  警院是他人生的一场重大转折。在警院,他经历了此生令他永难相忘的一场初恋。他觉他的人生找到了最契合的伴侣。他们无论兴趣爱好性格各方面都彼此适合,特别默契,他喜欢画画,她在一旁写毛笔字,他喜欢听音乐,她愿意陪着听,她们也聊共同喜欢的诗歌和书籍。

  上大学的时候,和勇不停地在兼职。他送过电脑耗材,到金融公司里给人家做系统维护。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在各个不同行业感受各种各样的生活。这为他日后卧底生涯做了深厚而必须的生活积淀。

  这样的雨夜让他想起在昆明,有一天赶公交车也遇上下大雨,她来接他,他就安慰她说,别着急,10年以后我们能有自己的车自己的房子,到时候我再也不让你赶公交车淋雨。事实是10年之后,当他实现了这一切的时候,她人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说分手的那天正好是圣诞节。他在广州,刚接了卧底的任务约了对方去见面。那一次,他们打了180万的毒资和九公斤的毒品。

  他一直记得她说,你知道吗,我总是很提心吊胆,你每次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都联系不上你。你知道吗,你去这一趟的时候我发高烧都快40度了,也没有人去陪我打针……

  那个晚上,他真悲伤。而整个世界是那么热闹而又嚣张……

  既使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国土上……

  和勇精辟总结过缉毒警和毒枭的关系:其实当他被你抓捕归案以后,你和他是猫鼠关系,你是他的天敌。你克制着他。

  但当你和他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在案件经营的过程当中,孰强孰弱是待定的。因为那个时候你背后没有附加值的东西。没有人跟你说,你背后有强大的祖国人民和法律给你嘘着,双方是站在一个平等的擂台上,只有当裁判判定你已经胜了!抓住他的时候,那时候才是猫鼠关系,否则的话缉毒警察和毒枭、毒贩就是博弈的关系。你不存在也没有绝对的优势。博弈是一场超乎寻常的体力和智能的竞技对抗战,当你赢了的时候,你才觉出你人生完美的价值存在。

  而没有之前那些巨人让他站在他们的肩膀上,他怎么能站得这那么高?一切的体悟和真知灼见都是前辈的真传,这是他作为缉毒警一直觉得荣耀的事情。他知道在辽阔的中国大地上,他连一块砖都算不上,他就是这泥泞里的一个小石子儿。可是,从前,多少的毒贩都栽在了他这粒不起眼的小石子面前。

  眼前夜雨迷狂,道路稀烂泥泞,一切虽未可知,但他不能有负此前全部的艰辛和努力。他必须咬牙撑住挺过去,既使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国土上……

  越往边境走道路越泥泞。一路上很多地方泥浆没膝深,和勇深切地体会着,这世上,并非只有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M国运输毒品这条道近乎于比登天还难。更何况他还发着高烧。

  其实最大的危机和危险不是他的高烧是否能支撑他挺过去。而是他发现“三哥”是背着枪的。路上如果真动起手来怎么办?

  和勇装作好奇,直截了当地说:“哥,你的枪不错呀。”

  “三哥”说:“美国货,勃朗宁,3万块钱买来的。”

  “那挺好的,哥也帮我买一支呗。”

  “你买那干啥,买了又拿不过去。”

  “下回你送货帮我带过来!我想买一支枪留着玩,等老爷子过生日送给他一支哄他高兴。”

  “哥,你让我看看美国造勃朗宁呗。”

  和勇假装研究枪的构造和把玩的时候,趁“三哥”跟老二说话不注意他,悄悄下弹夹把里边的子弾给卸了。

  按原来说好的约定,快到边境路口的时候和勇得给接应的战友发个短信。这一路又是狂风大作又是暴雨如注,他一直寻不到机会跟外围取得联系。离边境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和勇弯腰捂着肚子一副痛苦不堪地跟“三哥”说:“哥,我有点发烧,好像不行了,还有点拉肚子,我要上个厕所啊。我这症状是不是你们这边说的打摆子呀”。

  “三哥”说,快去吧。要不然我让他们把货往前背一段放一放,回来背你!和勇说不用不用我去去就来。

  去上厕所的时候一看终于有信号了。短信都是事前编好的。和勇按1号键迅速把短信发出去了。

  离边境越来越近了。和勇还要解决“骡子”身上的那两枚手榴弹。四个背货的小伙子,其中有两个小伙子背的货上面各放着一枚手榴弹。说好的预伏点过去就开始动手。和勇怕一动手万一拉响了手榴弹不但前功尽弃更重要的是伤亡可就难免啊。必须把损失降到最低甚至降到零。和勇避开“三哥”和老二小声跟背货的小伙子说:“把手榴弹放背篓底下。你们放在上面所有人都能看见,别他妈没发现货却发现这个东西把咱们给全干爆了,要是你们三哥二哥知道你们这么马虎,他们得弄死你们!”马仔挺听话,把手榴弹赶紧就放背篓底下了。这样,最起码保证外围动手的时候,他们不能够顺手那么容易拿出手榴弹反抗,也就避免给战友带来不必要的损伤。

  终于,边境即在眼前了。“三哥”停住步子跟和勇说:“兄弟,哥就送你到这儿吧,你过去吧!”

  和勇说:“哥你怕什么,跟我过去拿钱吗!”

  “我就不过去了,我这身上有案底。让老二跟你过去拿吧!”

  和勇知道这帮人他们绝不会完全信任你。像“三哥”这号人物他能送这一程,就是非常相信他了。

  和勇只好说,行吧哥,就此别过。

  当和勇走出去一段了,已经过了边境了。忽然听“三哥”喊,兄弟,把枪给我啊!

  和勇转身说,啊,我过不去了!你过来拿吧!

  “三哥”当然不肯。他说那你一会儿让老二给我带过来吧。和勇也朝枪口处吹了一口气说,急啥,玩会呗。

  过预伏点,枪一直就在和勇手里。

  战斗打响了。

  他一直跟着外围的战友们一起行动直到抓捕结束。

  战果是缴获了一支手枪、两枚手榴弹和87公斤冰毒。

  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生一面小国旗

  战斗结束了,兄弟们却找不到和勇了。

  后来,他们在山边的水沟里找到了躺在水沟里一身泥浆的和勇。发着高烧的和勇,多想找这样一片清澈的溪流冲洗掉这一身带自M国的臭汗和泥浆啊……

  当时配合外围的是时任大队长的梁军伟,他给发着高烧的和勇买了一件上衣和一条牛仔裤,日后和勇见梁军伟就说:我参加工作这么多年唯一占队里的便宜就是这条牛仔裤。结果梁队还给我买的是大一号的。

  盖着三床被子都觉得冷的和勇心中不无小得意,因为计划当中连老二都抓不到的,结果还把老二给骗过来了。

  曾经,他跟初恋女朋友坦白地说:我希望在你每一次晚宴结束说祝酒词的时候我能够很庆幸我还能举着杯子。

  他说,他并不想成为阿格柳丝到最后死在战场上。“那不是我的期望。也许你觉得那是浓墨重彩的、可以引起大家崇尚、引起共鸣的英雄壮举,那是大家英雄,我不需要,我只想活我自己的,因为我不需要做到万众瞩目,我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做好我自己就行了。”

  曾经,有一次,他去欧洲度假的时候,在机场听见正播放中国的国歌。在异国他乡听到这熟悉的旋律他真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啊。

  那是奥运会上正在为中国的奥运冠军升国旗奏国歌。他想,自己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有奥运冠军那种幸运和殊荣。但每当他冒着生命危险与毒贩斗智斗勇取得一次胜利、成功破获一起重大案件时,他就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生一面小国旗。

  他喜欢闭上眼,静静地一个人,自己给自己奏国歌,一次,又一次,他感知那永恒的荣光就在星辰的岔路口等待着他。

  他是如此享受这漫长而永不迷失方向的等待。

  警察档案

  和勇,纳西族,云南保山市龙陵县人。1982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供职于保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三级警督。

  个人爱好:读书、音乐、美术、旅游、考古。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