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高明素:唯愿归来仍少年

2018年07月01日 21:22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12期   作者:胡玥   

  芹菜沟,童年里的明亮

  芹菜沟,一个那么山清水秀的地方。

  从保山去龙陵的路上,雨一直在下。偶或有鸟在林中的风雨里穿行,唱和。一只鸟,叫着另一只。天光云影里明亮的雨,每一滴都明亮。听素素讲小时候的故事,能看见他眼睛里时常就闪着这样的明亮。

  素素叫高明素,在云南保山流动查缉大队,他的战友们都喜欢喊他“素素!”。听上去就像唤一个女生的名字,可这总比他的绰号“非洲鸡”听上去顺耳。

  绰号也是保山缉毒警察的一种特殊的文化传承符号。并不是每一名缉毒警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绰号,绰号就像是一种荣耀,是你得战功赫赫后才能得到的奖赏和封号,比如分管缉毒的副局长张国庆,绰号“马宗鱼”,用和勇的话说,“马宗鱼”就是绝杀一切鱼的鱼。显然它是鱼中最凶猛者。

  而素素说他得“非洲鸡”这名号确是因为吃了长相的亏,因为自己长得黑。

  其实他的肤色是山乡里阳光终年照耀下的那种黧黑:健康、质朴、诚厚。

  一路上,绕山,绕水。沟谷里,石头们也都光洁明亮地站在河床上,仿佛失散多年的兄弟在此重聚。它们在此这样站立很久了,素素小时候上学它们就是这个样子,现在还是。

  寨子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只是从谷底拐出沟口后,有一块春光明媚的大石头迎立着,上面刻有“芹菜沟”三个拙朴的大字。

  沿着刻有“芹菜沟”字样的大石头标志的那个山坡向上走就是素素儿时的家,现今,他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仍独自在半山坡的老屋里住着。

  1982年2月,素素就出生在龙陵芹菜沟这个小山寨里。他的上边有两个分别大他六岁和三岁的姐姐,他行三,是家里的老小。素素的记忆里,小时候家里很穷,一条像样的裤子都穿不上。衣服都是大人和姐姐们的衣服改了穿。父亲在德宏的工务段道班上班。虽然一个月有14元钱的收入。但对于一个五口之家完全靠这14元钱是难以维持生活的。所以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帮母亲下地干农活。

  父亲在德宏的道班工作,回一趟家特别不容易。小孩子的他跟着父亲去德宏要走一天的山路,要翻很多的大山。

  小时候,既使山路再难走,小孩子的他还是喜欢跟着父亲翻山越岭去德宏,因为那儿比山寨里的条件要好得多。

  可是呢,穷孩子自有穷孩子的乐趣。城里的娃娃有父母亲给买的小手枪玩,他就自己动手做。城里的孩子玩铁环,寨子里的娃娃没有这样的玩具怎么办?这难不倒农村的娃娃们,他们就地取材,找那些软的细的新生的竹枝,把竹子枝圈个圈做成铁环的样子在寨子里玩得不亦乐乎呢。那是小孩子自己为自己营造的简单的快乐,素素以为,简单的快乐就是人生的幸福。这快乐与贫穷和富有无关。

  父亲有十个兄弟姐妹。父亲的一个姐姐他的姑妈一家以及一个叔叔家都在德宏生活。小时候他也常去德宏的姑妈和叔叔家玩耍。姑妈家和叔叔家就算比较富裕的家庭了。可是有一天,听父亲跟母亲说姑妈家的表兄吸“四号”死了。那是他第一次听见四号和死亡这样的字眼。但他不知“四号”指的是毒品海洛因。

  自此,只要他出门,母亲总会跟他说,你要不好好学习,就是不走正路,就跟你家表兄一样,以后就是个“四老爷”。

  母亲虽然大字不识,但她把最朴实的道理告诉他教他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稍年长一些他才知他们那儿把吸毒的人统称为“四老爷”。四老爷即是吸毒者的代名词。

  2001年素素如愿考上了云南警察学院,成为一名预备警官。他是小小的芹菜沟走出来的唯一的警察。

  黄草坝的夏天

  黄草坝,是素素家乡隆新的另一个地方,像芹菜沟一样自然素朴又好记。

  警院的学生假期里都要回到家乡的派出所进行社会实践。

  2002年八月,素素来到黄草坝所在的派出所做见习生。带他的师傅是派出所一位年长的老民警。老民警说,今年黄草坝的夏天有点忙。上边要在这儿建水库了。来黄草坝的人比这些年加起来都多啊。

  有一天,师傅悄声跟素素说,听说跑乡下的中巴车也开始有夹带毒品的了。走,师傅带你去查查看。素素完全没有过查缉的经验,以为师傅有经验,跟着师傅到了中巴车上,师傅看上去也比他强不到哪里去。按照书本上和老师讲的察言观色看过去,一车的人,都是夏天太阳普照过的颜色,黑黑的,像他一样。翻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裹,也并无可疑得像毒品样的东西。而其实他和师傅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毒品是什么样。两个没有见过毒品的人去查毒品说出去一定会被人笑话。素素这么想着但不能道破,那样就太打击师傅的热情和积极性了。

  素素和师傅前前后后把车里的人和物品都查过了,感觉上再也查无可查了。素素说师傅我看看车下边吧。素素就下了车。他绕着车走了一圈,踢了踢那些个轮胎,趴地上侧头看了看车底盘,也没有什么可疑的,于是跳起来拍拍土习惯性地伸腰仰头望天,他的眼睛被车顶上捆绑着的竹编凳子吸引住了,他的脑海里闪过小时候没铁环玩自己动手制作的“竹环”来了,其实他也并非单纯地就想起了小时候的玩物,而是,竹子!

  是的,就是竹子。乡下人喜欢用粗细不一的竹筒蒸饭蒸肉吃呢。等等,既然可以盛饭,难道不可以盛装点别的?

  素素爬到车顶就把凳子卸下来了。他拎凳子的时候就觉得那个凳子有点特别,仔细看,编制工艺没得说,还真不是粗制滥造的那种,是精编细作的。每个凳子都像工艺品呢。可是,他就是觉得有不对的地方。他拎起一把竹凳,放下,又拎另一把,感觉有点儿重啊!他把司机喊下来问,你老实说,你这里有没有毒品啊。司机说,没有,什么都没有。他看那司机,并不惊慌,一脸无辜的样子。可是他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素素决定既然怀疑了就不要放过,他还是找了一把水果刀, 刀尖朝竹凳子的腿管缝隙处捅下去一看,哎,掉出来的这是什么呢?素素就学着电影电视上的镜头,拿手指头那么一蘸,放到嘴里舔一下。师傅冲过来喊:不能尝啊万一是毒品呢。

  电影电视上黑社会接货验货时不是都这么尝吗?素素纯属于下意识的模仿。听见毒品二字素素本能地把舌尖上的沾附着的东西吐掉,一边吐一边咧嘴说,怎么这么苦啊,这是什么东西呀,好苦啊。

  师傅说这可能真是毒品啊。快给缉毒大队打电话来看一下。

  禁毒大队的人马来了一看说:没跑,是“四号”。

  那是素素第一次看见真的毒品。那也是他第一次亲身接触毒品。当时的素素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味道这么苦的毒品,这世上有那么多的人为此不惜倾家荡产,不惜杀人越货,不惜命丧黄泉……

  那一次最终统计的结果共计缴获海洛因七千克。

  在黄草坝,每天都有载客的中巴经过。那一天的那一辆中巴车如果没有碰上见习警察高明素和师傅去小试身手呢。那一辆载着7000克毒品的中巴会否泥鳅一样溜掉吧?

  素素看着脚下的一棵草。这是黄草坝万千棵草中的极普通的一棵。这一棵草一直在这儿。走过的人不一定都低头看它一眼。而这一刻他恰好看见了。

  一棵草并非因人的视而不见就不存在,那么他对一棵草的见就不是偶遇而是必然的见了。

  一个查缉警察异于常人之处,不是见人所见,而是要能洞见人所不能洞见的一切。

  其实2002年,对于保山缉毒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保山公开查缉毒品的历史始于2002年。当时边防武警在边境线以及重要的交通要道通道都设有检查站,所查缉的毒品越来越多。当时保山分管缉毒的副局长明政斌(2017感动中国十大法制人物之一)看到毒情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提出边防有固定的检查站,保山缉毒可以尝试组织一个公开查缉毒品的流动查缉队伍,形成随时随地、机动灵活、露头就打的态势。明政斌和陈新民都是保山缉毒警察队伍中旗帜性人物。2002年,保山公安先是带有实验性质地招了一批复员转业军人加入到联防查缉毒品的行列。最为传奇的是,第一次上路查缉就在永保桥附近一次查缴了9千多克海洛因。当他们给明副局长打电话报告说这一战果时,明副局长显然是不信的。他用浓重的龙陵家乡方言说,吹吧,跟我吹牛皮。不可能!

  这便是素素后来所在的流动查缉大队的前缘和前身。

  2005年云南全省境内推广保山公开查缉毒品经验,经省政府批复保山成立了第一家公开查缉的流动缉查大队。正下到派出所锻炼的高明素,毅然选择到条件最艰苦的流动缉查大队当了一名缉毒警。高明素当然因此历史性地成为保山流动缉查大队第一批缉毒警察。

  超出想象的那些战斗总在瞬间发生

  人生的日子都是日复一日的过着,可是,对于素素他们则不同,因为他们真不确定每天的日子到底怎么过去,会遇到什么剧情。他们是这人生长剧里的主角,却永远猜不到接下去的剧情,又会碰到哪些对手登场。结局是什么不到最后一刻迷局难料。

  2017年5月份,素素他们接报说境外有人组织了一批海洛因,线索来源只说是有100块海洛因经由云南要运到四川去贩卖。接到情报后素素就带人到临沧去拦截这批毒品。情报说,对方是驾驶摩托车。他们测算了对方骑摩托车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所需的时间,然后选择好一个的时候,沿途设了多个观察哨,每个观察哨都密切注视一切动静。毒贩很狡猾,他们分出好几拨探路的!不断不断地在探路。他若看他要是看着明面上平白冒出的人他是不来交易的。所以素素带的人全部分头埋伏在草丛里,那条路原就有一个木材检查站。他们把抓捕点就定在这个木材检查站。素素他们化妆成木材检查站的人守候在那儿。凌晨3点多的时候,后台和前哨有消息反映说,探路已经开始出来了。果然一波一波的摩托车就开过来了。因为晚上其实很难看清什么,只是看着呼地飞过一团黑影又一团黑影,你打早了势必惊了那个真正带毒的。打完了就让他逃之夭夭了,可是,这一切都是稍纵即逝之间加以把握的事情,由不得你多思多想,你的经验和直觉起着不分彼此的重要作用。素素发现后边来了两辆摩托车,两辆摩托车一起来素素判断应该是带货的了,紧急下令拦截。行动只是瞬息里的事,抓捕过程像打仗一样,那个地方不是很有利的抓捕地形。那一段路太直,无遮无拦,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视界里。果然两辆摩托车敏感地意识到危险,他们几乎是在这边下达拦截令的同时试图冲开木材站的卡子。这个时候用电警棍什么的都是弱爆了,有一次他们破一个运毒车的窗玻璃,电警棍断了三截玻璃窗却仍保持完好。对于每年要破数百起案子的素素他们,很多时候喜欢用最原始的办法解决对抗性强到超出想象的那些战斗。对付摩托车冲卡的就拿什么大木头棍子插摩托车的车轮子,一插就卡住动不了。

  两辆摩托车,装着满满两口袋共七十多公斤的海洛因。素素兴奋啊,那种兴奋也是无与伦比的。素素兴奋到两天都不能好好睡觉,睡着了还能从梦里笑醒了。

  素素算一笔账:七十多公斤的海洛因,按一克就能致一个人上瘾的话,70公斤将会使七万多人上瘾。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如果没有把这些毒品堵住,那么就有将近七万多人要陷入到被毒品侵害至万劫不复之中。想想都可怕啊。

  素素的父亲已经不在了。素素只告诉母亲自己是警察,但素素从来没有告诉母亲他干的是缉毒警。母亲呢只知道他到处出差,有时一出差就很长时间音讯全无,他不联系母亲,母亲和家人就全都联系不到他。她问过他,他也没法跟她多说什么,母亲年纪大了,73岁了,跟她说干警察就行了,跟她说禁毒她还是知道很危险的。他不愿母亲为他操心。而母亲也不愿意到保山和他们一起住。

  母亲喜欢芹菜沟的一份清静和安宁。而生命本初的这一份清静和安宁也是素素喜欢的。

  可是,他知道,个体生命恐难再续生命的这份前缘:清静和美好。但此生为天下的母亲都能享受这清静这安宁,身为缉毒警的高明素,为自己这一份职业的荣光,感到无尚荣耀。

  警察档案:

  高明素,汉族,1982年2月出生,毕业于云南警官学院侦查系经济犯罪侦查专业,2005年1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三级警督,现任保山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流动查缉大队大队长。

  业余爱好:喜欢游泳,汽车越野。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