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张国庆:缉毒路漫漫 无悔亦无怨

2018年07月01日 21:35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12期   作者:胡玥   

  中寨,一个美而纯的小山村

  云南省昌宁县地处滇西大理、临沧、保山三地结合部,属保山地区。1968年张国庆就出生在云南省昌宁县城关镇一个叫中寨的小山村。

  小的时候,他时常跟着母亲下田,帮着母亲干各种田间地头的活计。偶尔也会朝着父亲所在的红茶厂方向望上一望。父亲就在昌宁有名的红茶厂开大货车负责往昆明运送茶叶。

  那个年月,从昌宁往昆明的路挺不好走的,父亲从昌宁出发到昆明开车要开三四天。

  放假的时候,父亲开着大货车会带着小国庆一道出远门,跑长途。跑得趟数多了,父亲偶尔也会教他怎么挂挡、换挡,怎么轻点油门、慢松离合……路途漫长,总得找点什么打发这漫长,于是父亲一边开车一边会不停地重复教他开车的各项技能,有几次,父亲选择在安全的地带让他上手试试,他还真开得有模有样,悟性极好。后来虽然他没考过大车的驾照,但,开大货车,他那可算是童子功。日后,连他自己都难以预见到的是,这童子功竟在他与毒贩周旋交手中派上大用场。

  在张国庆的记忆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昌宁是个偏僻又闭塞的小县城。他生活的中寨更是一个安然安宁的小山村,山峦雾绕里偶或散淡飘出那么一缕炊烟,这安然里便有了柴火的气息,人烟的味道。这样的小山村,哪里飘出过“毒品”这样的字眼呢。乡里乡亲,更没听说过谁人吸毒。昌宁,就像它的字面意义一样美而纯。当他在19岁离开老家去楚雄人民警察学校上学时,他的老家昌宁一直是无毒显。

  只是到了1990年初,当地派出所才陆续接到情况反映,说有人拿着毒品从缅甸过昌宁、保山、到大理和昆明去贩卖。从此昌宁开始有了过境毒贩的案例。

  “童子功”派上大用场

  那是他到缉毒队的第二年,1996年2月,张国庆接到一个情报,提供情报的人说有一批毒品要从缅甸的红岩乡进来。

  他们一行四个人,经报请领导批准后就开上那辆212吉普车从昌宁出发,一路奔往永德。

  正值收甘蔗的季节,一路之上,拉甘蔗的车扬起漫天尘土。

  吉普车在尘土飞扬里开了整一夜,次日晨终于赶到了永德。谢天谢地,按情报人提供的车牌号,找到了那辆车。

  就在他们到后盯着那辆车没多大会儿,只见车身就动了。

  动手还是不动手?紧急,短暂,但必须立刻做出决断。

  这个时候,关键问题是在他们赶到之前,毒品交接是否已完成?货是否在车上?或是这辆车就是一辆空车,一辆在前头探路的车,另有车、人及交货地点和时间定在接下来的某一程里?那么动早了事关接下来真正的交易。动晚了,任这车在路上跑,跟丢了,车、货、人全跑了怎么办?

  与提供情报的人联系,提供情报的人也不知毒品是已在车上还是在途中进行交接。如果现在就打,万一车是放空车并没装毒品呢,真就打草惊蛇了。

  遇乱麻格局不如选择简、直的解决方案。

  张国庆觉得宜缓不宜急,跟上一程再作决断不迟。

  他们要跟的那辆车是东风140。如今这样的货车已很少见了。

  东风140从永德到镇康又岔到昌宁的湾店,他们不敢跟得太近,太近很容易让前边的东风140驾驶员起疑心。远远地跟,又不能离得太远。那时都是土路,他们从很远就能看见东风车一路扬起的尘土。他们以看得见扬尘为准跟住东风140。

  跟了一程又一程。车子开始进入下坡道,且一直是下坡。张国庆让吉普车开过去超过东风车,然后选平缓的坡地,横在道上,堵东风车。

  张国庆看好的那个缓坡处在一条路的转弯里。他们突然把车横在路中间,后边的东风车只有在转过弯时才能看见路中间横着的车子。

  东风车司机措手不及,只有本能紧急地停下车。

  张国庆要的就是这个紧急本能的状态。他要趁着司机还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得结束战斗。

  张国庆箭步冲上去,拽车门、摁住司机的头和手,没给驾驶车辆的司机以任何喘息的机会,并迅速把他从驾驶座上揪下来。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显得身手不凡。

  张国庆的身手不凡绝非电影上的花架子,这来自他打小拜师练就的罗汉拳。

  拜师学艺这件事确是缘于小时候看电影。记忆最深的就是在3519部队院里看《少林寺》的电影。看完了少林寺,少年张国庆很崇拜李连杰,对李连杰和他的少林武功羡慕得不得了。他做梦都想也能成为武功高强之人。于是就开始拜了个师傅,师傅教他学罗汉拳。跟着师傅一练就是三年。后来没时间跟着师傅学就在自家院子里每天坚持练。这成为他一生的习惯。

  他做梦也没想到当年的习武练拳为他此生当警察进行了很好的体能和力量的蓄积和准备。所以张国庆认为,这人生,学什么都不会白学,都不会没有用处。只是时机没到罢了。

  就在他制服驾驶员的同一时刻,另一组人员在驾驶座底下发现了七枚手榴弹、一支枪、十八发子弹。

  想想都后怕:那天要是动作稍慢一点真就出大事了。

  稍有迟缓就没命了。

  运毒司机当时只要有一秒的应变反应,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张国庆赶紧跳上车搜查。

  车上就那么醒目地扔着两个大的蛇皮袋,蛇皮袋里装着34.8公斤的海洛因。

  张国庆看了一下表,车程和所用时间在合理可信范围内,他让驾驶员不露声色保持如常回话。

  接下来经做工作,驾驶员愿意配合警方做接下去的工作。

  但东风车不能冒险交给驾驶员开了。

  那么谁来开大货车?

  他们现有的四个警员,除了他,没有人开过大货车。

  其实,接货人一路上一直跟驾驶员保持热线联系,对方旨在计算车程和时间,大致几点应该到昌宁,大概行进多久就到保山,然后大理,如果在路上延误时间长,超过预计的时间接货人必定会起疑心,会自然而然地认为中间一定出事了。接货人会立即掐断一切联系,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便前功尽弃。

  所以,张国庆让驾驶员负责带路和保持与接货人通话的畅通。他自己果断跳上驾驶室主驾的位置开起了大货车。

  运毒品的司机依张国庆他们的设计,告诉对方已到大理,让对方接货。

  接货的是缅甸人。这一批毒品准备运往甘肃。缅甸人觉得这一路一直和东风车司机保持畅通联系,时间也恰好,并无延误。所以也就未起丝毫疑心,于是来接货。如此,毒贩、毒品,人、赃俱获。

  因为此案的成功破获,张国庆荣立了个人三等功。这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立功受奖,从此他愈发爱上了既刺激又冒险并充满种种挑战的这份职业:缉毒警生涯。

  回首来时路

  张国庆之所以选择考警校当警察还缘于上警校之前,除了电影《少林寺》,还有两部电影对张国庆后来的人生产生了极其深刻而重要的影响。一部是《戴手铐的旅客》,另一部是《英雄无悔》。

  《戴手铐的旅客》中于洋饰演的老公安刘杰,深深震撼和打动了张国庆,那是根植于少年心灵中的第一个对党有着坚定信念、忠诚正直、正义的警察形象。而影片中的插曲《驼铃》更是后来成为缉毒警的张国庆和战友间生死情缘的映照和写真。

  看过《英雄无悔》后,他立志要当一名刑警。要做濮存昕饰演的高天那样刚直不阿,不畏艰难的好警察、好公安局长。

  1989年警校毕业后,张国庆没想到一心想当刑警的自己,一朝干上了缉毒警,此生便不顾一切地爱上了这一行,无怨亦无悔。

  那时候,缉毒队长、副队长都是五十多岁的老缉毒队员,就张国庆的年纪比较轻。缉毒队有十二个人,人人都是身经百战,各个都有一箩筐传奇故事可以夸耀。所以也就难怪大家都拿着异样的眼光审视他,因为大家确实不知道他这个新兵能不能胜任啊。

  人生的时运和人脉的储备有时就是那么的机缘巧合,似有天助一般。

  到缉毒队近两个月了,有一天,从前跟着师傅学罗汉拳的一个师兄找他喝酒叙旧。杯盏间,师兄就透了个很重要的情报给他,师兄说,有两个旧识,从监狱刚出来,要重操旧业搞毒品。咱们是同门师兄弟,你现在又刚到缉毒队,我既知道这么个情况就得跟你说。别人我不大信,但我信得过你。

  “好啊,你告诉他们,你有个兄弟,是那边人(指缅甸人),搞四号的。看看他们的反应。”张国庆立即进入角色,盘算和设计一番后他教师兄跟那两个人如此这般一说。

  鱼真就咬钩了。

  第一步是见面。

  对方提出见面自然是为了验证他到底是什么人。

  看似有一搭无一搭聊着天。可是聊着聊着就问到果敢老街都有几个区。

  这难不住事先已做过功课的张国庆。他告诉他们,果敢的老街有五个区,什么金象城,双凤城,杨龙寨、双鹤城、东城等等,各城都是啥特点他也说得头头是道。

  张国庆的外表打眼望过去,会给人一种天然的可信任感,这天然的优势屡次帮助了他。

  取得对方的信任后进入验货。

  验货是在昌宁郊外的田埂上。

  那个场景就像电影镜头定格在他的记忆中,因为那是张国庆缉毒生涯的第一次跟毒贩的交手。

  他只身携带了一块350克重的海洛因。两个男人趋于谨慎提出说拿回去验。为了钓到大笔毒资,张国庆同意他们把这块350克重的海洛因带走。但前提是必须给付二万元定金以示诚意。

  第二天,他们再次约见张国庆,并告之老板看了,说货很好。老板在保山,邀他一起去保山见下老板。

  张国庆跟他们一起买了从昌宁到保山的客车票。

  到了保山,张国庆被安排住进联营旅社。

  微山老板迟迟不肯露面。

  在联营旅社住了有二十多天了,还不见动静。张国庆佯装极不耐烦地说,问问你们老板这货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再不来我可就给别人了,二万定金不退。

  很快,联系人捎话说老板要来了,但得换个旅馆交易。

  换的旅馆是一个旧旧的二层楼。虽然地点很偏,但便于外围人员隐蔽,他各处看了看,那些口子好把控,毒贩真要逃跑时好封口。

  张国庆悄悄向外围传递了最新的进展。把货带到新换旅馆事前选好的房间床的下边。

  交接的那日,约好的时辰一到,从门外进来了三个人。其中穿着黄色的马甲的是微山老板,那微山老板话不多,进门直奔主题:验货。只见他用打火机点,用锡纸烧,又看和闻。验了之后嘴角不经意满意地向上翘了一下,那是觉得货很不错。随后就把马甲拉开,钱就取出来了:共十六万。

  当微山人放下钱刚要拎上货走人时,就听见门外有响动。张国庆趁机装成受到惊吓惊慌不知所措的样子夺门就跑。

  其实他那是赶紧给外围的队友们把门打开。

  开门往外跑的张国庆,刚跑到二楼拐角处就听见一声断喝:站住!还想往哪里跑!

  敢断喝的人必是自己人。所以张国庆心里反而踏实了,他抬头一看,惊喜万分啊,因为那冲他断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缉毒英雄陈新民!他赶紧回说,陈队,自己人!

  张国庆刚到缉毒队不满两个月,陈新民当然不识得。但凭此次一役,陈新民记住了叫张国庆的同行。

  案子成功破获,缴获毒资十六万。在当时,每月工资也才两三百元。十六万,真是惊人的一笔巨款了。

  后来,张国庆在缉毒生涯的二十几年里,办过比这个案子惊险十倍百倍的案子,最经典的一案是在广东揭阳和深圳一举端掉两个毒窝打掉了两个团伙,共缴获72.5公斤海洛因,缴获毒资800万元。这在当年打击和破获毒品犯罪案件中缴获毒资数量上,堪称历史之最。

  可是,后来的一切成功和成就,都不及这第一案的成功令他欣喜、激动、有成就感且恒久难忘。因为那是他缉毒生涯的开头和起点。

  他以这样的一个开头,一个不错的开局,一份骄人的成绩单向缉毒战线的前辈们献上了令自己还算满意的见面礼。

  张国庆一直珍视这历史性的一场相逢与初见。陈新民、明正斌们在缉毒这条道上,是先驱者,他们用全部的青春和热血,在没有路的路上为后继者趟出一条血路来。后继者们,在英雄们开创的缉毒这条漫漫长路上,在向英雄们致敬的同时,也像英雄一样,努力使自己做到忠诚、果敢、无畏,勇于牺牲。

  警察档案:

  张国庆,汉族,1968年10月出生,1989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中共保山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分管禁毒。荣立过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三等功多次,是禁毒战线上赫赫有名的“孤胆英雄”。



责任编辑:王弈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