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一首歌,改变他人生走向

2018年08月15日 15:01    来源:人民公安2018年15期   作者:王方泽   

  说起从警经历,潘伟的记忆总是从1988年那晚第一次听到那首歌开始。那年他15岁,还是个高中一年级学生。

  15岁立志当警察

  1988年,潘伟还在四川省会理县第二中学读高一,住校。一天晚上,他到学校门口小卖部买洗脸用的毛巾,店主刘叔家屋里面坐满了人,门口还站了不少人。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盯着21英寸长虹彩色电视。他也挤进争睹的人群。电视里正在播放《便衣警察》,他一看就入了迷。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都按时去看《便衣警察》,每天两集。剧中因保护“四五运动”中的群众而蒙受冤屈的青年民警周志明纯洁、善良、正直、无私,历尽苦难,痴心不改,再立新功。故事深深地打动了他,特别是主题曲《少年壮志不言愁》。“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气壮山河的词曲让小潘伟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从此白天晚上,这首歌都时时在他耳边回响。不久,他唱会了这首歌,把歌词抄写在日记本上,并用工工整整的美术字写道:“我一定要当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当警察,成为高一学生潘伟的抱负和梦想。

  潘伟出生于1972年4月15日,排行老四。家里是会理县益门煤矿普通工人家庭,母亲是家庭妇女。上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个妹妹。从小学到初中,潘伟的体育成绩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在全年级名列前茅,田径长跑、短跑、跳高、跳远,球类乒乓球、篮球、羽毛球样样出众。到了高中,体育成绩依然领跑全班,他理想是当一名体育教师。

  和平年代,警察是最危险的职业之一,父母和兄长姐妹们听说潘伟想上警校,担心他以后会有个三长两短,没有一个支持他的。两年后,当潘伟参加高考填报志愿时,全家人坚决不同意他报考警校。但他执意要报。为了让他改变主意,家里人背着他召开家庭会,最后决定由大姐潘梅做他的思想工作。

  潘梅找弟弟谈心,疑惑不解地问:“弟弟,我记得你对我说过,长大了当一名体育老师,咋个现在又想当警察呢?”

  潘伟不假思索回答:“姐,当体育老师是我从前的理想。当体育老师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我现在更喜欢当警察。”

  潘梅语重心长道:“弟弟,当警察苦和累暂且不说,太危险了是不争的事实。我有个学生家长是警察,他没有参加过一次孩子的家长会。报纸上警察负伤、牺牲的新闻屡见不鲜。有个朋友给我讲,他的表哥是一名民警,在执行抓捕任务时,被歹徒持刀杀死。他又是个独生子,年迈的父母几次哭晕在地。我们家姊妹几个,潘宏务农,我和潘霞都是老师,潘莉已有当医生的志向。换句话说,家里爸爸妈妈都老了,我们几个也都安安稳稳的才好。你在填报志愿时,一定要三思啊。”

  “嗯。”潘伟点了点头。

  潘梅不放心,又说:“作家柳青在《创业》中有句名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对于你来说,填志愿很关键,如果没有选择好,可以影响你的一个时期,也可能影响你一生。从你的长远生活着想,我劝你还是报考师范、师专方面的志愿吧,凭你的体育成绩和强健的身体素质,将来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体育老师。”

  “姐,我晓得,你和全家人劝我都是为我好。但我决心已定,即使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当警察这条路我走定了。”潘伟义无反顾。

  弟弟正值血气方刚,像吃了秤砣铁了心。潘梅柔情似水,苦口婆心,虽穷尽全力,仍一筹莫展。最后没有把弟弟思想工作做通,没有让弟弟回心转意,潘梅提醒:“弟弟,人各有志,不能勉强。但你要记住姐的话,以后当警察一定要注意安全,别忘了你可是我们全家人的心尖尖啊!”

  最终,潘伟坚持报考了警校,入读德阳的四川省劳改工作警察学校公安专业。

  1993年8月,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会理县公安局黎溪派出所新来了个英俊健壮、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他就是潘伟。这年,他21岁。

  婚期在即,身中5枪生命垂危

  工作不久,爱情走进了潘伟的生活。

  恋爱是甜蜜的、幸福的,但和同龄人相比,张容失去了很多。她和潘伟没有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耳鬓厮磨,也没有海边沙滩的海誓山盟、浪漫嬉戏。起初,张容在黎溪工作的日子里还可常见到潘伟忙碌的身影,后来张容调到县林业局护林防火指挥部办公室工作,她见到潘伟的机会就不多了。每逢星期天、节假日,张容都要从县城坐汽车,翻山越岭到74公里外大山深处的黎溪派出所看望潘伟。到派出所也是聚少离多。有时刚刚坐下来,又有出警任务,每次看到潘伟左右为难的样子,张容总是说:“你去忙你的工作,我自己玩。”

  1999年,潘伟、张容决定5月1日结婚。佳期在即,两颗年轻的心,喜滋滋、乐悠悠,萦绕着一串温馨的梦。

  4月16日这天,下午5时许,潘伟打电话给张容,说已经给黎溪派出所请了长假,6点钟下了班即赶回县城。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到了晚上10点钟,依然不见潘伟的身影。张容不知怎么,突然心里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起来。

  张容正要给黎溪派出所打电话,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她拿起听筒,是派出所刘建平所长。刘所长含糊其辞说道:“潘伟在云盘执行任务时,被别人打着了,已经往县医院送过来了。”张容也没有问原因,因为警察在执行任务中与别人发生冲突,被人抓扯、被人打着太平常了,随处可见。

  过了一会儿,张容反应过来。云盘过来就有一所拉拉铜矿职工医院,医疗条件还不错,如果是一般的伤情,不会直接送县医院。是不是刘所长有什么顾虑,没有跟自己说实情。她打电话给会理红旗中学教书的大姐潘梅,吐露了自己的担忧。

  潘梅立刻打电话问刘建平所长,方知实情。“潘伟被人用火药枪打着了,具体伤情不知道,消息是从拉拉铜矿职工医院通过电话转过来的,潘伟在拉拉铜矿职工医院包扎后,已经往县医院送过来了。”

  从黎溪到县城一般要一个多小时。张容在她父母的陪伴下,忍着心中的悲痛,咬着嘴唇一语不发,从家里出来直接到了县医院。她呆呆地站在医院门口,焦急地守望着。

  次日凌晨1时许,伴着刺耳的警笛、闪烁的警灯,几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开进医院。顿时,医院的坝子站满了医生、护士、警察。起初,张容还稳得住,一看到眼前这种阵势,还没见着潘伟,她的心一下子沉下去,两腿发软。

  潘伟被火速抬下车,直接送放射科。张容在明亮的路灯下,看到躺在担架上的潘伟,眼睛是睁开的,浑身上下连同他的橄榄色的警服全部被鲜血渗透。潘伟也看到了张容,看样子想和她说话,但说不出话来。

  凌晨3时许,张容的父母从二楼下来,妈妈老泪纵横地说道:“容儿,潘伟胸部、腹部中弹,体内有5颗铅弹,手术前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马上就要动手术了,你上去鼓励他一下吧。”

  张容肝肠寸断,默默无语,拖着沉重的身体在妈妈的搀扶下上了二楼。潘伟躺在一张手推床上,马上就要被推进手术室了。她心里颤抖了一下,轻手轻脚来到床边,俯身亲吻他。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潘伟苍白的脸颊上,她俯在他耳边含泪鼓励他:“伟,坚强点,我等着你从手术室出来。”

  张容淌着泪水虔诚地坐在手术室门外医生办公室的长椅上,痴痴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手术室门上“肃静”两个大字。饱受着生死离别的痛苦折磨,她仿佛看到死神正张开黑翼俯视着潘伟。她感到自己实在无能为力,只有虔诚地全身心地为潘伟祈祷:“让我的心上人能活着出来。”

  凌晨8时许,潘伟被送了出来,随即送入了观察室。张容立刻扑过去,抓住医生那双湿漉漉的手急切地问道:“医生,他怎么样?”

  “现在还处在危险期,手术进行顺利,从腹部、胸部共取出了3颗铅弹。另有2颗铅弹分别距心脏、脾脏太近,加上他的血流得太多了,现在取条件不成熟,无法保住他的生命。只有等他身体康复了,第二期治疗时再取出来。”医生长叹一声,潸然落泪。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让我先上”

  1999年4月16日,是一个浴血浴泪的日子。下午6时5分,潘伟收拾好行李和刘建平所长话别,准备离开黎溪派出所,这时一名治安积极分子急急忙忙跑进派出所报告刘所长:“鲁兴聪回来了,现在在他自己房子里。”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刘所长和潘伟一阵惊喜。

  鲁兴聪,男,时年29岁,会理县江竹乡云盘村二组村民,1999年4月5日下午3时许,持火药枪将本村村民白胜华一枪打死,接着又将白胜华的母亲李玉芬杀死,而后畏罪潜逃。鉴于鲁兴聪身强体壮,是个打火药枪百发百中的“惯匪炮手”,会理县公安局把追捕鲁兴聪的任务交给了黎溪派出所进行挂牌督办,并从刑警大队抽调精悍警力组成工作组坐镇黎溪,协助抓捕。然而,狡猾的鲁兴聪躲进茫茫无际的原始森林中,神出鬼没。警方夜以继日架网布控,却不见效果。

  “刘所长,我开车去抓捕鲁兴聪。”潘伟把回家准备办婚礼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想到刘所长前两天抓捕抢劫嫌疑人时把腰扭伤了,行动不便,便主动请缨,自告奋勇。

  “不行,你已经请了长假,我还想早点喝你的喜酒呢。我另外安排人去抓捕。”刘所长不同意。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刘所长,今天你要我去,我也得去;不要我去,我也得去。”

  潘伟开着警车载着所里民警彭绍国和工作组的张波、奔跃发、陈明磊等赶到鲁家。通过对鲁家外围环境及出入口的仔细观察分析和村民的情报,确定鲁兴聪尚在家中。

  鲁兴聪的房子系四合院,一楼一底的土厢房。通过对底楼各房间的逐一搜查,均未发现鲁兴聪,确定其躲藏在楼上厢房内。

  潘伟说:“鲁兴聪持有火药枪,我先上。”他警惕地持枪走在前头。楼梯共有6级,刚上楼梯顶端时,突然,从厢房土墙上一小洞内传来“叭”的一声枪响。潘伟中弹,从两米高的梯子上重重地摔倒在地,当场昏迷过去。殷红的鲜血迸涌出来。

  紧接着,楼上又接连响起了两声枪响。同行的奔跃发从潘伟手中接过“五四”式手枪予以还击。

  地势不利,加之天黑,民警把潘伟救出,暂时撤出鲁家。刚出大门,潘伟苏醒过来,第一句话便问:“鲁兴聪抓到没有,决不能让他跑掉。”随即,又昏迷了过去。

  奔跃发、陈明磊组织民兵组干部将鲁兴聪包围在房子里,并抢占了有利地形。4小时后,鲁兴聪负隅顽抗,被增援的县公安局民警当场击毙。

  全县人民为英雄点了他最喜欢的歌

  命悬一线,十万火急,会理县公安局以最快的速度抢运潘伟。会理县人民医院在得知潘伟中弹身负重伤的消息后,院长罗成渝亲自出马,以最好的医护、最先进的医疗设备调集了各方最权威的专家紧急会诊,迅速制定出手术方案。潘伟被送到医院后,一分钟也没有耽误,一切火速按抢救方案进行。

  从4月17日上午9时许开始,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县政法系统的领导,社会各界的干部职工、学生、群众以及潘伟的家人、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数以千计到医院看望,送鲜花,送水果,大家都被英雄的那份勇敢、无畏的献身精神鼓舞着。

  “我长大也要像潘叔叔一样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一位名叫赵星的小学四年级学生代表,受潘伟的感染,倾慕地表示。

  群众自发到县广播电视台为潘伟点歌《少年壮志不言愁》《血染的风采》《好人一生平安》,一时间,在40余万人的会理县掀起了向潘伟学习的热潮。

  潘伟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清澈、明亮的眼睛仰望着医生、护士,仰望着大姐潘梅、张容以及陌生的领导、群众代表。

  潘梅心如刀绞,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她俯下身子亲吻小弟坚毅、苍白的脸庞,轻言细语说道:“弟弟,爸爸、妈妈、潘宏、潘霞、潘莉都来看过你了。他们都好,都惦记着你,都为你祝福。你是我们全家的光荣,我们为你自豪,为你骄傲。”

  张容眼角挂着晶莹的泪花,竭力克制着内心的痛楚,站在一旁接上话茬:“大姐学校的老师、学生代表也来看你了,他们还到县广播电视台为你点了你最喜爱的《少年壮志不言愁》。”

  潘梅点点头:“是的,他们的心情和我一样,他们都说要向你学习!”

  潘伟默默地听着,为医护人员、为领导、为亲人、为同事、为群众潮水般涌来的深情厚爱深深地感动。他心里沉甸甸的,他还不能说话,只是鼻子发酸眼窝发热,强忍着没让泪水流出来。

  环顾洁白的病室,刚刚从死神那里挣脱回来的潘伟,回望平凡而短暂的人生,往事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脑海。

  这些年风霜雨雪,在派出所一线摸爬滚打,超负荷运转,对自己肩负的工作投入了全部心血,没有办过一起冤假错案,没有错抓过一个嫌疑人,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他无怨无悔,感到光荣、感到自豪。

  只是对父母亲人亏欠太多太多,他感到惭愧、内疚。没有陪父母吃过一顿年夜饭、没有在病榻前照顾因胆结石突发胰腺炎住院的母亲……突然又想起6岁的时候,在院子里玩耍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膝盖擦破了点儿皮,母亲流着泪冒着雨把自己背到医院医治。那情景历历在目。眼睛一闭,就看到当年母亲泪流满面的样子。这一回,还不知疼爱自己的母亲哭成啥样子。

  想到这些,负枪伤以来,第一滴热泪从他脸庞滑下。

  此时的潘伟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伴着心的律动,有很多话想说,但一句都说不出来。虽然自己苏醒了,但死神步步紧逼,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光荣”。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他对生,有着无限的眷恋;但对死,并不感到恐惧。从入警的那天起,他就想到在险象环生的从警道路上,难免会有这一天,他早就有思想、心理准备。为党的公安事业,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而死,死得其所,死而无憾。此时此刻,他依旧无畏无惧,勇于面对,义无反顾,不忘初心:我甘愿把青春、热血乃至生命献给党,献给祖国和人民。

  潘伟的耳边又回荡起那熟悉的气壮山河的词曲,“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

  痴心不改,缉毒一线再立新功

  会理县公安局为潘伟报请一等功。县人民医院为他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护士。一切安排无微不至,家属亲友根本插不上手。尽管如此,未婚妻张容还是日日夜夜守在潘伟的床边,默默地守护着爱人。

  潘伟刚住院的时候,不能吃饭,不能喝水,靠输液维持生命,嘴唇干裂,张容便用棉签蘸纯净水为他擦拭嘴唇。

  会理的气候十分炎热,困在病榻上的潘伟一身是汗,张容特意叫妈妈从家里拿来一把蒲扇为潘伟驱热,不时为潘伟翻翻身,以防止肠粘连。

  为了把潘伟胸腔内的积血排出,医生采用了胸腔闭室引流设备,置于潘伟的病床前,医生叮嘱,任何人不能碰着,否则对病人有危险。看望潘伟的人员又成百上千,为了防止这些人不小心碰着闭室引流设备,张容特别细心,维护秩序,确保了万无一失。

  在潘伟住院的前10天里,潘伟的生命一直处于危险之中,医院先后发了两次病危通知书。每天,张容都陪伴在潘伟的病榻旁,形影不离。困了,就在床边躺一会儿,算是打个盹儿。

  潘伟住院到了第11天,度过了危险期,身上的九根管子也相继取完了,能吃少许米汤之类的流食,也可以说话了。张容这才安心回单位上班。

  想到潘伟从小就没住过院,现在困在病床上,心里难受,难以适应,张容专门给他买了一部小型收录机并买来磁带,一遍又一遍播放刘欢演唱的他最喜爱的《少年壮志不言愁》这首歌,让他的心伴着他熟悉的词曲飞翔在医院围墙外广阔的天空,巡逻在希望的田野,驰骋在战斗的岗位。让他好好地回味他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生命象征着希望,孕育着爱情,而爱情滋润和浇灌着生命之花,使其常开不败。在单位领导和同志们的关心下,在医院医生护士的护理,特别是在张容的精心照顾下,转眼4个月过去了,8月20日,潘伟康复出院了。

  这次负伤,潘伟伤残6级,荣立一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