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公安要闻  > 正文

用生命诠释初心与使命

追记河南省正阳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维平

2019年11月21日 07:2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波 李淑敏   

  10月28日,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也是传统祭祖节。当日10时45分,正在北京执行任务的河南省正阳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维平接到妹妹的电话:“哥,今儿是娘不在的第一个农历十月初一,你不回来祭奠吗?”“我现在有工作任务,在北京出差回不去。晚上我会找个路口,对着老家的方向给娘磕头的。”谁能想到,他再也没有机会尽孝了。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王维平工作时突发心梗,经全力抢救无效,于当日23时许在北京出差工作期间,不幸以身殉职,年仅45岁。

  “王局长特别敬业。好多次,我看到他半夜从派出所检查工作回来,还接着处理公务,办公室的灯一直亮到第二天天亮。这几年,他差不多天天都会在治安大队和民警一起办公。”正阳县公安局门卫郭师傅告诉记者。

  时刻践行从警初心,全力维护一方平安

  王维平原名“王士勋”,父母希望他长大后建立功勋;后来他自己改成“王维平”,志在匡扶正义、维护一方平安。1993年,他如愿考入郑州人民警察学校;1995年8月,他来到正阳县公安局,从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干起,先后担任派出所所长、刑警大队大队长、公安局副局长等职务。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王维平笔记本上的这句话是他生前忙碌的真实写照。一起战斗过的同事,对他超强的责任心深有感触,“工作敬业、业务精湛,是大家的主心骨”,“工作要求高,抓得细,盯得紧”,“谁都不敢有懈怠的念头”……

  2003年冬天,袁寨乡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一名精神病患者主动投案自首。时任正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的王维平了解有关案情后,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通过深入调查走访,让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浮出水面,并被依法严惩。

  2004年2月24日凌晨,铜钟镇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王维平带领100余名民警在驻马店、信阳两市展开了拉网式排查,连续奋战100余个日夜,走访10余万名群众,带破多起其他案件,却没有得到这起抢劫杀人案的有价值线索。但他没有气馁,凭借多年丰富的刑侦工作经验,转变侦查思路后发现,2001年发生的一起入室抢劫案件、仍然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周某、高某有重大作案嫌疑。7月7日,他与专案民警奔袭数千公里,在广东东莞将这两名嫌疑人抓获。经讯问,两人对抢劫杀人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警方由此带破1997年以来发生在正阳以及河南周边多个省份的蒙面入室抢劫案31起、绑架案5起。

  参加公安工作以来,王维平带领或亲自参与侦破各类刑事案件180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00余名,打掉犯罪团伙80余个,抓获网上在逃人员150余名。由于工作成绩突出,王维平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被评为全省优秀人民警察,2009年被评为全县劳动模范。

  真心实意为群众做好事,深入一线助力脱贫攻坚

  “政治坚定,务实能干,靠得住。”“业务精通,事必躬亲,自身硬。”“心系群众,办事公道,信得过。”“为人低调,待人谦和,党性强。”……在正阳县,提到王维平,人民群众无不交口称赞。

  雷寨乡张伍店村是正阳县公安局的结对帮扶村。王维平结对帮扶的张伍店村贫困户武麦收、尚旭龙专程来到殡仪馆吊唁。12岁的少年尚旭龙跪在王维平灵前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王叔叔,您就是我最亲的人。”2015年以来,王维平帮助有先天残疾的尚旭龙申报了低保金和特殊救助金,协调转学到正阳县育才外国语学校读书,还会在周末去看望他并了解其学习情况。尚旭龙的家人说:“每次来,王维平都自己掏钱给我们买油、买面,铺床叠被,打心眼里感激他。”

  50多岁的吴某也对王维平非常感激。吴某生活一度贫困,王维平经常找他谈心,帮其申请相关扶贫政策帮扶,争取到款项新盖两间扶贫房,还帮助他树立摆脱困境的勇气,给他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有了固定收入,生活有了稳定保障。

  在张伍店村,到处都有王维平的扶贫足迹。帮助该村逐户制定扶贫计划,争取资金修建2.3公里的“村村通”水泥路,清理沟里陈年垃圾提升美丽乡村建设品质……2016年,张伍店村已顺利脱贫。但王维平和扶贫工作队队员依然继续深入基层,帮助群众解决生产生活中的难题。

  67岁的陈相东逢人便夸:“王维平是共产党的好干部,没有官架子,每次见面都亲切地喊我‘叔’。他当真阳派出所所长时,组织社区不断加强巡逻防控,我们住在他的辖区感觉可安全了。”

  愧对家人,仍愿舍小家顾大家

  “爸爸出门办案时我在穿冬天的棉袄,等案件告破他回家时,我已经换上了夏天的短袖。这就是我经常‘缺席’的爸爸。”王维平的儿子王瑾瑜的话一出口,记者顿时泪湿眼眶。

  在王维平的从警生涯中,“舍小家为大家”是他的一贯作风。他和妻子万红艳每月收入共7000余元,赡养老人和抚育儿女都显得紧紧巴巴的。他们一直居住在一套老房子里,家中沙发表皮多处脱落、坐垫多处塌陷,厨房的吊顶掉了一半,抽油烟机因为老旧早已罢工。“他总是说,等他闲下来,修修还能用。可他哪有过闲下来的时候啊。”万红艳流着眼泪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这首诗被王维平工工整整地抄在笔记本上,展示出嫉恶如仇的他也有柔情一面。

  “我哥最孝顺了。10月23日,他去北京前专门回家一趟,将头几天买的过冬厚褂子给父亲试穿,并细心地为老人扣上扣子、整理好衣角。父亲留他在家吃完饭再走,他说不了,还有工作,然后就匆匆离开。”王维平的妹妹满怀思念,“没想到,这一去就是阴阳永隔。”

  10月27日,在北京工作期间,王维平曾在休息时到小商品市场给妻子买了2瓶廉价化妆品。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田德全开玩笑地说:“王局你可真大方,她能相中?”王维平只笑不语。当天中午,他和妻子视频通话:“艳子,明天你生日我回不去。等我忙完回去,给你好好补个生日。我还给你买了生日礼物。”不曾想这竟然成了最后的情话。

  正阳县公安局不远处有个小饭馆,有王维平和女儿最爱吃的炒拉条。过去,父女俩会头抵着头,父亲咬着面这头、女儿拽着面那头,女儿冲着爸爸调皮地笑、爸爸平日紧蹙的眉头满足地舒展……想起这一幕幕,王维平的女儿王尊月泣不成声。

  王维平走了,带着对事业、家庭的无比眷恋走了……但他身上忠诚、执着、朴实的品格,听党话、跟党走和初心不变、奋斗不止的坚定信仰,将与世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