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公安要闻  > 正文

待到樱花烂漫时

2020年02月13日 09:5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铮   
中国警察网 · 张铮  |  2020-02-13 09:58

 

 

  2月11日17时,此时我正与同事师二洋坐在武汉市黄陂体育馆的门前,等待着改造成方舱医院的它,引来第一批“客人”。这是武汉市第二批新改建的8所方舱医院之一,民警兄弟今天也将随病患者一道进驻这里,守护着医院内外,与外界隔绝,直到疫情退去。我看了一眼他们的值班表,值班日期已经排到了3月9日。

  “己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最近这句话反反复复地出现,人们在这疫情来临时惶惶然,而当我第二次身处这座城市的时候,情绪和情感十分的复杂。一方面,我被疫情带来的恐惧和无助所压迫;另一方面,我又被人们在困境前挺起脊梁携手同行而感动。每日的采访都像是过山车一样的心情,时而悲,时而喜。这样的日子,不敢说给自己留下了多少财富,但是一定是我这一生都难忘的时光。

  在今年的1月9日,我赴武汉铁路公安处采访春运情况,当时疫情有苗头,但一切都如外界的报道一样平静,相熟的人们还会以有没有去华南海鲜市场买菜来开玩笑。在汉口火车站采访了一个多星期之后,我返京的同时,疫情爆发的消息炸了。

  各种各样的消息传来,人们在互联网上传递着各类信息和情绪。我也左思右想,终于在大年三十的早上,退掉了回老家探望父母妻女的车票,开始隔离。在这些天里,相信大家都和我同样感受,度过了一个最特殊的“年”。武汉的消息一波一波,感染人数一天一天飙升,我独自在家如坐针毡,几次向单位领导请战,我和朋友们说:自己错过了武汉,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隔离期终于结束,1月31日,在部党委和报社党委的统一指挥安排下,带着同事们的支援物资,我同传宗、昌林、二洋4人,踏上了前往武汉的征程。上战场之前的兴奋,直到遇上乘警,被他三番五次的劝说和提醒,而渐渐冷静。

  下火车的那一刻,空空荡荡的武汉站,让时隔20天“故地重游”的我,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行驶在武汉市内,没有往日的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街景里没有一个行人的场景,让人觉得诡异。不时有救护车闪耀着蓝光飞驰而过,没有鸣笛没有动静,既不想告诉世人“我来了”,也同时提醒着大家现实的残酷。街头巷尾,医院门口,人们看见我拿着照相机,就会上来哭诉或者斥责,我什么都说不出口,但我心里明白,他们就只是想要求生。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自己的心理防线,也在一天天接受着考验,就连我们身边的采访对象,许多民警战友们,也不幸染病。有些时候,我们自己都觉得撑不下去了,但当我们不断听到看到,依旧有许多民警、辅警,无论男女老少,不管在什么岗位,一个个挺身而出,抛下自己的家庭亲人,穿上那身“百毒不侵”的警服,走上战场,用血肉之躯挡在病毒和群众之间。“我是党员,我先上!”“哪里任务重,领导干部往前冲!”“武汉是我家,我不去保护她,谁去?”那一个个让人泪奔的瞬间,一句句掷地有声的话语,感染了我们。

  大智街派出所、火神山医院警务站、江汉方舱医院警务站、常二社区、中南路警务综合服务站,在接下来的10天里,同事们不惧风险,团结一心,民警在哪,我们就在哪。在我心里我一直有个念头,我不仅仅是要报道一个事件、或者一个事件中的群体,同时我还想要和我们的兄弟姐妹们站在一起,和他们一起去战斗,用我们自己的行动,告诉他们:英雄城市的守护者们,你们并不孤单!

  众志成城,共克时艰。武汉加油!中国加油!这绝不是一句喊喊的口号,而是所有生于斯、长于斯的人,发自内心的期盼。一位记者朋友说到,自己大年初三抵达,现在已经活成了一个武汉人。

  说实话,从前我对武大的樱花,没有太多的向往,总觉得那不过是一个景点。但当我这几天无意间在网络上看到一幅插画时,我泪流满面。我真的很希望,待到樱花烂漫时,人们能丢下口罩,重新回到那座美好的城市。现在,这是一个我必须要实现的愿望了。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