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公安要闻  > 正文

他守“火神山”,她奋战重症隔离病房

警医“贤伉俪”携手战“疫”忙

2020年02月14日 07:3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中国警察网 ·   |  2020-02-14 07:37

  铁肖会奋战在重症隔离病房。(资料图片)
  燕占飞在火神山医院警务室执勤。中国警察网记者 张铮 摄

 

  2月11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湖北武汉火神山医院。知音湖大道上早已没有了前几天的热火朝天和泥泞不堪,干净的路面和安静的环境告诉我们,这里已经进入正常运转状态。

  走进路边的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区分局新农派出所武汉火神山医院警务室,责任民警燕占飞正带着同事清洗地面。

  “这两天,医院工程基本完工,工程车辆和人员都撤走了。”燕占飞对记者说,“警务室也转入正常运行状态。”

  此时,身为护士,燕占飞的爱人铁肖会正奋战在华中科技大学协和江北医院(原蔡甸区人民医院)重症隔离病房里。

  从1月24日开始,铁肖会就投入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治疗护理工作。从轻症确诊患者病区到重症隔离病房,铁肖会都认真护理。燕占飞从1月23日武汉实行更加严格的交通管控之前就一直在派出所值守。

  “我俩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每天只能通过手机视频通话联络。”2月13日上午,记者终于电话联系上了刚刚下班的铁肖会。

  疫情袭来,燕占飞、铁肖会这对警医伉俪,将两岁半的儿子小芒果交给父母照顾,毅然决然投入抗击疫情的一线战斗。

  值得欣慰的是,燕占飞负责守卫的火神山医院运转正常,而铁肖会负责护理的重症隔离病房每天有十几例患者转入轻症确诊患者病区接受进一步治疗。

  冷静的他·火热的她

  采访中,记者感受到1993年出生的燕占飞有着超过他这个年龄段的老成持重。这种冷静和老成,让他能够应对复杂和突发的局面。

  1月23日火神山医院建设启动。1月24日,燕占飞向派出所报名,申请加入火神山医院警务室。

  “你被局里选定为火神山医院警务室责任民警。抓紧准备一下,下午警务室挂牌,相关工作要全面启动了。”2月1日一大早,新农派出所副所长杨小峰通知燕占飞。

  其实,在这之前,他和同事已经天天在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周边巡逻、维护秩序,并参与警务室的筹建工作。

  为什么选他?“小燕有处置涉医案事件的丰富经验。”杨小峰说。

  2017年9月底,燕占飞从消泗乡派出所调到新农派出所,担任铁铺责任区社区民警。当时,辖区的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纠纷矛盾严重,“甚至经常出现打架的情况”。

  上任后,燕占飞在杨小峰带领下与医院建立联动机制,一边开展医院矛盾调解,一边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开展涉医违法犯罪打击。“一个月时间,我们处理了30余起涉医案事件。”燕占飞回忆,从此,医院秩序恢复正常。

  辖区巡逻、矛盾调解、案件办理,火神山医院警务室挂牌后,燕占飞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最多一天走了3万多步”。

  在重症监护病房里,铁肖会也同样忙碌着。

  “除了基本的医疗护理外,我们要为重症患者喂水喂饭,还要随时关注患者的心理变化。”铁肖会在电话里说。

  看着有些患者在自己护理下症状转轻,铁肖会很开心;看着有些患者的病情急剧恶化,铁肖会很难过。“作为医护人员,我只能尽自己的所有能力为他们减轻痛苦。”铁肖会说。

  透过她有点沙哑的声音,记者感受到她有颗火热的心。

  听话的他·絮叨的她

  “派出所工作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有用心,才能做好。”杨小峰说,在消泗乡派出所,燕占飞跟所里的老民警认真学习,熟练掌握了内勤、户籍、社区等各方面的工作,调任新农派出所时,“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新农派出所辖区的新天菜场常有小纠纷发生,燕占飞就深入菜场普法,给商户和顾客算“打架成本”,劝大家遇事都先静一静,切不可大打出手。

  “利害说清楚了,老百姓自然就不动手了。”燕占飞笑着说。

  “他总是加班、加班、加班。”铁肖会说,“他把家当旅馆、把派出所当家,我有时候都想跟他要房租了。”

  破涕为笑,铁肖会说:“我只能尽量提醒他休息,尤其是这段时间。”

  “她有时候太唠叨了。”燕占飞说,这些天,每次和爱人视频通话,“勤洗手,喷酒精,注意休息,好好吃饭,不要回家”这几句话铁肖会总是翻来覆去提醒着。

  “我也知道说了没啥用,但总是忍不住要叮嘱他。”铁肖会说。

  “其实我更担心她。”记者问起他爱人的工作情况时,燕占飞有些沉默,“她在最前线,其中的风险谁都知道。每天知道她平安是我最安心的时刻。”

  顾家的他·爱家的她

  老家在河南安阳的燕占飞和铁肖会是高中同学。

  “我们那会是同桌。”铁肖会说,读大学时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2014年,燕占飞在武汉入警。因为两地分居,铁肖会的家人“十分反对这门亲事”。

  2016年,铁肖会毅然辞去河南省内黄县人民医院护士的工作,考入武汉市蔡甸区人民医院,家人才勉强同意了。

  “家人反对,为啥还坚持选择他?”

  “他踏实、顾家,对我、老人、孩子都好。”铁肖会有点羞涩。

  “家里吃的不多了,你抽时间去买一些吧。按照两周的量采购啊。”2月7日下午,作为家里的“采购总管”,燕占飞收到爱人发来的购物清单。

  从1月23日武汉实行更加严格的交通管控开始,岳父岳母就在家里帮他俩带孩子。

  趁着换班的间隙,燕占飞跑到超市买好食材,送回家里。

  “你到家时不能进门,所有物品都要放在门口用酒精消毒静置20分钟后才能拿进家门啊。”微信里,铁肖会一再叮嘱,“我俩都是高危人员,得避免交叉感染,保证家中老小的安全啊。”

  敲开门,放下东西,燕占飞转身准备离开。

  门里边,小芒果大哭起来:“爸爸抱抱,爸爸抱抱……”

  燕占飞却只能一边安慰,一边倒退着走进电梯。

  “我现在就盼望疫情赶紧过去,可以摘掉口罩大口呼吸新鲜空气。”铁肖会畅想着,“然后我俩去看场电影、吃顿大餐,带着老人、孩子逛逛公园,让孩子撒撒欢。”

  “我想带着老婆孩子回趟老家,看看我爸妈,在一起吃顿年夜饭。”燕占飞已经一年多没有回老家了。

  2月13日下午,首批治愈患者从火神山医院出院。

  “春天来了,我相信我俩会尽快平安回家团聚的。”采访最后,铁肖会给记者传来一张全家福。照片中,铁肖会穿着花裙子,笑容灿烂,燕占飞扛着一脸懵懂的小芒果满脸幸福。

  “只要我们一起努力,相信疫情总会过去的。”燕占飞在警务室门口看着不远处的火神山医院说,“希望它早一点结束使命,大家都能过上正常的日子。”(本报武汉2月13日电)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