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公安要闻  > 正文

12平方米指挥室是他最后的战场

追记成都铁路公安局贵阳公安处乘警支队民警杨瀚

2020年08月10日 07:2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陈栩然 吕向蕙 许璇   
中国警察网 · 陈栩然 吕向蕙 许璇  |  2020-08-10 07:28

  8月2日15时,贵州省贵阳市景云山殡仪馆三秀厅内,挽联悬垂,哀乐低回。

  1岁9个月的小沅宝被妈妈带着,长跪在爸爸杨瀚的遗像前,身后是含泪肃立的120余名民警。

  小沅宝还不懂得,自己的爸爸——成都铁路公安局贵阳公安处乘警支队民警杨瀚,已在一天前长眠在自己挚爱的岗位上,永远地离开了他和妈妈,年仅36岁。

  定格:最后一天的生命轨迹 

  8月1日,贵阳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接到勤务指令:全体民警24小时待命,随时做好应急处突准备。

  8时,杨瀚提前半小时来到乘警支队指挥室,一边匆匆吃几口早餐,一边与同事郑可交接工作。

  指挥室是贵阳铁路公安处铁路系统的“中枢神经”,负责从贵阳开往全国各地列车的交路安排、信息传递、情报研判、调度指挥等工作,并为出乘民警准备好单警装备、资料,接处旅客的报警求助、投诉建议……12平方米的小小房间,就是杨瀚的战场。

  12时30分,带班领导沈纯忠让一直忙碌的杨瀚抓紧去食堂吃饭,可杨瀚说:“我点的外卖一会儿就到。今天任务特殊,随时可能来指令,得在岗上盯着。”

  一个小时后,乘警吴秀龙到指挥室换制服、领装备,发现杨瀚还在忙,“瀚哥,中午怎么不休息一下?”

  杨瀚指着显示屏说:“随时都可能来指令,盯着才放心。”

  话音未落,电话铃声响起,是旅客的报警求助,杨瀚迅速将信息通报给值乘列车乘警。看到吴秀龙当天值乘的车次开往北京,杨瀚还提醒他注意防护,给他找了一个新口罩。

  意外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16时17分,监控视频中的杨瀚突然倒下;16时18分,准备值乘Z150次列车的民警郑志成刚进大门,就看到倒在地上的杨瀚面色青紫、口吐白沫、人事不省。郑志成立即大声呼救。

  刻不容缓!大家一边做着心肺复苏,一边拨打120,将杨瀚送到医院进一步抢救。

  奇迹没有发生,因突发心源性疾病,杨瀚再也没能醒来,年仅36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8时26分……

  回望:指挥中枢的勇为担当 

  2004年7月,警校毕业的杨瀚如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16年来,他先后在车站派出所、刑警支队、乘警支队等多个岗位工作过。身高一米八、大头圆脸、性格开朗的他,无论在哪个岗位,始终勤勉努力,积极热忱。

  2012年,乘警支队在全队公开竞聘指挥员,年仅28岁的杨瀚凭借扎实的业务能力脱颖而出,成为支队建立以来最年轻的指挥员。

  指挥室设在支队一楼,12平方米的房间里放置了5台电脑、2部电话、2台打印机、1台执法记录仪数据采集站。贵阳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值乘的181趟普速和高铁列车上发生的各类实时信息,都在这里汇集、研判、传递、下达。

  小小指挥室如同“神经中枢”,始终紧张地高速运转着。身为指挥员的杨瀚就是重要的“神经元”。

  列车不分昼夜奔驰在铁道线上,作为指挥室的关键一环,3名指挥员也“三班倒”连轴转,24小时盯在岗位上。旅客报警求助要及时受理转接,一线警情要紧急调配处置……桩桩件件,都要心中有数,及时应对。

  杨瀚凭着一股韧劲,很快将自己磨炼成警务信息化尖兵。8年来,他高效处理流转各类警情信息5800余条,指导一线乘警抓获网上在逃人员16名,查获各类违法人员960余人次,妥善处理群众报警求助2100余次,找回遗失财物430余件、价值200万余元。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在环境封闭、人员流动性强的列车中,值乘民警感染风险大,既要保障乘务工作正常开展,又要最大限度地防止疫情扩散,高效警情研判、科学指挥调度成为铁警战“疫”的重中之重。

  杨瀚和同事坚守在指挥室,把防疫物品和安全防护提示送给每位出乘民警,向一线乘警推送涉疫旅客数据2139人次、密切接触者信息3000余条,查询查证各类案事件信息58条。

  疫情最吃劲时,因部分退乘民警需隔离观察,警力空前紧张。杨瀚主动请缨,利用间休时间参与值乘,一趟来回需要近12个小时。

  “要全副武装地上岗。”1月26日,农历大年初二,杨瀚在返回贵阳的列车上自拍了一张工作照,发了这样一条微信朋友圈。这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更是对身边战友的叮咛。

  追思:亲人战友的缅怀不舍 

  杨瀚走了,带着对工作和生活的无尽热爱与眷恋,留下了深深的伤痛和不舍。

  杨瀚是家中独子,父亲早年突发疾病去世,母亲身患高血压、直肠癌,今年6月底才刚刚出院。

  白发人送黑发人,扶着儿子的灵柩,瘦骨嶙峋的老人几度昏厥,嘴里不停唤着“瀚儿、瀚儿……”

  贵阳北车站派出所执勤大队大队长赵阳与杨瀚同在一个大院长大,又同在一个大学读书、一个单位工作。乍听噩耗,赵阳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些青春岁月,那些从警梦想,那些相互间的鼓劲加油,好像都还在昨天,可他就这么走了……”

  在贵阳公安处微信公众号和微信群里,战友们回忆着和杨瀚交往的点点滴滴——

  “上次见面,匆匆一瞥,不想却是最后一面,如果有如果,我宁愿当时多停留片刻。”

  “小兄弟,你开心的笑容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

  “此生无悔披战甲,来世还要做战友!”

  ……

  在杨瀚最后战斗的指挥室里,一枝白花寄托着战友们的缅怀和哀思,办公桌上还静静地摆放着他的值班名牌。翻开的值班日志上,却永远空缺了2020年8月1日这一天。

  墙上,写着他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对所有前线战友最深的祝福——“最大的愿望是平安退乘回家。”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