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公安要闻  > 正文

降魔之剑高悬 擒凶只争朝夕

天津警方历经22年破获“1998·6·28”女童被害案

2020年10月20日 07:0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莉莉   
中国警察网 · 王莉莉  |  2020-10-20 07:01

  绝不放弃一起积案,绝不放弃一丝希望,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理念,更是行动。

  直捣黄龙,非一日之功。侦破一起陈年命案,降魔之剑也远远不止经过十年的磨砺。

  “云剑-2020”行动精准制导,把漫长的铺陈和积淀汇聚成奔腾的洪流,迸发出惊人的能量。

  截至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已侦破一大批命案积案。这些积案侦破的背后,是公安部党委的决策部署,是众望所归、民心所向,是公安科技人的呕心沥血,是刑侦民警的爱民情怀。天津“1998·6·28”女童被害案历经22年终于成功破获,正是多方力量相互配合取得的战果。

  突遭横祸,8岁女童倒在玉米地里

  “云剑-2020”行动开始后,天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在梳理命案积案过程中,将久侦不破的“1998·6·28”女童被害案作为市公安局督办案件。

  女童小娜被害时只有8岁,她的父母是一对朴实的农民。连续22年,每年春节和清明节前,他们都会站在天津市公安局宁河分局(原宁河县公安局)门口,要求见一见办案民警。见了民警,他们却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失去生机,由于打击过大,小娜的父亲丧失了劳动能力,母亲精神失常,一家人陷入了生活困境。

  “面对他们,不知该说什么。”宁河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教导员关海波说。的确,不抓获凶手,什么语言都是那么苍白与空洞。

  22年来,时间模糊了生活中的很多画面,然而,小娜蜷曲着倒在玉米地里的惨状,永远定格在小娜父母和办案民警的脑海中。

  1998年6月26日13时许,小娜独自上学,一直未归,孩子的父母和村民四处寻找无果。6月27日19时许,人们在玉米地里发现了小娜的尸体。

  时任宁河县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大队副大队长的沙福禄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民警之一。尽管现场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但他仍围绕中心现场走出去很远,希望在周边发现一两件小娜遗落的物品或者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痕迹。

  经法医检验,小娜被人扼颈造成窒息死亡,不排除性侵可能。现勘人员发现,小娜手里攥着两根毛发。小娜的头发到肩,但这两根毛发明显短了很多,很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所留。

  天津市公安局和宁河县公安局刑侦部门抽调精兵强将成立“1998·6·28”女童被害案专案组,对案件进行了仔细研判,认为这可能是一起以性侵或报复为目的的杀人案件。案发后的半年时间里,专案组经过大量摸排走访均未发现目击证人,加之当时没有提取到能直接认定犯罪嫌疑人的证据,案件陷入僵局。

  从那时起,这起案件被每名民警装在心里,他们只要遇到类似案件,都会跟小娜被害案联系在一起进行研判。

  沙福禄说:“破获的案件随着时间都淡忘了,而没破的案件总是记忆犹新。”

  就算拼了命也要破案,可是拼了命还是感到无能为力,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

  生命至上,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检材

  2000年后,DNA检验技术在刑侦领域的应用发展很快,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纷纷筹建DNA实验室。2003年,天津市公安局DNA实验室建成并投入使用。

  恰在这时,大学毕业的李德方在天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队实习期满,第一次接触到了“1998·6·28”女童被害案。在卷宗里,他没有看到一张小娜的生活照。经询问才知道,小娜的父母伤心至极,把女孩的照片都处理掉了。李德方被深深触动了,从此这起案件烙在了他的心里,伴随着他的刑警生涯。

  2004年,这起案件再次被拿到研判会上进行讨论,李德方才知道所有人都惦念着这起案件。2005年,小娜被害案件的相关生物检材被送到天津市公安局DNA实验室检验,两根可疑毛发、衣物和其他生物检材均未检出可疑人员的DNA。

  转眼几年过去,每当听说技术更新进步了,小娜案件的检材就会被送检一次。办案民警寄希望最大的一份生物检材被使用殆尽,这给大家敲响了警钟。

  “技术员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检材。”这句话铭刻在沙福禄的心里。他清楚地记得,为了保护检材不缺失不变质,宁河公安机关在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建立了物证室,并加装了空调。

  苦苦期盼,四次检验失败仍不放弃

  按照惯例,每年年底,天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都会对所有积案进行梳理。2019年底,李德方已经是天津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一支队(重案队)副支队长,当他又一次翻阅小娜被害案的案卷时,心情十分复杂。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李德方和同事一边做好防控工作,一边成立专案组,对小娜被害案进行重新研判。今年4月“云剑-2020”行动开始后,按照公安部刑侦局的要求,专案组对该案建立“一案一档”,对相关物证彻底清理查找。尽管物证室多次搬迁,小娜被害案的物证曾被多次流转,经历了送检、取回等多个环节,但是所有案卷和物证保存得非常齐整。

  为了解案件更多相关情况,李德方回访了小娜的父母。“小娜的父母60多岁,苍老得像七八十岁。他们好像没有力气撑起一个家,这么多年都陷在悲伤里。”李德方说。

  多年来,案件的相关物证已经多次送检,但每一次都没有检出可疑DNA,检材剩余量已经十分有限。面对这种情况,专案组认为不能再盲目送检,而是要让检验人员有针对性地对相关物证进行检验,提高检出几率。专案组一遍一遍地查看当年的现勘记录,终于发现一件一直未被充分重视的物证,可能会留有犯罪嫌疑人接触过的痕迹。这一次,专案组决定只送检这一件物证。

  “云剑-2020”行动开始后,按照应检尽检的原则,小娜被害案的相关物证被第一批送到天津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检验,依然没有检出可疑DNA。专案组再一次送检,并找到检验人员进行沟通,讲明这件物证的重要性。遗憾的是,连续送检4次皆告失败。

  面对这个结果,专案组开始有点动摇了,他们怀疑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偏差。但他们还是不服气,经过公安部刑侦局协调,物证很快被送到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5月6日,检验人员检出了一名男性DNA,天津市宁河区潘庄村的刘姓男子有重大嫌疑。

  得知这个消息,民警们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兴奋,大家为这个案子努力了22年,终于有了转机。“马上行动,一定要给小娜的家人一个交代。”李德方皱起眉头、攥紧拳头,他连夜组织专案组对刘某进行调查,发现刘某的居住地就在小娜上学的必经之路上,近些年曾两次对女性进行骚扰、猥亵,刘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13日,民警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刘某。

  专案组在前期扎实工作的基础上,以强有力的证据为支撑,很快攻破了刘某的心理防线。刘某交代,案发当天,他看到独自上学的小娜,谎称骑车送她到学校,把小娜带到玉米地,将其杀死后辱尸。

  小娜父母苦苦等待了22年的真相和正义终于来了,他们跪地拜谢民警。扶起两位老人,李德方流泪了。他告诉记者:“希望小娜的父母能振作起来,好好生活。”

  目前,专案组正在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争取政策支持,帮助小娜的家人摆脱生活困境。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