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政法新闻  > 正文

万里追踪 揭开假上师的真面目

2021年02月02日 09:3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宋灵云   
中国警察网 · 宋灵云  |  2021-02-02 09:33

  “数罪并罚,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8年……”2020年4月,广东深圳,“格桑希日嘉木措”打着藏传佛教的幌子敛财骗色案进行二审宣判。

  这一天,郭女士的家人已经等待了三年。

  2017年,身患癌症的郭女士因听信所谓格桑希日嘉木措上师的治病方法,放弃医院的正规治疗,十几天后在一间佛堂中去世。

  2017年,深圳警方从一条不起眼的举报线索入手,成立专案组,历时8个月循线追踪、缜密研判,用铁一般的证据戳破“格桑希日嘉木措”骗色敛财的丑陋面目,以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等将其依法逮捕。

  格桑希日嘉木措是谁?他是如何披上藏传佛教“上师”的外衣的?他又通过编造哪些名目来骗取信徒的供养?除了郭女士,还有多少信徒深受其害?近日,记者前往深圳进行深入采访。

  (一)

  灯光暧昧的KTV内,中年男子体态圆润、眼睛微眯,操着略带东北方言的口音嘶喊着:“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亲眼看到“格桑希日嘉木措”私底下如此贪图享乐时,信徒郑某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其与藏传佛教的“上师”联系在一起,“这样不守戒律的人,怎么可能是佛法精进的‘上师’呢?”

  很快,郑某的怀疑在更多地方得到印证。

  这位自诩曾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寺修行多年的藏传佛教“上师”极少向信徒宣扬佛法,更不会对信徒提出的问题解疑释惑。除此之外,他还十分享受信徒的追捧与奉承,对待女信徒举止轻佻。

  “是不是碰上假上师了?”意识到所谓的格桑希日嘉木措上师极有可能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时,郑某向深圳宗教事务部门进行举报。

  “接到宗教事务部门移交的线索后,警方立即侦查,传唤格桑希日嘉木措。”专案组民警朱睿告诉记者,警方初步侦查发现,“格桑希日嘉木措”真名为杨洪臣,此人私底下多次开展不符合藏传佛教基本教义和仪轨的“供养”“皈依”“加持”“灌顶”“火供”,还以为他人“避星”、求子、求健康、写符、看风水、选日子、高价兜售佛像唐卡等方式聚敛钱财,存在打着藏传佛教僧人旗号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嫌疑。

  那么,杨洪臣真的是藏传佛教僧人吗?“格桑希日嘉木措上师”的身份从何而来?

  2017年3月,专案组民警不远万里,前往拉卜楞寺、杨洪臣户籍所在地辽宁省西丰县进行走访调查,誓要戳破杨洪臣的虚假外衣。

  “格桑希日嘉木措并非拉卜楞寺的僧人,这里没有关于他的档案记录。”拉卜楞寺办公室工作人员尕藏告诉前来调查的专案组民警,寺庙的僧人是不允许出去传法的,在寺庙学习生活修行过的僧人都要进行登记。即使离开寺庙的僧人,档案也不会被注销。

  经过数月奔波走访,警方理清了杨洪臣的“发家史”:上世纪90年代,杨洪臣利用户籍没有全国联网这一时机,获得了“格桑希日嘉木措”和“扎西当知”两个假身份。2002年至2008年,他以“格桑希日嘉木措”的身份在河北省阜平县红叶寺出家并任住持,后持《寺院宗教场所登记证》擅自离开寺庙,走上冒充藏传佛教僧人聚敛钱财的道路。

  (二)

  “避星”10万元到20万元、“火供”10万元到50万元……打着“格桑希日嘉木措上师”的旗号,杨洪臣编造了名目繁多的“供养”,收费之高令人咋舌。

  在广州经营一家小公司的陈某是杨洪臣的信徒。因为渴望生意兴旺,他曾经花费30万元请杨洪臣做过一次“火供”。昂贵的法事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记者了解到,由于经营不善,陈某的公司已经不能正常运转,等待他的不是杨洪臣吹嘘的时来运转,而是围在公司门口的要债人。

  专案组民警介绍,为了聚敛钱财,杨洪臣给大客户做法事时灌输“法不空过”的思想,借机收取20万元至30万元费用。

  生意人张某就是所谓的“大客户”。他从杨洪臣处共购买佛像269尊、唐卡5副,花费约300万元,“杨洪臣总是暗示我,买佛像才能生意好,不买生意就会不好。出于对‘上师’的恭敬,我也不敢去了解市场上佛像等物品的价格。”

  “如果不相信‘上师’的话,对‘上师’存有怀疑和不恭敬之心,死后堕金刚地狱。”在杨洪臣的诱骗下,信徒张某损失百万资产,信徒许某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2014年,求子心切的许某找到了杨洪臣,希望“上师”保佑自己生下一名男婴。此时,许某已经怀胎数月,腹中孩子的性别也早已注定。然而,杨洪臣满口应允,并在收下10万元“供养”后,给了她一瓶朱红色的药粉。许某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持续使用“神药”几天后,医生在产检时发现,腹中的胎儿已经没有胎心音,必须马上进行引产手术,否则她的生命安全将受到威胁。

  五花八门的“供养”为杨洪臣带来滚滚财源。警方侦查发现,共有32个信徒或者信徒关系人向杨洪臣的11个银行账户转账约1300万元。此外,他的名下有两家公司、7辆汽车。

  “他曾经给过我一个价目表,上面清晰标注了各种法事的价格。”落网后,跟随杨洪臣10余年的章某交代,所谓“供养”只是为了满足杨洪臣自己骄奢淫逸的生活。

  游山玩水、吃喝玩乐……靠着从信徒手中搜刮来的钱财,杨洪臣过着奢侈的生活。

  (三)

  佛学知识浅薄、只会说几句简单藏语的杨洪臣,为何能够瞒天过海,靠着伪造的“上师”身份让信徒们深信不疑、甘心追随?

  “杨洪臣并非能言善辩之人,但他十分善于揣摩人的心理,深谙精神控制之道。”专案组民警一语道破。

  “未经‘上师’灌顶不得持诵,否则必招恶业,借阅同罪。”在杨洪臣所谓的藏传佛教经典材料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在藏区,六字真言等均属于密宗咒语,但完全没有杨洪臣标榜的那种限制,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念诵,并不需要‘上师’灌顶授权,更不会因为持诵招受恶业。”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拉先加说。

  “苛刻的要求并没有引起丝毫怀疑,信徒更加敬畏他,对他的身份深信不疑。”专案组民警介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的鉴定显示,杨洪臣“视若珍宝”的藏传佛教经典材料,其实是在网络上下载的汉传佛教经典。自称藏传佛教“上师”,却用汉传佛教的经典文献去传授教法,如此张冠李戴的行为之所以能够蒙骗信众,就在于杨洪臣深谙信徒对藏传佛教密宗的盲目崇拜心理。

  高深莫测,所以信以为真。对杨洪臣“上师”身份深信不疑的信徒们,成了等待宰割的羔羊。

  从2008年开始,信徒叶某陆续收到杨洪臣发来的暧昧短信,并被杨洪臣数次强奸。“我不敢反抗,他是‘上师’。”回忆起不堪的过去,叶某哭着说,“他诅咒说,如果离开他就会受到恶报,会下地狱。”

  知道杨洪臣曾与多名女信徒发生性关系,邓某崩溃地大哭。原来,为了加强精神控制,杨洪臣将对她的性侵美化成“一种最大的加持”。

  听信所谓的“身加持”,邓某多年来对杨洪臣死心塌地、鞍前马后,伺候衣食起居,并最终成为其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帮凶。2017年,邓某因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被深圳警方依法逮捕。身陷囹圄,她终于意识到,“杨洪臣从金钱、身体、精神上控制我们,榨干我们的价值。”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