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政法新闻 > 正文

探析落马高官的“特权病”:骄奢淫逸 私下生活腐化堕落

2018年05月22日 20:51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源   

  【编前语】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强调,“我们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是为党和人民做事用的,只能用来为党分忧、为国干事、为民谋利。”

  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如果异化成特权,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有不公;哪里有“法外之权”,哪里就会出现不正之风甚至是腐败。

  纵观十八大以来落马的高级领导干部,身患“特权病”的不在少数,有的凭借其地位和影响追求特殊待遇,乘高级轿车,住豪华酒楼,吃超标宴请,大肆挥霍;有的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特殊利益,以权谋私,以公为私,为自己和亲朋好友谋取不正当利益。又如,有的以工作和职责上的需要为掩护显摆特殊身份,前呼后拥,飞扬跋扈,用军警车牌,带专职秘书,住单宅别院,让群众投见无门;再如,在普通群众“入学难”、“就业难”、“看病难”等的情况下,有的利用职权集中不少优质公共资源,使其成为个人或亲属独享的福利,以致出现了“内部指标”、“吃空饷”、“萝卜招聘”等腐败现象等。

  前车覆,后车鉴。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梳理出近年来落马高官行权任性、以权谋私、越权享受等多种“特权病”,为您探究其根源及危害。

  今天我们推出第二期,探析落马高官“越权享受”的案例。  


  探析落马高官的"特权病"之一:独断专行 打造个人效忠机构

  
  (图片人物从左至右依次为:陈安众、任杰灵、武志忠)

 
  特权,一个词,两种解答,霄壤之别。

  共产党员有“特权”吗?没有。党章明确:中国共产党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以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

  那共产党人没有“特权”吗?有。党章规定:党员必须履行以下义务:“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贡献”,“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在一切困难和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英勇斗争,不怕牺牲”。

  在和平年代,不忘初心、艰苦奋斗才是共产党员的“特权”。

  然而,在近年来查处的厅级及以上级别领导干部中,一些人特权思想膨胀,在日常生活中讲排场、比阔气,大手大脚、铺张浪费,甚至骄奢淫逸、声色犬马:有人把公权力与个人享受的待遇自然地划上等号,住房不厌其大其多,车子不厌其豪华,菜肴不厌其精美,穿戴讲究名牌,对超出规定的生活待遇安之若素,还总嫌不够;有的党员干部俨然把公家资金当作可以随意取用的私人存款,为了体现自己的级别和地位而拿公款肆意挥霍,满足自己“高人一等”的心理;有的兜里揣着价值不菲的会员卡、消费卡,在高档会馆里乐不思蜀,在高级运动场所流连忘返,在名山秀水间朝歌夜弦,在异国风情中醉生梦死,有的甚至到境外赌博场所挥金如土;有的作风不检点,甚至道德败坏、生活放荡,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适时炫耀。

  “五毒贪官”陈安众:“烟、酒、嫖、赌、毒”五毒俱全
  

  2016年,安徽省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受贿一案。陈安众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2年。最后陈述环节,陈安众哽咽抽泣忏悔,表示认罪、悔罪。他说:“我真心认罪服法,愿意接受法律严厉制裁,我也接受法院的任何判决。我从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堕落成一个罪犯,我心中的悔恨和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好恨好恨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陈安众,在其私德领域刷新了公众对官员生活腐化堕落的想象。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接近江西省纪检系统的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监狱里,陈安众坦白了他所有的罪行,供出了一连串女干部的名字,还写了长长的悔过书。

  作为从湖南跨省交流至江西的干部,陈安众先后担任湖南衡阳、江西景德镇两市市长,萍乡和九江市委书记,并于2008年升为副省级干部。

  中纪委通报称,陈安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道德败坏,腐化堕落。其中,“道德败坏,腐化堕落”直指其生活作风。

  而在整个江西官场,陈安众也因“烟、酒、嫖、赌、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陈安众的一位下属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吃大喝大玩,不晓得吃掉公家多少钱。”据其介绍,他曾经多次与陈安众一起出差,“陪他请客,随便吃个夜宵都要吃掉两万块”;通常一个晚上,陪着陈安众从吃晚饭到唱歌跳舞再到吃夜宵,至少得花掉七八万。“每天玩到一两点,在吃喝玩乐上花钱,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跟在陈安众后面买单的下属常常很头疼,“一顿饭吃个几万,发票都很难处理,只能作假。”

  据悉,在萍乡市担任市委书记期间,陈安众甚至把宾馆作为办公场所,花天酒地、莺歌燕舞。

  据媒体报道称,陈安众曾在一次全市干部大会上痛批多次打击萍乡娱乐场所的公安部门说,“你们搞搞搞,搞得老百姓民不聊生。现在全国都在招商引资,那些台商、浙商来到萍乡,咱连个像样的接待都做不到,怎么能行?”

  有当地官员指责说,夜夜笙歌,是陈安众生活的常态,也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耗费了他大部分的精力。

  “晚上玩到半夜一两点,白天我们向他汇报工作,他坐在那里听,没几分钟,就听到他的打鼾声,你一停下来,他马上说:‘你继续讲啊。’厉害的是,他打鼾的时候居然知道你在讲什么,一二三说得清清楚楚。”陈安众曾经的一位下属说。

  晚上吃过夜宵,下面的官员常常得陪着打牌,抓完牌,他睡着了。“我们对他说,书记该你出牌了。他马上回过神来出牌,而且绝对不会出错。”这位下属陪同陈安众下基层去调研,“一上车,他立马睡着。哪怕是只有10分钟的路程,他都能随时睡着。”

  从2001年至2006年,陈安众在萍乡主政长达5年时间。在萍乡的政商两界看来,陈安众不仅个人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还将整个萍乡官场的风气带坏了,这被认为是后来导致萍乡“塌方式”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实习编辑:张佳琪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