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重要言论 > 正文

王者荣耀、黄蒲军校……奇怪的名字为何多起来?

2017年09月19日 07:4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何鼎鼎   

  在姓名中辨认时代的脉动(评论员随笔)

  莎士比亚曾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写下这样一句:“我们叫做玫瑰的这种花,要是换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芬芳。”对此,很多父母怕是不能认同。最近,一位陕西的父亲给孩子取名“王者荣耀”,一名重庆某高校的大学生在开学报到时被发现叫“黄蒲军校”,前几年更有一位江苏考生因名叫“是朕”,让其他考生大呼“给跪了”。奇怪的名字,为何多起来了?

  姓名是一个人在社会中被识别的符号,也是寄托父母或自身美好愿望的载体。传统取名,总是有些“法度”,女的多叫菊、梅、荷、莲,男的多为财、福、宝、金,或示意美丽,或寓意富贵。2013年之前,“喆”还是个不被接纳的异体字,但因为太过吉祥,抵不住大家嵌进名字的热情,最终在《通用规范汉字表》中得到转正。仔细想想,“王者荣耀”何尝不是如此?虽颇具互联网搞笑味道,但与“长富”“昌龄”“耀宗”的距离,可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远。

  姓名的流变史,也是一部沉甸甸的社会发展史。魏晋以前单名通行,南北朝时单双名平分秋色;大家族逐渐收缩成小家庭后,“某”字辈几近消亡;独生子女时代到来后,孟仲叔季式的姓名关联也没了;到今天,单名见得少了,双名通行了,甚至三字名迭出,可能也是因为前人把能用的名字都用了。

  人名,无疑是时代的镜子,看名字猜辈分,往往能猜中大半。今天的年轻父母,已很少垂爱“莲”“娟”等字,但他们很可能给孩子取个英文名叫Lily(百合花)或Rose(玫瑰)。回看新中国成立后几十年,一个名字,就可能凝练着一种时代气质。曾有学者翻阅人口普查资料时发现,一位出生于1977年7月的女孩叫“囊萤”,这样的命名,就很有回归知识、只争朝夕的时代紧迫感。50后“抗美”“超英”“爱华”扎堆;60后、70后“红卫”“伟红”常见;80后诞生了无数“ABB”;而90后的父母在港台文化冲刷下,不自觉拥抱“子豪”“嘉昕”等。

  生养孩子不易,命名权可不是比黄金还珍贵吗?《诗经》早已检索,《史记》也已参看,能征求的意见也都征求了,这个过程,可不比十月怀胎轻松。可是,苦思冥想,怕还是挡不住大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据报道,2010年后的男孩,子轩、雨泽、宇轩遍地,女孩则多有子涵、雨涵、欣怡。这些重名,再次说明审美是时代雾气下的露珠。有网友因此调侃,50年后的场景怕会是:“子萱大妈,去跳舞啦”“子璇大妈好巧啊,你也来啦”“子旋大哥,您老也来凑热闹啦”。

  从这个角度看,取名“王者荣耀”,既是担心姓名撞车的提前抢注,也是互联网风气下开放、创意、不拘一格乃至标新立异的产物。此前的赵C差点就写上身份证了,或许,“路由”“比特”也早已在你身边学步。目前,因为国内暂时未对姓名规范进行立法,各方对姓名管理虽有建议但无法落地执行。层出不穷的怪名,怕是还会飞一会儿。

  谁都知道,不是取个好名字就能带来好运,但当屠呦呦获诺奖时,人们也无比惊讶于“呦呦鹿鸣,食野之蒿”的神提炼。这个名叫呦呦的人真的与青蒿素打了一辈子交道,并因此收获“荣耀”。我们当然不能从结果倒推,也不能主观臆造联系,但不妨想想,千呼万唤的姓名,在多大程度上能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比如钱锺书,比如陶行知。思及此点,对于孩子的姓名,就不能不慎之又慎了,万一“王者荣耀”真的沉迷于游戏,那可就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