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河北大学生4年骑行走遍全国 为磨砺自己孝敬父母

2017年06月19日 10:08    来源:燕赵晚报    作者:辛闻   

  24岁的程云飞即将从河北经贸大学毕业。大学四年,他利用寒暑假独自骑行15次,总共222天的时间里骑行2.4万多公里,足迹遍及全国。不久前的毕业晚会上,他演唱了一首《海阔天空》,用来伴奏的是自己制作的一段视频。红色的全国地图上,15条线路依次延展开来,一张张照片见证着他苦累、艰辛、惊险与感动并存的独行时光。独行天地间,他用这种方式磨砺自己,为的是让自己真正成长,日后好好孝敬父母。程云飞的故事,或许能给其他年轻人一些启示。

  大学四年寒暑假骑行走遍全国

  6月18日上午,程云飞背着一个双肩包,手提一个电脑包走进了长安公园。24岁的他即将从河北经贸大学毕业,专业是金融学。程云飞是重庆人,很瘦,说起话来还有些腼腆,但聊起骑行的经历,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他打开手机,让记者看他自己制作的一段视频。画面上是一幅红色的全国地图,在重庆的位置有一颗不断跳动的心脏,然后,一条线路从重庆出发,一路向北,经湖北、河南、河北直到北京,连起了十几个城市。同时,一张张照片不断出现:他坐在路边的帐篷前,他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顶……15条线路就这样依次延展开来,伴随着《海阔天空》这首歌的音乐以及非常应景的歌词“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我们学院的毕业晚会上,我就在这个视频的伴奏下演唱了这首歌。”程云飞说,这是自己告别大学时光最好的方式。

  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以及大学四年的寒暑假,程云飞独自骑行15次,总共222天,行程24710公里,其中有一半的时间晚上住在帐篷里。他走遍了全国3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特别行政区。他认为自己是第一个独自骑行走遍中国的大学生。程云飞正在写自传《孤旅》,打算写3部,第一部已经定稿。

  程云飞上铺的同学刘辛,觉得程云飞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想做什么就会尽全力去做。“程云飞的骑行‘有自己的味道’,我很佩服。”

  【故事】

  第一次骑行:从重庆到北京

  程云飞的家在重庆的一个小县城,离重庆市区还有100多公里,不通铁路。19岁以前,他从没有走出过这个小县城。高中复读时他就下了决心,等高考结束后,要骑着自行车去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

  2013年,也就是程云飞19岁那年的暑假,他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骑行,计划从家骑到北京。父母都是农民,肯定理解不了自己的想法,不同意这个计划,所以程云飞对父母谎称要去重庆打暑期工。他在网上买了一顶帐篷,悄悄放到同学家,给自己那辆骑了4年的山地车换了个刹车片,带着仅有的一点钱,就上路了。

  第一天晚上,他骑到了邻近的开县。打算在公园搭帐篷时,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会搭。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帐篷还是没有完全撑开,他只好用书包在里面撑起来。这一路他有13个晚上睡帐篷,都是这样凑合的。第一次骑行,他没有任何装备,戴了一顶鸭舌帽,穿的是短袖上衣和短裤。没过几天,他的胳膊、腿就被晒得脱了皮,一到晚上就火辣辣地疼。

  不知为什么,那辆自行车总是扎带,上坡时一蹬就空转,也无法变速了,推车成了家常便饭。有一次,程云飞在湖北的一个地方修车。经修车师傅提醒,他才发现,原来自行车外带都磨透了,里带都露出来了!出发时只换了新的刹车片,对于其他保养,他“完全没有概念”。到北京时,这辆山地车的零件几乎换了一个遍,光修车就花了700多元。

  虽然一路艰辛,程云飞都咬牙忍住了。他唯一一次掉眼泪是骑行到重庆与湖北交界处的大山里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当时,茫茫群山中只有他一个人,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父亲问他在重庆打工累不累,他含糊过去了,挂断电话后却立刻哭了出来。

  19天后,他骑到了北京。那时他知道自己已被河北经贸大学录取,所以决定坐火车回家,把自行车放在北京,开学后再去取。电话里,父母不相信他骑行的事,直到回家后看到他一路拍的照片,这才信了。父母都哭了,尤其是父亲,边哭边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出了事可怎么办?”那种心疼,程云飞至今记忆犹新。

  【感动】

  雪夜翻山遇上好心藏民

  第一次骑行,让程云飞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大山外面的世界如此新奇,火车、高架桥、繁华街道……他都是第一次见到,看什么都新鲜。出门在外一切都得靠自己,他也更加体会到父母的不容易,决心要经受更多的磨砺,把自己培养成才,日后好好孝敬父母。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程云飞给自己定下了独自骑行走遍全国的目标。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规划了十几条骑行线路,把大学四年的寒暑假都计划好了。从此,每逢寒暑假,他就开始了“独行天地间”的日子。

  程云飞骑行从不带地图,只是在一张纸上简单画一个路线,写上要经过的城市和城市之间的距离。他曾跟要好的同学说起过自己骑行的事,也曾有同学提出要跟他一起骑行,但被他婉拒了。“我想一个人走遍全国,体会‘独行天地间’的感觉。”他慢慢把骑行的计划告诉给父母,他们也渐渐接受了。

  第15次骑行的路线是雅安到拉萨,是在今年四、五月完成的。那天,程云飞来到了四川的折多山。他打算当天下午翻过这座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不料,沿着盘山路骑行到半山腰时,下起了大雪。多年的骑行,让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尽量不走回头路。没法骑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推着走。雪越下越大,不一会儿就没过了脚面。已是晚上11时许了,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大雪把盘山路完全覆盖了,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跌落悬崖,程云飞特别害怕。

  天无绝人之路,他远远看见一个帐篷里透出温暖的灯光。敲开门,一对看上去40来岁的藏民夫妇正在吃饭。“我可以住店吗?”程云飞怯怯地问。那对夫妇把他让进屋里,不仅让他吃住,第二天早上还装了很多吃的给他带上。程云飞给他们钱,他们说什么也不要。第二天上路时,雪虽然停了,但路上的积雪已没过了小腿,程云飞含着泪再次出发。

  【心声】

  跟父亲扛水泥相比 骑行的苦不算什么

  程云飞的父母都是普通农民。为了供他上学,父亲在县里的水泥厂当搬运工。一袋水泥50公斤,父亲和另一名工友负责卸车,每天要卸两车,好几十吨水泥。后来的几年,水泥刚做出来就装车,卸车时还很烫。冬天还好一点,夏天非常难熬。虽然父亲的背上搭了一条很厚的单子,后背还是被烫得发红,皮一块儿一块儿地往下掉。每天晚上给父亲擦背、上药时,程云飞的心里都异常难受。因长期吸入水泥粉尘,父亲被查出患上了尘肺病。

  大二那年,程云飞跪下来求父亲不要再搬运水泥了,还以“你要是再干下去我就不再读书了”相“威胁”,父亲才辞了职。这份工作,父亲整整干了8年。

  “父亲为了我能遭这样的罪,我还有什么苦不能吃?”程云飞说,父母是他坚持骑行的最大动力。他“自找苦吃”骑行全国,就是为了磨砺自己,日后孝敬父母。

  如今,程云飞即将大学毕业,他从大二时就打算自己创业,现在他已有了一个明确的项目,与他的骑行经历有关,并且已筹备一年多了。他相信自己能行。

责任编辑:甘莅娜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